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新闻问题①

    然而步川小姐还没走到濑户静的位置边上,濑户静那边便就已经十分迫不及待地发出了声音来:“哎呀哎呀~月川你可终于过来了!”

    不仅如此,濑户静甚至还主动出击直接上前拉住步川小姐的手腕,硬是扯着她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么心急的模样绝对没有好事,步川小姐的直觉一向都非常准。

    十分亲切地指示完女黑服为步川小姐更换了崭新的一杯冰水之后,濑户静便就猛然凑在了步川小姐的面前,然后就急不可耐地就连忙追问起了步川小姐之前与小柴隆一得相处经过,绽放光芒的眼睛堪比钛合金狗眼:“怎么样怎么样?事情经过怎么样?小柴组的组长找你干什么?揍了你一顿?还是被你揍了一顿?有没有对你为老不尊地对手动脚?哎呀!月川你不要不说话啊——”

    ——在那一瞬间就噼里啪啦地问了那么一堆让步川小姐怎么说话嘛!

    看濑户静那副完全开启自己记者模式的焦急样子,就差拿着一个话筒直接把它戳到步川小姐脸上去了。

    在那一瞬间步川小姐真心想要爆出一句粗口,然而多亏步川小姐自制力惊人,不仅忍住了爆出口的欲望甚至也没有直接对着濑户静翻起白眼来,步川小姐仅仅只是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然后平淡地回应道:“什么没有。”

    “所以说到底没有什么啊!!”

    再说一次,如果濑户静现在手上有话筒存在的话,肯定就要直接戳到步川小姐的脸上去了。

    “你说的那些没有发生任何一件,我与小柴宪政只是稍微聊天了一下而已,就如同跟你聊天一样。”无视濑户静那焦急得仿佛得了焦虑症的模样,步川小姐一边睁着眼睛说瞎话,一边极为淡定地将几乎都快要贴到自己脸上来的濑户静给默默地推回了原来的位置,步川小姐并没有直视濑户静的眼眸,而且低垂着眼眸,面不改色地曼斯条理道,“况且……濑户小姐你也不需要知道这些吧。”

    凭什么濑户静闻起来步川小姐就要如实禀告啊?步川小姐还偏偏就不想说!

    ——很好,步川小姐很明显就是在伺机报复对方。

    面对步川小姐这油盐不进的模样,濑户静有些焦躁地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脑袋,但是她奈何得了吃了秤砣铁了心不想说出来的步川小姐么?于是濑户静简直要崩溃了:“啊啊!可是我很好奇啊!月川,你不能谋杀一位记者的好奇心!那可是犯罪啊!”

    “啊,法律上可没这个说法哦。”

    就是喜欢看到故意欺负自己的人吃瘪,于是步川小姐微笑着反驳了,谁叫濑户静一直占着位置不点酒不好好做个好人呢?

    ——啧啧,步川小姐难道在你心中只有为你贡献业绩才能算是个好人么?

    “呸!鬼才信你什么都没发生啦!明明小柴组组长走的时候笑得可开心了,而且看起来心情超级好好么!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是绝对不能质疑我的能力——我身为记者的直觉可从没出错过!”濑户静被步川小姐的态度弄得差点就要掀桌(然而没力气),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十分固执己见地认定自己的想法,抓狂一会儿之后濑户静就又抿起了嘴唇,颇为认真地与步川小姐那不起波澜的碧蓝色眼眸对视了起来……

    大概是从这双眼眸知道步川小姐真的不会透露任何详细内容之后,濑户静才有点颓然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然后扶了扶额头,濑户静总算是放弃般地说道:“算了算了……我早该知道月川你嘴巴最严实了,你不想说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说出来呢?”

    ——算你识相。

    步川小姐赞许性地挑了挑眉头但并没有顺着话茬接着说话,倒是在无形之间就承认了濑户静之间固执认为的一定发生了什么的说辞是对的。

    虽然步川小姐的确存心想刁难濑户静,但是“小柴组组长过来挑媳妇”这种事情步川小姐也没脸说出口啊……

    “啊……好像弄一个大新闻啊!”不明意义地对着天花板感慨了一声之后,濑户静就像是自暴自弃了似的,整个人就像一堆烂泥一样整个人瘫倒在了面前的暗色玻璃的桌面上——明明濑户静到现在应该还没喝多少酒,但是从感觉上来说就像是醉酒许久的人一样,然后濑户静还嘟嘟囔囔地想着步川小姐小心眼地抱怨道,“哼哼,月川你也不让我采访……找不到新闻题材的话主编大人会骂死我的啦!”

    ——怪她喽?

    步川小姐直接就趁着对方没注意就直接翻起了一个大白眼,就差露出个嫌弃的表情了。

    #天生步川必有用,背锅散尽还复来#

    “有点大人的模样吧。”无奈地用力推了推濑户静的肩膀示意她赶紧保持一点形象,步川小姐难得好心地提醒着濑户静……毕竟隔壁那桌的客人现在可是正在用十分诡异的视线默默注视过来哦,步川小姐感觉自己都被连累了。

    “哼哼哼~反正我就是一个失败的大人啦!人生的失败者啦~”

    濑户静倒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顺着步川小姐这个话茬就立马十分不开森地哼哼唧唧了起来,颇有一副老天负我的模样——濑户静也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明明都已经是知名报社摩下的金牌记者了,那个职位有多少记者红着眼虎视眈眈着啊,竟然还敢说自己就是一个失败的大人?啧啧,那得有多少真正失败的大人该等着去排队跳楼啊……步川小姐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起码厚颜无耻排行榜濑户静绝对能排上前三!

    “收纳挂一次的新闻虽然随便就找了一个富二代的丑事贴上去了,虽然在读者那里反响似乎不错的样子,但是用来敷衍的毕竟就是不行啊……主编大人神特么的‘火眼金睛’,竟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说着,欲哭无泪的濑户静又重新从玻璃桌上猛然抬起了头,然后拿起旁边的酒杯就立马仰天牛饮了一大口,颇有借酒消愁的豪爽风范。

    ——然而别以为步川小姐不知道你那杯子里的酒压根就只剩下最后一口了。

    不过富二代的丑事?

    听到这个,步川小姐就情不自禁地一下子就想起了今天在学校社团里看到的那个“富二代误食黑暗泡面”的新闻,顿时就感到一股十分强大的预感扑面而来——说不定就是指同一个新闻呢……而注意到步川小姐那边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奇怪起来,眨了眨眼睛的濑户静还以为步川小姐是在好奇那个富二代到底干了什么丑事才会引得大家喜闻乐见,于是便十分得意地笑眯眯说了起来。

    “嘛!就是关于‘生化泡面’的那条新闻啦~虽然说是生化物有可能夸张了一点,不过新闻就是要夸张化不是嘛!”

    接着,濑户静静还很是自豪地叉腰说道:“要知道媒体的力量可就是‘看图说话’哦!”

    天惹噜……濑户静说得如此有道理,竟然让步川小姐完全无言以对啊!话说回来,自己承认自己的能力是‘看图说话’太厚颜无耻了啦!步川小姐扶着额头简直都听不见下去了,怪不得这么多人讨厌记者这种存在呢。

    “啊——对了!既然这篇新闻报道反响不错,那我是不是可以顺便来个后续报道呢?”

    想到了这一点,濑户静那双眼睛就立马一亮了起来,而她的灵感自然也在这一刻全部滚滚而来了,一张嘴就是冒出了一大堆的话。

    “生化泡面为何诞生于世?到底是谁如此歹毒心肠地卖出这种‘杀人泡面’?上架出售这种泡面的便利店是蓄意谋害报复社会还是无心之过?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教育的缺失还是现实的无奈?让我们跟随记者走进‘生化泡面之心理扭曲狂’的内心世界……哼哼哈哈!只要我这么一弄起来,读者那边的反响肯定也会十分不错的!大新闻预定啦啦啦~”

    濑户静明明只是在自说自话而已,但是却依旧越说就越兴奋起来,说到最后濑户静甚至还差点就要直接站起来吸引全店顾客的注目礼了!

    而与此同时,步川小姐同越听濑户静的话,背后的冷汗也就随之冒得也越快起来……

    卖出这泡面的人?

    #是她!是她!就是她!我们的好朋友步川小姐!#

    濑户静肯定打死也想不到她所说的“心理扭曲狂”就是她面前的步川小姐……可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呢?步川小姐这么多年除了抢劫银行以外,也只弄出了那么一个新闻来啊,怎么要死不死就正好是被濑户静给报道出来的呢?

    ——只能说这一切背后都有一只“神秘的大手”(就是作者)在操控!

    怪不得那篇新闻的语言措辞一开始就让步川小姐感觉有点熟悉呢……原来是和濑户静平时说话腔调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啊!

    ————————————————————————————————————————————————————————————————————————————

    _(:з」∠)_今天是小侄女的满月酒,在下超级晚才回家啊……虽然走之前码了一半,但是另一半也花了不少时间,所以这么晚更新真是非常抱歉啦~虽然之前也是非常晚就对了2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