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四章、不速之客④

    “哼,亏你还有一些自知之明。”

    轻轻地一敲手中的拐杖,小柴隆一表面上表现得极为傲慢,摆足了架子。

    然而实际上,小柴隆一的内心里却是极为受用步川小姐对小柴彩香的那些夸奖——谁家的父亲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家宝贝女儿的好话呢?多捧几下是绝对没有坏处的,步川小姐这一招倒是使用得极妙。

    ——虽然步川小姐她从头至尾都没有想过要讨这个老头子的欢心就对了。

    “你和阿彩是怎么认识的?”

    然后话锋一转,小柴隆一突然之间就问起了另外一个话题来——这是他一直很想知道的。近几天小柴隆一自然是有问过小柴彩香,但是由于处于冷战当中小柴彩香压根就没有理他,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一样。

    #粑粑好心痛啊#

    虽然后面的确和好了,但是小柴隆一却也拉不下老脸再去重新打探一次,要不然那岂不是暴露出他对这件事情很好奇么?

    “啊,啊……这个啊……那个,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的……”毫无准备地就听到小柴隆一问起相遇经过,一直心不在焉的步川小姐当然在那瞬间里就蒙了——她哪里还记得住跟小柴彩香初遇到底是什么时候啊?不过现在可不是随便敷衍的时候,于是尽量放慢语速拖延一下时间,步川小姐绞尽脑汁地努力回忆着当初的情况,而这个时候才勉强想起了模模糊糊的大概情况,“就是偶然之间在街上相遇,然后互相对视上眼罢了。”

    呵呵,然而这只是假话。

    ——真实情况是心情不好的步川小姐出来报复社会,直接把小柴彩香的护身保镖给狠狠揍了一顿。

    可是这样子的事情步川小姐能当着小柴组的老大的面讲么?如果真的如实讲出来的话,步川小姐觉得小柴隆一肯定会一个拐杖先抽死她的吧……不过步川小姐也没有撒谎,除掉揍保镖的情节,她和小柴彩香的确是在街上偶然相遇然后对视了一阵子啊!

    “哦,一见钟情啊。”

    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自己手中拐杖的龙头,小柴隆一面不改色之间说出来的话差点没染让步川小姐直接喷出一口陈年老血来。

    一见钟情个鬼啊!

    只有神知道步川小姐又多么想照着小柴隆一的脑袋噼里啪啦吐一大堆的曹!然而这句话其实也没说错,步川小姐也不能完全否定,虽然步川小姐不可能一见钟情,但是小柴彩香那个时候的确是对步川小姐直接一见钟情了——其实当时那个保镖也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他的个头太大稍微有点挡路而已,再加上那天步川小姐正好发工资被系统吞了个干净所以一整天心情都很是不爽。

    看到有一个类猿人一样的大个子一直在自己眼前瞎晃悠,步川小姐只觉得新番,于是就直接面不改色地将其揍得连他麻麻都认不出来而已。

    #而已?#

    ——嗯,而已。

    黑○道儿女不就是喜欢这个调调么!长得酷炫狂霸叼,妹子跟着到处跑!无视步川小姐揍保镖时那几乎可以打上马赛克的凶残模样,小柴彩香的眼睛差点就要直接蹦出两个爱心来了!于是当场小柴彩香就表示步川小姐才是真绝色!

    回想起当初情况的细节,步川小姐也觉得满满都是泪啊……

    ——都是她的锅,她不应该随地打人的,要打也不应该仗着周围没有人就直接用公关模式打的。

    其实如果不是公关模式的话,情况会更加不妙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然后揍完无辜路人心情舒畅的步川小姐就走去上班了,小柴彩香直接无视了躺在地上表示自己还能拯救一下的无辜保镖先生,跟着步川小姐的脚后跟也来到了“魑魅”,最后,理所当然就死赖在那里不走了,不过也正因为小柴彩香的零花钱很多步川小姐的业绩才蹭蹭地往上涨……可是这些话也不能如实和小柴隆一说,步川小姐听秋山美奈说过其实他就是一个“女儿控”,这种败坏他宝贝女儿形象的话说出口,那岂不是在故意惹热小柴隆一生气么?

    所以步川小姐只能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十分委婉地缓缓说道:“一见钟情是夸张了,我和小柴小姐只是‘志同道合’罢了。”

    志同道合?步川小姐你在说什么鬼话呢?你前几天还不是咬牙切齿地想要把人家给揍一顿么?

    “哼,算是你勉强达到了合格线了。”

    看着眼前的步川小姐如此温文有礼、荣辱不惊的靠谱模样,小柴隆一心里对步川小姐的评价自然也难免上升了不少,于是无意之间便不咸不淡轻飘飘地抛出了这么一句话,代表着步川小姐嫁入小柴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合格?

    说什么鬼东西合格了?

    步川小姐对这两字当然是完全一头雾水,毕竟步川小姐从一开始就一直以为小柴隆一气势汹汹的过来是要警告她不要和她女儿走得那么近(用钱砸钱之类的),否则回家路上就小心一点之类的……所以步川小姐从与小柴隆一的谈话开始就非常努力把小柴彩香对自己的感情说成“一时兴起”,以及诚恳地表达自己对于小柴彩香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重点是她们两个绝对没有相爱——仅仅只是“客人与公关”的简单关系罢了!

    可是为什么小柴隆一说要她“合格”了?难道是在说她当公关“合格”了?

    然而这么一想,步川小姐的表情却就变得更加纠结了……为什么她要一个外行人来承认她作为一名公关工作者合不合格呢?

    就在步川小姐这么一分神的那一刹那,一直沉稳坐在沙发上的小柴隆一忽然之间就站直了身子。

    下一秒,冷冷地抿着嘴唇不言不语的小柴隆一朝着地上猛然重重一敲手中的拐杖,接着那根拐杖的木质外表便在瞬间四分五裂了开来,直接露出了里面绽放着寒冷光芒的冷冽刀刃——而当步川小姐回过神来注意到这跟“拐杖”的内在竟然是一把日本刀的时候,小柴隆一便已经猛然挑起刀刃朝着步川小姐的脖子那边快速地抹去……啧啧,这个老家伙终于按耐不住要杀掉步川小姐了么?

    ——步川小姐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逼装得可以#

    步川小姐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刀刃,但是眼睛余光忽然就注意到这个老家伙身上压根就没有杀气,于是就又十分淡定地不动弹了。

    并不是躲过去,虽然时间十分短暂,但是从这个老家伙的刀下闪过去对于步川小姐来说简单得如同家常便饭罢了……然而步川小姐现在的身份只是普通的女公关,从一个成天使刀子的人手下躲过去实在太惊世骇俗了,没有好处不说,反而还会引起这老家伙的注意力。

    “有能力躲过去”与“不怕死”两个相比较起来,到底哪个更不容易让人引起注意呢?

    当然是后者,所以此时步川小姐才没有什么动作。

    毕竟步川小姐可不想自此之后还有一个黑○道的老家伙在偷偷地探索着自己的真实身份,有一个濑户静就已经足够了啊……于是即便刀刃即在眼前,但步川小姐却依旧极为淡定地低敛着眼眸不动声色,似乎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一般——下一刻,那冷冽的刀刃便戛然而止地停在了仅离步川小姐脖颈半厘米处的位置上,步川小姐甚至都能感觉到那刀刃上的冷气似乎都要扑到了自己的肌肤上来。

    “你不躲难道不怕死么?”

    和步川小姐想得一样,接下来传来是小柴隆一那极为低沉的声音,如同从地狱里传过来的一般,真是爱演的一个人呢。

    #姜是老的辣,人是老的熊#

    ——果然还是把弹幕君给削成人棍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柴隆一要这么故意对待步川小姐,不过步川小姐可不在意这些小事情……只见着步川小姐面色如常,无视掉了脖子边上那随时可以夺人性命的刀子,声音更是平淡得听不出畏惧:“若是小柴先生真心想杀我,那我还躲得了么?”说完之后,步川小姐还对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小柴隆一淡然地一笑,而正是这一份风轻云淡的笑容,直接就让小柴隆一再一次对步川小姐刮目相看了。

    ——也许,小柴彩香的眼光还算不错呢。

    如此在心里默默地琢磨着,难得对一个小辈升起欣赏心态的小柴隆一默默地将冷冽的刀刃从步川小姐的脖子上拿了下来。

    当然,小柴隆一那如刀子一般锐利的眼睛还是依旧在盯着步川小姐看。

    小柴隆一身为一组之长在黑○道混迹了这么久的时间,自然是见过许许多多不怕死的人,但是他却从没见过步川小姐这样子的——小柴隆一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他也绝对不是什么老眼昏花,他分明就注意到了步川小姐刚才面对刀刃的时候甚至都没眨一下眼睛!

    遇到危险眨眼睛那是正常人的条件发射,可是为什么步川小姐没有眨眼睛?

    ————————————————————————————————————————————————————————————————————————————————

    _(:з」∠)_今天一整天都上不了B站在下不开森!一天不上B站浑身难受!

    (′_ゝ`)听说都是移动的锅,上不去B站的都是移动,所以在下只想说——移动你家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