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四章、铃木警官②

    将盘子举起到齐眉处,在侧着眼睛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之后,铃木正南突然就状似无意地低沉询问道:“上面没有指纹?”

    “并没有,上面干干净净,就连被害者得指纹也没有,仿佛刚洗过一般。”

    得此回答的铃木正南忍不住就轻轻一笑,顿时之间就让他那张本来就很恐怖的脸变得又有点狰狞起来了,他说道:“的确是刚刚洗过……上面还残留一点水渍,看起来也许是犯人在行凶之后就故意洗掉了盘子——虽然不明原因。”

    本来铃木正南猜想也许是盘子上沾了血迹而犯人不得不去不洗掉,可是鲁米诺反应又没有出现在盘子上。

    ——所以犯人自然是不可能用这个理由去洗盘子。

    而听铃木正南说到了这个,仿佛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女警官的脸色顿时之间有些间便秘色进展着。

    #等等,便秘色是什么鬼?#

    “提到这个……铃木警官,现场检测人员检查到被害者之前有过做饭的痕迹,而且电饭锅也还有点余温的存在,然而在现场我们却并未发现任何料理的存在——虽然可以说是被害者在被杀害之前已经吃完了晚饭,可是随后我们又在冰箱里面发现了被人给粗暴翻过的大量痕迹,而且可以吃的食材已经全部不见了……最后,我们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七个鸡蛋分量的鸡蛋壳,以及五个苹果分量的苹果皮,苹果皮的氧化情况表明是一个小时之内被吃掉的。”

    不要问为什么她要过去翻垃圾桶,这是女警官心中的痛,她当上警察以来到底翻了多少个垃圾桶啊。

    然而重点可不是这个,女警官继续说道:“被害者身为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一口气能吃掉这么多的东西么?特别是鸡蛋。”

    #再次一提,人一天最好只吃一个鸡蛋#

    听到女警官这番话之后。铃木正南的脸色也是随之就是瞬间一变,那阴暗的脸庞就仿佛刚刚被人给强迫着吃了一顿翔味咖喱一般,顿时之间让隔壁的女警官吓得浑身一哆嗦,而铃木正南也十分阴沉地重复了一句:“你是说……犯人在杀害被害者之后,不止没逃跑,而且还吃掉了现场所有眼睛能看见的食物?而洗盘子的理由……大概就是犯人厚颜无耻地吃掉了被害者做好的饭?”

    ——这是什么鬼食量啊(重点错)!

    铃木正南差点没能维持住自己成熟男人的形象,直接去掀桌了。

    也许知道自己的推断十分得惊世骇俗,但是女警官却还是十分谨慎地点了点头,正色道:“恐怕是的,毕竟五个苹果……想必就算是铃木警官你。也是非常得难以下口。”可是为何你就确定那个犯人能一口气吃那么多啊!

    不过此时的重点并不在研究犯人的食量问题,闻言之后的铃木正南忍不住就阴暗着脸,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为什么他会忽然之间会选择亲自出动到这里?而且还是秘密进行着的?

    因为在上个星期的这幢公寓楼所发生那件失踪案件,铃木正南十分得上心——根据以前所经历的时间,他知道那一次也绝对是他所想追查到的神秘组织手下的“员工”所为!然而铃木正南还没有全力追查多久,上头的人就突然之间命令他放弃那一次的追查,就权当那个被害者“神隐”了……像这样子类似的事情铃木正南在警察生涯里面,经历了真的不在少数,可是上头越是阻止。他对于神秘组织的好奇心便是越发强烈啊!

    为什么要放着不调查?

    明明涉及到一条人命却要置之不理!就算是被害者是个作恶多端的人也是一样啊!更何况上一次案件的被害者只是一个普通大妈!

    而这一次的广场舞大妈事件,铃木正南身为警察的直觉察觉到也许极有可能和那个神秘组织有关,所以他才会不顾规章制度第一时间就过来进行搜查,而隐秘进行也正是为了防止上头发现再一次过来阻止他。

    而照现在这么看来……难道这一次案件并非是神秘组织所为。而是一个饿过头的丧心病狂之徒入室杀人越食么?!

    到底有多饿才能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啊!

    不过铃木正南本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他可不会就这么放弃掉……而且再者说了,饿过头的人进行入室杀人越货真的很奇怪好么?为什么犯人偏偏要选择在三楼的一户人家?一楼的人家不是更容易能够方便地杀人越食么!别说这位广场舞大妈是独身居住比较容易,一楼也有很多户人家是独身居住的空巢老人!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畜无害只会跳广场舞的大妈啊!所以想来想去。铃木正南还是觉得神秘组织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也许是派出来的杀手肚子太饿顺便觅食了一下吧,也只有那个组织的人会有那种变态心理能心安理得地在被害者家中吃饭。

    #步川小姐是个变态#

    ——别被步川小姐听到!

    于是寻思了一阵之后,铃木正南便立即吩咐道:“从垃圾桶的苹果皮上采集犯人的口水。锁定犯人的DNA。”

    然而这一命令下去,旁边的女警官却完全没有想要立即动身的意思,反而还用一股十分难言的表情诡异地看着铃木正南,这自然就让铃木正南直接瞪着眼睛回望了过去,似乎在无声地询问着对方为什么不听他的话啊!于是,这个女警官有点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然后低着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苹果皮是使用犯人用削皮器削下来的……这世界上哪里还会有人会用嘴巴把皮咬下来,然后吐出去么?”

    ——呵呵,抱歉,铃木正南就是这样子的人。

    顿感心塞的铃木正南默默地抹了一把老脸,他忽然之间好怀念自己那可爱的女儿,起码她肯定不会当面拆掉他的台。

    然后就两个人谁都没有率先说话打破僵局、默默无言地尴尬了许久时间之后,铃木正南好不容易想要重拾自己威严,继续下达一个新的、更加科学的命令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人就从门外跑了进来。

    这是铃木正南的手下之一。

    然而这个人在铃木正南的耳边轻轻地耳语了一阵子之后,铃木正南那一脸便秘色的脸色便随之就是骤然巨变。(未完待续……)

    PS:_(:з」∠)_难道你们就不考虑一下到底哪个丧心病狂之徒想要谋害广场舞大妈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