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三章、非絮之事①

    不过非絮很快就直接松了一口气,因为看起来步川小姐好像并没有多想什么,对于刚才那句“无礼之言”完全不甚在意。

    闻言十分简单了回了“今日有事”这四个字之后,步川小姐就一下子又恢复成了往日的那极具威严的模样。

    而早就习惯步川小姐冷淡的回应了,所以非絮当然也不在意这一点,扬起好看的笑容就立马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然后见着步川小姐没有其他的吩咐了,非絮就也收起了之前那八卦的心态,直接在隔着步川小姐旁边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默默地看向了镜子里脸色有点苍白得自己,非絮便轻轻地拍了拍脸蛋让自己振奋起来,之后就十分自然地伸手将自己身上米白色西装给直接脱了下来。

    ——卧槽!非絮她这是要干什么?打算报复社会么!

    被非絮这“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步川小姐要是现在喝着水的话肯定会直接全部喷出来的。

    就在步川小姐以为非絮“人面兽心”——明明长着可爱的脸蛋内心却如此大胆、将要不顾“礼义廉耻”地当众表演一次“脱衣秀”的时候,面色如常的非絮十分自然的就从柜子里的抽屉里拿出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有使用的中药药膏。

    原来……是擦伤口啊……

    看到那个药膏,步川小姐这才明白完全是自己想太多了,不由地抹了一把冷汗,为之前自己得想法感到汗颜。

    而与此同时,步川小姐这时候才想起非絮她为了拿到钱去还债,所以一直都有半被迫半自愿地有和自己的顾客保持着一种“不正当的关系”……以前就有提到过,光临这家夜店的女人没几个是心理正常,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都藏着一颗想要折磨他人以此来获得解脱的阴暗心灵,而非絮和顾客有着这种关系。所以自然也一直都在惨遭着顾客的虐待,所以每隔个几天她都要抹药膏来缓解伤势。

    步川小姐记得她第一次来到魑魅上班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无意之间发现非絮衣袖里缠着厚厚的绷带。

    ——当然,那是的步川小姐只是以为非絮是个长着可爱脸蛋的“打架狂人”。

    然后等到步川小姐有一天无意之间问起非絮“为什么打架打得那么凶残”的时候,非絮则是苦笑着回答着她可完全不会打架,本来不想多说什么的,不过随后她有面露苦涩地隐晦解释这些都是“不小心弄的”。

    要是步川小姐会相信这种说辞的话那她就是个傻!

    不过也不需要步川小姐可以去追寻什么,她后来也很快就了解到了真相。

    因为有着系统神助,步川小姐在魑魅里爬得越来越高。不知不觉之间手中也掌握起了魑魅的大权,成为了一位敢和枫桦叫板的人物……而手中有着大权步川小姐自然能够了解到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再加上其他的公关们对步川小姐有意无意的透露着关于非絮的实际情况,届时步川小姐才得以明白了非絮的生活遭遇——虽然大家说的版本详情都略有些差异,但是实际上基本情况都是差不多一样。

    悲剧的人物都来自于单亲家庭,非絮也是,同时非絮那一屁股的债就是她父亲所欠下的,现在还在痴迷于赌博欠债当中。

    总而言之,为解决债务的非絮和步川小姐差不多。是一个努力赚钱还债的坚强少女。

    ——好吧,虽然非絮被这种悲剧的生活所逼,最后走上了一条她也许最初完全就没有想过要走的道路。

    话题扯得有些远了……而如此想来的话,身上的伤痕问题就是为什么非絮一直会很早到魑魅的原因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毕竟被顾客虐待的事情几乎魑魅里的大家们都明白的。但是毕竟非絮是一个独立自强的人(要不然最初非絮也不会选择自己出去工作赚钱还债),擦药膏这种事情自然能够不被人看到就尽量不被人看到——而至于为什么此时非絮能在步川小姐面前如此自然,大概是因为步川小姐是月川派的老大的原因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毕竟步川小姐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要是这个时候还表现得十分窘迫的话。那倒是更显得自己更为落魄起来了。

    ——估计非絮内心里已经破罐破摔了吧。

    注意到步川小姐那边依旧还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眼神,非絮便就有点困惑地转过头对视上了步川小姐的平静而又深邃的眼神,然后轻轻地眨巴了一下眼睛。非絮便微笑着轻问道:“怎么了,月川大人?”

    在说着这话时候,非絮同时已经将自己衬衣的袖子给轻轻地撩了起来,直接露出了里面那布满各种淤青伤痕的洁白手臂。

    被这些刺眼的伤痕一刺激,步川小姐下意识就是一愣。

    “没有什么,你昨天又去陪客人了么?”

    为了不让非絮发现自己正在十分失礼地观察对方的伤口哼唧,所以步川小姐迟疑了半响之后,就很随意地回答了一句,顺道末尾又加上了一句正常的“老大对下属”的关心——这可比步川小姐之前那蹩脚的转移话题技巧高明太多了,所以非絮也没有察觉到步川小姐这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直接就收回了那原本望向步川小姐的困惑眼神,然后轻轻地打开中药药膏的盖子,不以为然地回答起了步川小姐得问话。

    “啊……对啊,不陪客人不行啊……”

    虽然非絮说话是的语气是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说完之后非絮却还是忍不住微微地苦笑了一声,有种颇为复杂的感觉。

    然而步川小姐的眼神却一直在非絮的手腕上从没离开过。

    因为非絮手腕上的那个伤痕实在是太显眼了,让人想不去注意都不行……如果步川小姐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被绳子用力绑过之后残留下来的痕迹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印迹还留得这么深,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非絮昨晚到底和客人玩了什么可怕的PLAY。

    发觉自己似乎无意之间知道了十分不得了的东西,步川小姐就情不自禁地默默抹了一把脸,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一般。

    ——不对不对,她的未来才不会和非絮一样啊!

    #按照我多年经验,这是FLAG#(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