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樱田诗织的倒霉日④

    而就在樱田诗织看着地上这具“死尸”默默发呆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再度一阵声音传进了耳朵里面拉回了樱田诗织的注意力。

    “哟,还没死啊。”

    虽然现在这个声音说出来的话比起之前喊出那“作死的绝招名”时明显少了点情感,但是樱田诗织也不是什么小聋瞎,当然一下子就能分辨得出都是同一个人发出来的——联系前后,自然就是那个“惩罚者”准没有错了!于是,就算是好不容易在对方帮助下死里逃生的樱田诗织,也没有什么被人给救了一命的感激之情,直接就对着自己眼前这个似乎看起来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直接恶狠狠地怒目而视了起来!

    ——什么鬼,她这副装扮要闹哪样啊?

    也怪不得樱田诗织会下意识这么吐槽了,毕竟真的非常有槽点呢。

    对面的这个少女极为阴沉地带着兜帽,再加上光线昏暗自然看不清楚其内的面容,而且穿着一身就算沾上血也完全看不出的黑色卫衣,如此落落方方地站在那里倒是颇有一副“我就是救场王”的姿态呢,槽点简直不要太多了啦。

    顺便一提,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樱田诗织觉得自己一定已经把对方给彻底轰杀个百八十回了!

    “死泥煤!你难道很希望我死吗?还有你个魂淡为什么现在才赶过来啊——”

    让樱田诗织最无法接受的就是——她竟然还真的被眼前这个死家伙给“救场”了!真是活了这一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了啊!

    理所当然的事情,此时如此及时得赶来救场的“救场王”自然就是刚从魑魅下班没多久的步川小姐了……

    而面对着对方这气呼呼的一下霹雳啪嗒全部都吐出来的质问声,步川小姐则是稍微挑了挑眉头,耸了耸肩极为无辜地困惑道:“嗯哼,难道我很迟么?”然后,完全不同于樱田诗织那因为生闷气而不顾自己那可爱形象直接大爆粗口的模样,步川小姐则是淡定而又优雅地从裤兜里面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默默地看了一眼屏幕里的时间之后,她还一本正经气死人不偿命地认真回应道,“不对啊,三点整,我很准时呢。”

    天惹噜,步川小姐说得是如此得有道理,樱田诗织竟然完全无言以对啊!

    ——啊啊,这么说来,这一切都是怪樱田诗织这么早喽?

    “怪我喽……怪我喽?怪我喽!!!”

    这一连三个不同语调的“怪我喽”,充分地证明了樱田诗织此时那想要把步川小姐直接干回大地母亲怀抱的心情,特别那最后一个充满爆发性的“怪我喽”还是冲着步川小姐的耳朵边直接吼出来的——啧啧,那音量响亮得让步川小姐都不得不轻揉了几下自己那已经被震得微微有些发麻的耳朵。而想必此时此刻的樱田诗织应该也已经充分理解到了时辰的感受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而怒吼玩之后稍微冷静下来了,樱田诗织再看了看大大方方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步川小姐……

    怎么回事?为什么樱田诗织越看就越觉得对方那不可一世的站姿以及那吊儿郎当的态度这么让人眼熟呢?

    “等一等……”

    即便现在的步川小姐特意换了一身带有兜帽的卫衣来掩饰自己,而且还特意跟樱田诗织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那已经透入骨子里面的不良气息步川小姐却并没有掩饰,所以自然就让感官敏锐的樱田诗织仿佛间察觉到了什么一般。

    微微眯起了眼睛,此时的樱田诗织仿佛万年死神小学生在世一般。

    “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面?”

    #真相只有一个#

    ——对,那就是你该去死了!

    看到满脸狐疑樱田诗织在说着话的时候,突然之间就猛地凑到自己面前,似乎想透过兜帽掩盖着的阴影之下看到自己的真正面容一样……于是,一阵头皮发麻的步川小姐内心顿时就只觉得这女孩子真是有够麻烦的,但总不可能真让她认出来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于是,步川小姐一个手掌直接把自己眼前极为靠近的这张可爱的小脸蛋给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地径直拍到了一边,与此同时,步川小姐嘴巴也是十分恶劣地说道:“见过个鬼啊,我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人。”

    她也没有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竟然还敢就这么直接打了她!就连她爸爸也没这么打过她好么!

    #撕逼!快撕逼!#

    ——你不刷存在感没人当你是阿卡林啊魂淡!

    好吧,现在不是互相怄气的时候……

    而且其实步川小姐拍在樱田诗织脸上的力度也不是很大,仅仅只是硬生生地就把她的脸给直接推远了半米之外而已——所以虽然樱田诗织很想立即就把这一巴掌的仇给彻底还回去,但是她却又有些固执地认为绝对她就是和这个“态度恶劣的惩罚者”在什么地方见过面!毕竟面对如此可爱的她还态度这么恶劣的人,她这辈子才仅仅看过第二次而已!阿勒……这么一想的话,突然之间樱田诗织就感觉自己脑袋瓜似乎开窍了一样,她似乎隐隐约约脑海里有那么一个人选在晃荡着了……

    然而还没有等樱田诗织再多多地琢磨几下,预料不到的突变就那么发生了。

    ——原本脚下趴着不动疑是死亡的中二死宅竟然“诈尸”了!

    “你竟然敢……竟然敢用那该死的锤头砸我!”

    颤抖着伸手摸到了丢在一边的三○棱○军○刺,这个中二死宅情不自禁地用空余的手摸了摸自己那血流不止地脑袋,然后就晃晃悠悠满脸狰狞地站了起来,口中的声音也是充满了低沉憎恶:“谁给你这样子的胆子用它来碰我这个强者的高贵头颅!”

    啧啧,说来这也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啊,竟然能在“共○产主义之惩戒”这等神技之下幸存下来呢。

    还是赶紧烧香拜佛吧!

    “要是砸傻了该怎么办!我这颗强者头颅可不是你们这等弱者所能轻易代替的!”嗯,就算想要代替也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哦。

    “这不是什么普通的锤头,是‘马克思战锤’。”而面对着阴暗死宅那大概是被砸傻脑袋而胡说八道起来的一样,步川小姐则是轻轻握紧了自己手中那明明就是从某个工厂里偷出来的“普通锤头”,还摆出了一副十分严肃的样子仿佛能让自己能够有说服力一般,然后就马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起来,“顺便一提,另一柄失落的上古神器是‘恩格斯镰刀’,能释放‘工人阶级之愤怒’哦。”

    当然,这无法避免地就直接惹得隔壁围观者的樱田诗织差点没有一个口水径直喷出来!

    #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信不信!#

    ——大胆!如此古老的梗你竟然还敢拿出来卖弄!

    “愚昧者的话果然听不得!即便如此,再厉害能有我的三○棱○军○刺强么!强者逆天,我今日定要将你这废柴彻底轰杀!”

    很明显这个中二死宅虽然外表看起来十分宅的样子,但是似乎并不懂得玩梗的乐趣,而且还老是喜欢说些让人听不懂的奇怪语言,所以步川小姐顿时十分失望,在他才刚刚说出“敢跟我刀刃相向,该说你是有勇气呢?还是无知呢!”的时候,步川小姐就已经直接一个伸脚,就将喋喋不休的他给极为干净利落地一脚踹翻在地了……好吧,踹完之后步川小姐再稍微回顾一下这个中二死宅刚才说的话,才发觉到对方似乎也并不是不会玩梗的人呢。

    ——不过可惜,已经迟了。

    至于为什么能够这么简单地把他给踹翻在地呢?

    那不是废话的事情么……要是给你的脑袋用力一锤子,那么之后你也肯定躲不开这凌厉的一脚,更何况步川小姐也没说自己打不过全盛时期的他不是么?让樱田沙织去缠住他拖延时间,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要上班而已,就这么简单。

    #请给樱田小姐上一碗泪流满面#

    ——幸亏樱田诗织还不知道内幕,要不然指不定要心塞多久。

    “哟呵……这个家伙虽然脑袋不好,但是倒是带着十分昂贵的武器嘛?这个就是三○棱○军○刺?”直到这个时候步川小姐才发现阴暗死宅所使用的武器到底什么,所以步川小姐一时兴起,便饶有兴致蹲下身子直接就从中二死宅手上夺了下来,然后放在自己的手掌上细细把玩着——然后,步川小姐便就立即摆出一副“我看中了就是我的东西”的强盗样子,义正辞严地说道,“好吧,那么我就不客气地收下来了!”

    顺便一提,一眼就直接相中人家那“昂贵”的武器,被金钱腐蚀个彻底的步川小姐果然已经没得救了呢。

    #治病是救不了天朝人的!#

    ——是是是,我现在就打死你可好?

    “你个蠢货——我的三○棱○军○刺岂所是你能拿的东西?弱者是驾驭不了它的!!”虽然阴暗死宅面目狰狞、磨牙凿齿,明显就是一副势要跟步川小姐拼命到底的样子,但是只是可惜他此时正在被步川小姐给一脚活生生地踩在地上动弹不得,一时之间倒也不能挣扎着爬起来,所以这个徒劳无功的阴暗死宅也只能在自己嘴上逞强,多说几句话来为自己解恨了:“你这个强盗!愚蠢的弱者——”所以说现在到底谁才是“弱者”呢?

    见到此情此景,樱田诗织竟然不忍直视地直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完全看不下去了。

    ——怎么就这么像孙猴子被压在如来佛祖五指山下的样子呢?

    只是可惜,现在可没有什么骑着白马的唐僧会经过,呵呵……当然,说这个阴暗死宅像孙悟空那也只是活生生地拉低了孙悟空的档次而已,毕竟在樱田诗织的角度看来,这个阴暗死宅就连猪八戒都比不上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