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七章、纪念日②

    ——怎么可能接受啊!

    步川小姐在那一瞬间里就是习惯性地在自己内心里极为暴躁地咆哮了一声。

    有着职业公关素养的步川小姐即便自己本人有多么不乐意,也不可能会被别人从平静的脸上发现出那一点来——于是,此时的步川小姐仅仅只是稍微侧了侧脑袋,无形之间就让秋山美奈的手指径直离开了自己那因为被轻轻抚摸而微微开始有些发痒起来的嘴唇。然后在秋山美奈露出受伤般的眼神之前,步川小姐就已经率先主动地握住了秋山美奈的手腕,紧接着就是没有丝毫掩饰意思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步川小姐默默地注视着秋山美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的眼睛,那双清澈的眼眸无形之间就安抚下了秋山美奈的情绪。

    然后,轻声而又像是宽慰一般便就缓缓地从步川小姐的口中吐露了出来:“秋山小姐……为什么今天的你会这么焦躁呢?”完全就和平时的秋山美奈不一样呢,如果看不出这一点的话那么步川小姐也就算不得什么公关工作者了。

    而发展到现在这样子的情况,步川小姐又不是星川那个天然呆,但是是明白之前的秋山美奈只是故意装醉来借题发挥罢了。

    至于原因?稍微想一想就能够大概明白了。

    步川小姐自己琢磨着估计是昨天小柴彩香那些任性的行为一不留神就刺激到了这个女人哪一根敏感的神经了吧,然后才导致今天的她变得如此奇怪……而实际上,步川小姐也的确是猜得八九不离十了。虽然说小柴彩香的行为最终由于各种各样的干涉而没有得逞,但是却也在无形之间给秋山美奈敲响了一个警钟——就算自然如何得珍惜着月川,但是别人却不一定会和自己一样珍惜着月川啊。

    ——更多人想的是尽快将月川得到手。

    没有人会一直愿意玩着大把的冤枉钱陪着月川玩着这种家家酒一般的小游戏,就算现在因为格外喜爱的情绪而处处让着月川,但是最终还是总会有人按捺不住而会对月川出手的,就像昨天那个任性大小姐一样。

    而自己……

    ——能护得了月川一时,但你能够护得了月川一世么?

    虽然曾经和月川约法三章过,而且月川也跟所有客人都做过同样的约定,但是如果这么再和月川这么拖拖拉拉不清不楚下去、如果再不在月川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特有的痕迹的话,秋山美奈还是不可避免得会害怕最终会有什么人捷足先登,然后轻易地毁掉了自己如此全心全意爱护着的月川……那种害怕自家辛辛苦苦养的好白菜被猪给拱了的心情你们能够理解么?所以这些原因无一不是导致了今天的秋山美奈一反常态,失去了往日的矜持(好吧其实平时也没多矜持),迫切地想要在步川小姐身上索取些什么来让自己安下这颗焦躁不安的心。

    然而这些复杂难堪的想法,面对着步川小姐那张清冷而又禁欲的脸,以及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时,秋山美奈却完全说不出口了。

    ——月川是如此清冷淡雅,仿佛就像是自己在慢慢地在玷污她一般。

    “月川……”

    沉着下心情深呼吸了一口气,秋山美奈强迫自己不要再焦急而毁掉步川小姐对自己的好印象,然后秋山美奈便鼓起勇气直面对视上了步川小姐那清澈得似乎能看透别人心灵一般的湛蓝色眼眸,终于还是有些干涩地开口说话了:“我只是有点害怕罢了……月川,虽然你并不属于我的东西,但是……但是……”虽然秋山美奈在张口结舌之下,还是没能把内心的想法完整地传达给步川小姐,但是对于步川小姐来说却已经十分足够了。

    轻轻抿起了唇角,步川小姐扬起了比往日略微灿烂一些的笑容。

    然后在秋山美奈看愣眼了的时候,步川小姐默默将自己的额头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地贴在了秋山美奈的额头之上——而这从未有过的亲昵之举,自然是让秋山美奈直接就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僵硬之中,她微微了瞪大眼睛只觉得这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自己这是出现幻觉了么?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般极为贴近自己的极为精致面容,仿佛稍稍一仰头就可接触到,秋山美奈只觉得十分得不真实。

    既然步川小姐能够将秋山美奈的性格给摸了个透彻,那么相同的道理,与步川小姐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的秋山美奈自然也将步川小姐的性子给全部琢磨清楚了——步川小姐与她那禁欲感满载的外表一样内心也冷淡得可怕,虽然嘴上温文有礼与顾客轻轻地谈笑风生着,但行为上却一直十分拘束地与客人保持着自己所认定的“安全距离”,就算顾客稍有突破也会被步川小姐给无形之间全部挡了回来。除了昨天那一次以外,秋山美奈从来没有看到过什么人能离得步川小姐如此之近……

    而就这么充满冷感的月川,怎么就主动贴近自己了呢?

    如果若是步川小姐那边知道秋山美奈内心想了这么多事情的话,估计只会极为轻淡地一笑,甚至还会十分不以为然的吧。

    ——给点甜头才能把人抓得更牢,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不是么?

    “秋山小姐……约定是谁也不能打破的——这是我唯一能够保证的一点。”心里默默估计着“甜头”应该差不过足够了才对,于是步川小姐下一秒便直接干净利落地收回了自己的脑袋,重新与秋山美奈保持起了距离,然后步川小姐静静地看着秋山美奈这双依旧没回过神来的妖媚眼眸——眼前的这张充满成熟魅力的脸上因为格外朦胧的样子而意外略显得楚楚可怜起来,“而且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你也一定会像昨天一样保护我的不是么?”

    说完,步川小姐的笑容似乎无形之间更加深刻一些,那不同平日的更加上扬的完美笑容让秋山美奈只觉得眼睛似乎都花了一下。

    “……你可真是狡猾啊月川。”

    忽然之间,回过神来的秋山美奈便是颇为无奈地笑了一声,然后秋山美奈那张精致缓缓转变为平静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却是满满都是“真是拿你没办法”的宠溺,那双眼眸似乎也在熠熠生辉着。

    “但是为什么我就这么喜欢你这一点呢?”

    于是,步川小姐收敛身姿般轻轻地一收下巴,略显风趣而又淡雅地承应道:“真是承蒙秋山小姐的错爱。”

    ……

    由于没有那个任性大小姐的存在,步川小姐今晚的工作也没多大的危险程度——原本以为昨天那个大小姐那些举动会像是一个导火索一样,直接引发紧接之后的连锁反应而让自己不得安生,然而步川小姐却想不到今天的客人倒是挺安分的感觉嘛?就好像昨天的那个事件从未发生过一样……不过步川小姐也真是一个被害妄想症的主,她又觉得这些人实在安分过头了,特别是以前没怎么收敛过急色性子的客人也突然变得温和有礼起来,总觉得诡异得有点过头了呢……

    难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不成?

    ——步川小姐的被害妄想症真是越来越严重了,可惜没有钱去治病啊。

    下班之后坐在休息室里的步川小姐默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了好一会儿了,才终于堪堪回想起自己好像是决定要今晚下班后去“清扫一下”某个“不可回收垃圾”呢……怪不得刚才一直都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还没做的感觉呢……

    于是,回想起要事的步川小姐自然而言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果不其然她就看到自己手机里有十几条短信以及好几通未接电话。

    ——啊啊,这么狂打电话好像痴汉好想拉进黑名单里啊。

    #痴汉联合协会对此事表示负责#

    步川小姐一边在自己心里习惯性地吐槽着一边默默地打开了手机得锁屏,然后在阿贞那“诶嘿嘿”的欠扁笑声之下径直就看起了这十几条短信的大概内容——果然和步川小姐所猜想的差不多,这些短信的内容无非就是“你就是惩罚者吗”“我成功了你在哪啊”“夭寿啊我玩脱了快过来救我啊魂淡”“魂淡你是不是睡着了故意耍我玩呢你个巴嘎雅路”“我要去投诉你”“别耍人了我真的要死了啊啊啊”“来世再见你给我等着”……等等之类的。

    哇塞,这个粉红色双马尾的打字速度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快啊,明明在生命垂危的时刻还能发出如此之多的短信真是感动世界十大人物啊!

    ——这个时候步川小姐竟然还能够如此不关己事般地吐槽着,简直就是夭寿。

    看了看最近的那条“来世再见你给我等着”的时间就是现在的五分钟之前,所以步川小姐也完全没觉得有多么慌张,反正这个粉红色双马尾还能这么像“痴汉”一样地狂发短信不是挺“悠闲”的样子嘛?估计还能撑八九个小时吧啊……

    于是内心完全没有危机意识的步川小姐收好了手机,然后就极为悠哉悠哉地朝着之前约定好的地方走去了。

    那种懒散的态度真是太糟糕了!

    真不知道粉红色双马尾的樱田诗织知道步川小姐是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到底会作何感想呢。

    #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