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章、解决之法②

    被如此礼貌的堀江翼噎了半天之后,流氓客人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勉勉强强从喉咙间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你……你是谁啊?是这家店的安保人员么?”

    然而在说完之后,这个流氓客人也是忍不住就露出了一脸极为古怪的表情。

    大概是她是觉得堀江翼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个再为正常不过的平凡女性罢了,而且身材也是偏向于柔弱型没什么肌肉的感觉,那张一直充满笑眯眯的脸上更是看不出什么让人恐惧的煞气来,又怎么可能会是在店里面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啊?

    安保人员最不济也肯定该是一名充满威慑力的男性啊,魑魅不会洁癖到就连安保人员也请女性过来吧……这个流氓客人内心一片狐疑。

    “不不不,我并不是安保人员哦。”

    在听到了流氓客人的问话之后,堀江翼便一边轻轻地直起腰板,一边十分好脾气地为其解答了疑惑。

    不知道是不是步川小姐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堀江翼的笑容似乎无形之间越来越深刻了?

    “真是万分抱歉,还没有对客人您来得及自我介绍呢……总而言之,鄙人是这家‘魑魅’里的店内经理,鄙姓‘堀江’。”说起话来也是从头至尾都保持着无法让人挑剔的敬语,而介绍到自己的姓名之后,堀江翼便直接从自己小礼服胸前的口袋当中拿出了一张大概是名片一样的纸张,然后轻微地上前一小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得有丝毫的改变,堀江翼毕恭毕敬地伸出双手,朝着对面的流氓客人将名片给递了过去。

    就在流氓客人接过自己的名片之后。堀江翼这才保持微笑地继续说起话来。

    “然后话说回来,这位客人……再一次真诚地向您致歉,请在本店里面不要进行骚扰亦或者暴力的行为,可以么?”

    ——总算是提到正点上来了啊,步川小姐撑着下巴继续当一名围观群众。

    而大概是堀江翼那从头至尾都是笑眯眯的模样实在是看不出丝毫威胁吧,于是这位流氓客人忍不住就放松下了因为堀江翼突然出现而吊起来的心脏,顿时之间。她自然就又恢复起了自己那流氓本该有的糟糕态度。

    “啧,你要是看不顺眼,就过来打我啊~”

    说着还朝着堀江翼极为难看地翻了一个白眼。如此糟糕的态度和礼貌的堀江翼对比起来,真是两个极端呢。

    而这个流氓客人的这句话溢出来,直接就让步川小姐忍不住抽了抽自己的眼角……她怎么好意思说这句话呢?明知道她们不会打人还故意说这句话,要不要这么恶心人啊!而且如果真的要打她的话。她现在还站着说话么?步川小姐直接第一个就出去揍人(你看。步川小姐就是这种暴力分子)顺带偷偷顺走她的钱包了好么?就是因为那该死的“顾客就是上帝”啊!而且步川小姐也不能破坏自己的形象。

    该死的“顾客就是上帝”!该死的“上帝骂了你,你也要笑眯眯回一句骂得好”!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个煞笔想出来的!

    ——步川小姐无形之间就十分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幸亏没人注意到。

    而堀江翼即便不是公关,也是需要遵守店里面的规矩的,所以断然不可能直接过去痛扁这个流氓客人一顿……所以,堀江翼直接笑眯眯地表示一句“顾客就是上帝,我们怎么能打上帝呢”,然后这种带着点肉麻又带着点诡异的话语。直接无形之间又狠狠地噎了这个流氓客人一顿,看着笑眯眯的堀江翼更是说不出话来——不过身为一名货真价实的流氓。她又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挫折就停止作死呢?

    既然说不过对方的话,那她还能打不过对方么?

    她作为一名在街头上混了这么久的女流氓,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还会打不过这个身着小礼服的臭女人嘛?

    #这位客人完全不知道她自己这是在插旗#

    总而言之,雇主之前就说过了让她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反正闹得越大越好!如果现在直接打起来的话,效果也许更好也说不定不是么?于是心理阴暗了好一阵子的女流氓,趁着堀江翼继续笑眯眯的空闲当中,直接从桌上反手就抓起了一个空酒瓶。

    然后二话不多说,这个女流氓就直接心狠手辣地朝着堀江翼的头上狠狠砸了过去,眼见着堀江翼似乎就要头破血流了。

    然而堀江翼却丝毫不见惊慌。

    微微抿嘴无奈地一笑,堀江翼眼睛看也不看地就是一个十分转身,无形之间就躲过了那个砸向自己脑袋的酒瓶。

    “哎呀呀……这位客人,您真的一定要这样子么?”轻松地躲过那个酒瓶之后,堀江翼重新转身面对着因为没砸到人而显得有点惊讶起来的女流氓,嘴巴上吐出来的话语顿时之间带着满满无奈的语气,堀江翼那种话说出来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名将要执行暴行的恐怖分子,而是一名只是在闹着小别扭的小孩子一样,真的是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听得那边的女流氓直接抽搐了一下嘴角。

    而回答堀江翼的,自然就是女流氓那边的又一个狠狠砸下来的酒瓶,挥击幅度那么大,也真是不怕自己会闪到腰呢。

    ——步川小姐又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毒舌起来了。

    第一次没砸中第二次当然也没理由会被砸中,于是堀江翼再度一个转身轻松地躲了过去,然后用着大家都能听到得声音大声地叹了一口气,堀江翼十分委婉地开口说道:“既然这位客人您这么想玩,那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闻言之后,女流氓顿时之间就忍不住暗暗地笑了起来。

    终于要开始打人了么?

    当然,这个女流氓并不觉得自己会打不过这个看起来就不会打击人的女人,而是在暗暗嗤笑笑对方如果真的出手的话,那么她的目的也就直接达成了。(未完待续……)

    PS:_(:з」∠)_终于码完了,在下也可以吃饭了!顺便日常提醒一下大家有空请记得投一下推荐票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