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五章、不速之客⑤

    吓傻了?

    怎么可能,看步川小姐刚才回答小柴隆一问题的模样脑袋分明就是十分清楚,所以这么说来也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步川小姐完全没觉得这一刀有危险。

    到底是“有能力躲过去”还是“察觉到他身上没有杀气”在此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柴隆一这个时候意识到步川小姐并非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除了外表颜值超高以外一无是处,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资格能够配上自己的宝贝女儿的……于是,小柴隆一缓缓地勾起了嘴角,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实际意义上真正的笑容——这个笑容虽然在小柴隆一本人看来应该是充满欣赏意味,但是在别人看来十分恐怖就对了。

    “哼哼哼……月川是么?我就承认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媳妇候选人’,不过只有这一点还是不够的。”

    说着,小柴隆一那双冷冽的眼眸似乎都要迸射出实质性的利刃来了。

    ——等等,什么?媳妇候选人?

    本来一开始步川小姐还在诧异他突然笑起来莫非是脑袋抽筋了不成,然后不料在下一秒就被小柴隆一的那一番话给彻底雷翻了……在那一瞬间,步川小姐感觉自己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一口陈年老血涌在喉咙间吐不出去也咽不下来。

    喂喂喂……感情这个老家伙特地大老远地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断绝两人之间的关系,而是过来考研媳妇的?

    #知道真相的步川小姐眼泪掉下来#

    ——明明是陈年老血!

    “等等!我不是……”当然不可能任由小柴隆一的想象力自行暴走,步川小姐感觉自己趁现在还是能够解释抢救一下的,然而一句话还没有完整地说完,专断蛮横惯了的小柴隆一却立马大气地一挥手,无形之间就阻止了步川小姐接下来的话语,然后小柴隆一轻咳了一声之后,便又自顾自地接着说了下去:“不过……你的公关工作毕竟还是不入流的,若你真的想与我的女儿在一起,那么你就必定要先有一番事业才行!”

    小炒龙一说得还真是一本正经,就好像跟真的一样(就是的)。

    这要步川小姐情何以堪?

    谁要和你女儿在一起啊!谁要为了你的女儿去辛苦创业啊!还有这晚上黄金档狗血豪门剧的概视感又是怎么一回事啊!你个老家伙难道瞧不起公关么!公关能赚很多好么!看步川小姐怎么用自己那36码的鞋好好抽他那45码的脸!

    ——在一瞬间步川小姐就吐槽了那么一大堆,也真是难为她了呢。

    “所以说了我完全……”

    然而步川小姐的话依旧还是没有机会说完,就又立刻被小柴隆一给强行挡住了,他嗔怪似得默默瞪了一眼有苦说不出的步川小姐,然后还习惯性地敲了敲手中的拐杖——因为已经没有木质外表起到缓和作用,所以拐杖上那尖锐的刀刃直接戳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步川小姐的耳朵正在激烈地抗议拒绝虐待!然而小柴隆一却似乎压根听不见似得,大概是年事已高耳朵老年性失聪(?),格外语重心长地对着步川小姐教育了起来。

    “若是你‘文不成’,那也不能‘武不就’,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到小柴组的底层慢慢做起,这样才有我小柴组媳妇该有的模样。”

    等一等!这完全是“女婿”的发展节奏吧,算什么鬼的“媳妇”啊喂!

    #自古步川出悍妇#

    不对不对……吐槽点完全搞错了——应该是谁要文成武就地来娶(嫁?)你女儿啊!步川小姐一口陈年老血喷死你信不信!

    “小柴先生!你听我——”

    内心被极大伤害的步川小姐几乎已经是违反自己那温和的公关形象而加大了足足一整倍的音量,但是小柴隆一却依旧还是没有让步川小姐继续说下去——他到底跟步川小姐有什么仇有什么怨?只见小柴隆一直接大气地一个转身,留下不容置疑的一句“无需多言,条件虽苛刻,但你并不是没有机会”,然后发出一阵荡气回肠的大笑声之后,小柴隆一维持着自己那老大形象走威严地走下了楼梯,独留步川小姐一个人在那里风中凌乱着……

    能不能让人把话说完啊?还能不能好好地平等交流啊?明明步川小姐完全就不想嫁入小柴组里当媳妇啊喂!

    #为什么人类要互相伤害#

    算了算了……头疼的步川小姐也不想扭回一直固执己见的小柴隆一那死板的脑袋了,反正她权当什么都没听见就好了。

    ——真是抱歉,步川小姐选手放弃了!

    而当步川小姐扶着发涨的额头缓缓走下楼的时候,小柴隆一早就已经带着他那一大堆的西装小弟们彻底消失掉了身影,仿佛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过一般……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要不是堀江翼那边传来的视线颇为诡异的样子,也许步川小姐还会以为这些只是一场噩梦也说不定呢。

    “你就这么喜欢小柴彩香么?”

    见到步川小姐从楼梯上走下来,堀江翼便挑了挑眉头,缓缓走到步川小姐身边状似无意地轻轻说起了话来,声音轻淡得几乎让人难以听见。

    “让你如此义无反顾地加入**组织?”

    啧,果然就有一个被小柴隆一给彻底误导的无知少女啊……步川小姐的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要不是有所顾虑步川小姐还真想现在立马跑过去给小柴隆一的脑门上赐上一个“祝福”!而面对堀江翼如此明显的误解,虽然步川小姐本人是懒得去解释什么,但是堀江翼毕竟是和自己地位差不多对等的“店内经理”,这么误解下去还得了?步川小姐还想不想好好工作了?所以步川小姐也只能无奈地暗叹了一口气,然后尽可能平淡地解释了起来。

    “只是小柴先生他自顾自地在误解罢了,小柴彩香……她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竟然就这么毫不在意地就给小柴彩香发送了一张“孩子卡”,步川小姐至今为止真是各种卡差不多都要送一个遍了呢。

    #卡到用时方恨少#

    ——你这么篡改古诗词真的好么?

    “嗯哼,孩子?”

    堀江翼倒是被步川小姐的那番让人无力吐槽的说辞给直接逗乐了,直接就勾起嘴角,笑眯眯地说道:“月川……这么说真的好么?要知道小柴彩香可是比你这个高中生大多了啊……”好吧,这是的确是步川小姐一不小心就暴露出真实想法的口误而已……但实际上要是比较起两人心理年龄的话,小柴彩香在步川小姐看来的确只是一个小孩子呢,并不是指步川小姐的心理年纪很大(虽然是事实),是指小柴彩香的心理年纪太小了。

    ——即便小柴彩香已经成年许久的时间,但是因为被家人给宠坏了,所以她至今还没有完全褪去小孩子特有的骄纵啊。

    步川小姐也不想撤回前言,于是便耸了耸肩如实地说道:“性格的确很小孩子气啊。”

    #小柴彩香哭倒在厕所#

    “啧啧……月川还真是意外得十分毒舌呢。”不出意外就被步川小姐那一番平淡的给再度逗笑了起来,堀江翼竟是一时忍不住,就直接捂着嘴巴嗤嗤地笑出了声来,然后哭笑不得地说道,“而且还说对方是小孩子什么得,那岂不是代表小柴彩香永远没机会了?”

    “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

    步川小姐没有丝毫迟疑地对着堀江翼微笑着回应道,而那温和儒雅的秀美外表在此时竟是显得有些冷酷无情起来。

    “哼哼,月川你果然是个最完美的公关呢——”挑了挑眉头,堀江翼的话语似乎在意有所指着什么。

    当然步川小姐不会在意堀江翼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只是轻轻地撇了撇嘴巴没有搭上对方的话——毕竟堀江翼的身份仅仅只是“店内经理”,公关守则里面只规定了公关工作者要在“客人”与“其他公关工作者”面前要保持自己的良好形象,可没说在店内经理面前还需要保持形象呢……所以在堀江翼的面前稍微毒舌几下也是完全没问题的,反正只要步川小姐确保自己的形象基调不会崩坏就足够了。

    看到步川小姐不想说话,堀江翼也没什么其他的表现,只是上前轻轻地拍了拍步川小姐的肩膀。

    步川小姐默默地看向堀江翼,发觉到堀江翼的看向自己得眼神似乎别有深意,仿佛在无声地说着什么,而且忽然之间她就不知为何鼓励起了步川小姐:“嘛,不愧是我们店的头牌小姐~月川,要好好加油陪客人哦……”

    说完竟然朝着步川小姐诡异笑了一下,搞得步川小姐更是一头雾水,然而堀江翼之后便有走回了内场里面。

    ——估计又和平时一样人间蒸发了吧。

    虽然堀江翼的表现有些让人,但是步川小姐毕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几秒过后她就完全不想去在意堀江翼的诡异之处了——毕竟堀江翼又不是步川小姐的客人,凭什么步川小姐要浪费脑力想她啊?所以面不改色的步川小姐在堀江翼走后便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肩膀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仿佛在嫌弃堀江翼拍自己肩会沾上许多肮脏的灰尘似的,然后整理了一下衣领的步川小姐就又行走在了顾客间里面。

    在连蒙带骗地让那些还没没点酒的客人顺利地点完久之后,步川小姐就又回到了早已期待很久的濑户静身边。

    ——————————————————————————————————————————————————————————————————————————————————————————————————

    _(:з」∠)_在下有罪,今天还是只有一更!等找个机会再两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