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三章、铃木警官①

    而在步川小姐慢慢悠悠地徒步赶去魑魅夜店的时候,广场舞大妈所居住的那幢公寓楼此时可就没那么安宁了。

    其实这一切说来真也是一个“巧合”而已(然而并不是)。

    之前就说了,步川小姐赶回自己城镇的路程差不多刚好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而今天的这一个小时之后,正好就是这个无辜死亡的广场舞大妈所组织的一次“超大型广场舞会议”,和众位缺乏关爱的广场舞大妈一起深究一下“论广场舞与邻里和谐共处五项基本原则”——于是当同一幢公寓楼里的另外几位大妈过来敲门叫人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意外之间就发现房间里面什么反应都没有。

    ——怎么人会不在呢?明明在一个小时之前她还看到广场舞大妈提着菜篮子回房间呢!

    然后在大妈们的各种惊疑之下,她们又发现了房间的大门竟然是开着,于是虽然各种心惊胆战地打开了大门,心存侥幸这。

    接着,她们自然就发现明明鞋子还在玄关处,可是里面人却压根连个影子都没有!

    其实本来这也没有什么的,毕竟说不定广场舞大妈因为思念二字成疾就直接出去散心了,毕竟人这种生物在心情不爽的时候就会突然之间一声不吭地来一个人间蒸发,随后不久之后自然就又会回来的。

    而且再者说了,室内的贵重财产都在,总不可能是入室抢劫杀人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也就是说食物并非贵重财产喽#

    ——步川小姐对此有异议。

    至于“绑架劫色”之类的就更加不可能了!这位广场舞大妈对那么一大把年纪了,儿子都要奔三了,而且再者说了她也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有钱人家,又怎么可能会有人特意过来抢劫呢?然而这群大妈可没有直接这么忽视过去——之间就说了这是个“巧合”,步川小姐本人压根就不知道,其实在上个星期的时候樱田诗织也过来到这撞公寓楼执行过一次任务,而对象正好就是这个广场舞大妈团队中的一员!

    一开始案件发生的时候。大家都是像之前那么想的,所以一个个的都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好几天都没有看到这个人的身影之后,大家才猛然之间意识到大事不妙了,然后纷纷跑去报了警。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

    没有错,至今都没有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闹得大妈们一个个人心惶惶。

    这一个案件无疑是给这群大妈敲醒了一个巨大的警钟——不要以为自己一大把年纪就觉得自己的生活肯定会十分安全啊!总有一些心理变态看不惯她们想要谋害她们的!然后在看看今天发生的这个时间,和之前那个事件是何等的相似啊,指不定这个广场舞大妈被人给怎么怎么了呢……于是其中一个焦虑的大妈便立刻就拿起了手机向警方报了警,想着也许能够再抢救一下吧。

    而实际上,本来失踪时间才只有一个小时。是不可能会出动大费周章地出动警察的。

    然而这又是一个巧合了……虽然最主要的因素是抗不过这群广场舞大妈那一张张能说会道的大嘴巴,但是其实内部一位坐镇的警部大人对这个突发事件察觉到了一丝猫腻,竟然也真的隐秘出动几名便衣警察,默不作声地就亲自出马了。

    ……

    “报告铃木警官,房间里的确有鲁米诺反应,在饭桌旁半米处出现大量蓝白色光,那里应该就是凶案发生的地点。”

    突然之间一声清脆的女声出现,直接打断了因为眺望远处而飘浮的思绪。

    被女声给称为“铃木警官”的中年男子,也就是之前所提及的那位察觉到猫腻之处的警部大人。他应声之后便轻轻地转过头,沉着眼睛看向了那个向自己报告着的女警官,女警官身着一身便衣倒是让人看不出其警察的身份呢……而反观这位中年男子,虽然他同样也是穿着一身便衣。但是那一身极为严谨的正装却让他的全身的气质中透露出了几分一丝不苟的凌厉气质,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更有一抹深深的刀疤存在。

    而这一抹刀疤自然就让他那本就极为严肃的脸,此时更加增添了不少狰狞的气息。

    其实按照这副股模样看起来。与其说他是一位为民除害的警察大人,倒不如说他像一名丧尽天良的土匪更加合适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然而他就是一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大人。

    #所以不能以貌取人#

    “想不到竟然真的是凶杀案么……”铃木正南……也就是这位警部大人,他忍不住就略微低吟了一声。然后随后又抬起了头,一丝不苟地询问起对面的那个便衣女警官,“确定是最近的痕迹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毕竟说不定是很久以前发生的凶杀案正好被检查出来了。

    被询问道的女警官连忙用力地点点头,仿佛在强调自己绝对没有胡说八道,端正自己得颜色,十分正经地说道:“绝对就是得——铃木警官,虽然犯人认真地擦拭了血迹,但是在一处偏僻的角落地方却被遗漏了下来,虽然很小的一点,不过检测人员按照血迹的干涩程度,初步判断离凶案发生的时间,最远也不过仅仅只是一个小时左右罢了,而这正好是目击者最后目击到被害者的时间。”

    ——所以说步川小姐真的吃饭误食,要不是急着吃饭她又怎么会粗心大意地没有去检查呢?

    在听完女警官得话之后,铃木正南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然后便转身穿过大门直接走进了房间里面,而此时这个时候,正好在里面测试鲁米诺反应的检测人员也拿着白色喷壶走出来了,路过铃木正南还尊敬地点头致意。

    房间里干净整洁,没有打斗过的痕迹。

    铃木正南轻轻地看了一眼地面上一大滩散发蓝白色光芒的地方,然后它又注意到灶台上似乎也有一点一点的蓝白色光点。

    于是,铃木正南便随口就问道:“被害者的血液被溅到灶台上面了么?”

    而在旁边紧紧着随行的女警官闻言之后,便立刻上前一部,捏着自己的本子十分认真地回应道:“没有错,铃木警官——根据血液的飞溅情况看来,初步判断犯人大概是站在被害者的身后行凶的,而被害者当时也应该背对着犯人,所以现场没有打斗痕迹……”说着说着,女警官就看到铃木正南忽然只见用戴着手套的手拿起了灶台上的一个盘子,那个盘子洁白毫无污垢,而在盖在盘子底部的灶台上也有一点鲁米诺反应。

    见此之后,女警官便连忙解释说道,“这一点我们也发现了,也觉得十分诡异,毕竟这证明犯人在行凶之后又不知为何移动了盘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