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九章、广场舞大妈③

    一周一次的“欧巴桑战场”!

    这可是步川小姐公寓楼那边的超市每周一次的“特价促销活动”啊魂淡!

    所有的特价鸡蛋、特价牛奶都可以很以便宜得让人难以想象的价格直接买过来好么!步川小姐感觉自己要疯了,因为现在就算想起来也已经没有用了……并不是步川小姐来不及马上赶回去,而是即便她及时赶回去了,但是她也没有钱去买特价商品啊!就算是超低价打折那也是要钱的好么!现在步川小姐现在全身上下就只有午休的时候班长大人给她的那张十块钱啊!而且那还是明天的午餐费动不得啊!

    ——不行了,好心塞啊,步川小姐感觉自己错过了人生最为重要的时刻,她觉得自己要活不下去了。

    #步川小姐完全欧巴桑化了#

    好吧,话题有点扯远了,现在让我们重新转会视线去看看步川小姐正在跟踪的这位广场舞大妈……

    然而步川小姐刚才却是猜错了,因为这位广场舞大妈压根就没有去超市参加什么鬼的特价促销活动——欧巴桑不去参加特价活动算什么好欧巴桑啊!在步川小姐惊异的眼神之下,广场舞大妈突然之间就来到了公寓楼附近的那一片空地之上……这大概是附近的小孩子经常聚集在一起玩的地方吧,不过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此时空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倒是显得有些萧瑟与空旷。

    提着菜篮子的广场舞大妈却不在意这些,直接慢慢悠悠地走到了空地深处。

    然后只见广场舞大妈轻轻地蹲在一个水泥管口的旁边,从自己的菜篮子里面拿出了一瓶牛奶和一根香肠放在了地上。

    由于步川小姐小心谨慎没有靠得太近,所以只看到一些大概,在环顾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在之后,步川小姐便悄悄靠近了广场舞大妈——只要附近没有第三者看到,步川小姐确定自己的脚步声不会惊扰到对方的。

    随后。还没跨几步的步川小姐就直接听到从广场舞大妈那边,传来了一声软软糯糯的猫叫声。

    ——原来是在喂野猫啊……

    心中一瞬间就明白了,所以不需要靠近了解真相的步川小姐便立即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然后站在原地双手随意地插着裤兜,有点吊儿郎当范的步川小姐默默地看着这个广场舞大妈一脸温柔地伸手将那只从水泥管里钻出来的野猫给轻轻地抱了起来,那副笑呵呵的模样似乎一点都不嫌弃野猫会弄脏自己衣服的样子,而得益于广场舞大妈将野猫给抱了起来,所以步川小姐也得以看清楚这只野猫的品种是什么。

    是一只在11区十分常见的普通三色猫。

    广场舞大妈低着头轻轻地揉了揉三色猫的脑袋,而三色猫也表现出非常享受的样子,软糯糯地眯着眼睛从自己得喉咙里发出了极为舒适的咕噜咕噜的声音。完全一副对广场舞大妈十分信赖而又亲昵的样子。

    大概是揉够了,广场舞便将三色猫给放了下来,然后伸手打开了牛奶瓶,再撕开了香肠的外包装,直接放在了三色猫的面前。

    “我们都是一个人呢……所以要好好互相帮助地活下去哦。”

    看着三色猫乖乖地低下脑袋享受着难得的美食的时候,忽然表现得有些落寞得广场舞大妈深深地看了它一眼,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对自己还是在对三色猫说的……而站在身后的步川小姐自然也是默默地将这一幕全部看在了眼里面,然而她却并没有什么表态,继续保持着事不关己的旁观者紫她。然后等着广场舞大妈看着三色猫吃完了食物,又细心地收拾好了垃圾之后,步川小姐才又跟了上去。

    而跟着走得一路上,步川小姐自然是无法避免地又看到了许多的事情。

    广场舞大妈大概是因为自己一个人独自居住的原因。所以虽然性格有些孤僻(除了欧巴桑的打招呼以外其他人都没有用正眼去看)。

    但是在对待小孩子的时候她却是特别地温柔,像个慈祥的长辈,而路过的小孩子都会笑嘻嘻地过来跟她打一声招呼——即便狠狠地怒斥了街边的小屁孩一顿,不过也仅仅只是因为他在马路上乱跑。广场舞大妈害怕他出车祸而已。

    不得不说,广场舞大妈的确拥有非常善良温柔的一面,即便她喜欢跳广场舞去扰民。但是这并不是“她就是一个坏人”的理由。

    然而这些对于步川小姐来说又能怎么样呢?

    即便广场舞大妈在别人眼里是个不假辞色的好人,可是步川小姐接到了任务,那么该杀的还是要杀的,无论任务对象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不在步川小姐的考虑范围内,毕竟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为人打工的打工妹罢了,指望着拿到上头发下来的工资过日子——世界扫除组织在乍听之下也许很多人以为它是一个隐秘而又专业的英雄组织,专门做着惩罚恶人这种感觉十分正义的事情。

    然而实际上,世界扫除组织压根就不是什么“英雄”组织。

    与其说世界扫除组织是英雄,倒不如说它更像一柄锋利的凶器,在好的人手里可以发挥出它那让人极为惊叹的正能量,但若是在那些心术不正的人的手里的话……那么世界扫除组织所展现出来的杀伤力可就大了。

    ——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随便地“扫除”“掉一个令自己怨恨的人,如此方便的事情有谁不会心动呢?

    就像今天这个任务一样。

    世界扫除组织执行了它身为一柄“凶器”的职责,想要杀掉这个广场舞大妈的是那些心性浮躁、为一点小事就能直接结怨的小肚鸡肠之人……广场舞大妈没有被杀的理由,可是世界扫除组织执行别人委托下来的人物又需要任务对象有什么罪大恶极的理由么?

    从为世界扫除组织工作的一开始,步川小姐就想过——世界扫除组织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他的理由又是什么?

    这等于做白工的事情对于它来说有什么好处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