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珍爱生命远离腹黑

    那边的枫桦还在员工休息室里面摸着下巴想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而这边的步川小姐却是只觉得一阵阵的头大。

    虽然步川小姐本质上来说并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毕竟是变身的,即便已经用女孩子的身份活了三年多的时间……但是,果然如果被别人看见换衣服会觉得不舒服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没有人喜欢被不熟悉的人看见身体的。

    而且最为重点是那个人还竟然是她的死对头枫桦,谁知道她会不会趁机借题发挥、胡搅蛮缠呢?

    于是越想就越感觉自己的心情开始沉重起来了,步川小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好像在隐隐作疼着,大概得益这两者相加产生的印象吧……步川小姐那张径直的脸上都似乎因为心情极度不佳而渐渐铺上了一层的冰霜,让那张本就是一本正经的脸显得更是有些冷漠起来……这下子,再搭配上步川小姐那原本就十分清冷的气质,步川小姐此时在别人眼中看来就变得更加让人难以接近了,简直堪比人形制冷机呢。

    ——员工休息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联想到枫桦进去员工休息间里之后没多久步川小姐就这么气势汹汹地出来了,无论是月川派还是枫桦派都忍不住因此而浮想联翩着。

    不会真的相杀着就冒出爱情的火花来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瞬间脑补了一本百合小说的群众于是八卦之心就闹腾得更加厉害了,只是碍于步川小姐的威严而不敢随意发作而已。

    当然,步川小姐的坏心情也仅仅只是维持了短短的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在接待客人之前步川小姐就已经很快速而又熟练地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与情绪——作为一名优秀的公关工作者,可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而这么无礼地唐突了自己的客人啊……于是,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默默收敛在平静面具之下的步川小姐,优雅而又有礼地缓缓踱步到了那名一直用着完美的微笑仅仅看着自己到来的客人面前。

    露出一丝无法让人挑剔的社交性淡笑,步川小姐温和有礼地轻轻地坐在了此人的对面,然后故就抬头极为自然的与对方对视上了眼睛。

    “抱歉啊,池田小姐,让你见笑了。”

    此时步川小姐的声音平静而又轻柔,倒是完全看不出来刚才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呢,该说不愧是步川小姐么?

    “不不不……”步川小姐态度平静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反观这位被步川小姐称为“池田小姐”的女人,却随之也露出了一抹无懈可击的笑容,那副从容淡定抿着清茶的模样,仿佛能将一切都轻易得掌控在自己手掌心中一般,“倒是让我看到了意外的惊喜呢,月川。”

    “池田小姐真是说笑了。”

    心中不可抑制地就是微微一凛,步川小姐略微愣了愣,但是却并没有让这一份迟疑暴露出来——虽然知道这个女人肯定就是意有所指,但是步川小姐也只能就这么顺其自然地装傻充愣,故作自己听不懂才是最好的选择。

    池田弥生……

    这就是步川小姐面前这个身着一身保守服饰且与完全这个夜店格格不入的女人的名字,她的行事风格倒是完全与秋山美奈截然不同——比起秋山美奈极为擅长的甜蜜缠人,池田弥生这个女人却更偏向于与步川小姐保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不缠人也不会刻意靠近,所以在与她相处的时候步川小姐的压力也会感觉因此而减轻不少……大概是因为池田弥生和秋山美奈两人所处于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原因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也许身为一名“政客”的池田弥生并不怎么喜欢与别人有太过于亲密的身体上的接触。

    所以在步川小姐的角度看来,池田弥生这个女人似乎比较喜欢柏拉图式恋爱呢。

    #说白了就是神交#

    ——等一等!这是什么鬼体位啊喂!

    不过虽然说是压力比较小,但是也是有一定压力的……池田弥生毕竟是在“刀光剑影”的政场上混迹了许久的时间,所以这个女人连水深得就连处于“公关模式”中的步川小姐也无法从她那无懈可击的表面上探测到她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与之相比起来,其实步川小姐还宁愿接待虽然有一定危险性但却比较容易被自己给看透的秋山美奈呢。

    “哎,真不知道月川你为何会这么容易吸引女孩子呢。”

    轻轻地扶着自己的额头,池田弥生虽然摆出一副似乎很头疼的模样,但是她嘴角上的那一抹微笑却让人无法视而不见呢。

    所以说……这是吃醋?还是别有深意呢?

    说真的,其实真正该头疼的是步川小姐这边才对吧……池田弥生虽然从来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这点真的很好,可是总是这么客客气气地以礼相待,而且在关键时刻还一直会突然之间冒出一句十分莫名其妙的话,真的让人完全搞不懂她内心里的真实意图嘛!步川小姐十分机智地认为,这个女人肯定就是传说中的“笑面虎”准没错!虽然笑得如此有礼貌,但是一转眼就可以吃人不吐骨头,堪比腹黑的典范。

    于是,面对这种女人,嘴上要说出来的话就更要格外小心了。

    “毕竟这里都是喜欢女孩子的人……”

    步川小姐稍微无意识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故作不经意地模模糊糊转移话题道:“对了,池田小姐,今天需要点酒么?”

    “呵呵……”

    态度模棱两可、一直维持着笑眯眯模样的池田弥生突然之间就不知何意地笑出了声来,笑声低声悦耳但却让步川小姐举得不快,因为她那莞尔而笑的模样似乎在无声地说着“步川小姐转移话题的技术可真是生硬啊”一般。

    真是不爽啊不不爽……步川小姐哼哼唧唧地在自己内心里嘀咕着。

    “嗯哼,明天我有一个议会……月川,你觉得我该喝么?”双手交叉支撑在桌面上,池田弥生将下巴靠在上面,抿着嘴唇持续微笑中。

    ——所以到底要不要喝啊!光是笑她怎么可能明白啊!

    面对如此神秘莫测的池田弥生,如果可以的话,步川小姐真心很想直接一桌子掀到这个女人的身上算了——然而,这是不可以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步川小姐需要维持自己那美好的形象,更是因为池田弥生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可以随意得罪的存在……起码,现在地位日益涨高的池田弥生已经在政场上积累了一定的威势了,即便她还仅仅只是初出茅庐的新星,但根据情报上来说,这个新星似乎还格外地讨那些老政客们的欢心呢,看起来是有着准备培养“继承人”的意思。

    所以说,如果真这么一桌子掀掉的话……步川小姐不就是红果果在作死么?

    ——步川小姐可不觉得自己是这么作死的人。

    于是早就已经习惯把暴躁脾气给隐藏起来的步川小姐按捺下自己的性子,稍微迟疑地抿了抿嘴唇,于是那清冷而又和煦的气场就又随之冒了出来,步川小姐轻轻地微笑道:“这么说来,果然池田小姐还是不要喝酒比较好,影响明天的议会就不好了。”

    “不,我喝。”

    出乎意料的是,当步川小姐推心置腹般地那么说了之后,池田弥生一瞬间就又和煦地微笑着反驳。

    ——果然,这个女人的心思太难猜了。

    情不自禁地微微抽搐了下自己的眼角,步川小姐默默地看向此时笑容似乎更浓郁了几分的池田弥生,那眼神里分明暴露着深深的恶意……也许这个女人就是喜欢看自己吃瘪的样子也说不定?因为之前看到了小柴彩香那个刁蛮大小姐将自己逼入窘境之后的窘迫模样,于是这个女人隐藏在内心的鬼畜心思就因此而越发活络起来了?越想就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十分地高,步川小姐的心中立即奔腾起了千万匹草泥马,然而却只能维持着表面上的风平浪静,淡淡地说道:“如此的话,您要喝什么呢?”

    只见将下巴搭在支起来的双手智商的池田弥生,轻轻地侧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步川小姐许久之后,才轻启朱唇,缓缓地说出话来。

    “那么……就给我来一瓶‘唐培里侬·粉红香槟’(Dom-Perignon-ROSE)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轻轻地看了池田弥生一眼,步川小姐也没有再说什么话,当下就表示明白了地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在池田弥生那颇有兴致且不紧不慢的视线中轻轻地站起了身子,步川小姐朝着柜台那边稍微示意说明了一声。

    毋庸置疑的事情,魑魅的工作效率十分得快。

    不出两分钟的时间,那边的女黑服就已经将指名的酒与两杯放着冰块的酒杯恭敬有礼地盛了上来。

    “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很想说了,果然只有我一个人喝酒很寂寞呢……”看着那个低眉顺眼的女黑服用着标准的姿势满满地将酒杯给倒满,池田弥生便径直伸出右手拿起了起来,然后用着空余的左手习惯性地轻轻勾勒着酒杯杯口的弧度……感受着手里冒腾上来的凉气,池田弥生一边微笑着轻轻说着话,一边眼神就是稍稍地一挑,之后那眼神就别有深意地落在了步川小姐的身上,与此同时池田弥生的笑容更加深刻,“你难道不觉得么,月川?”

    ——劝酒?

    步川小姐立即在心中呵呵了一下,直道池田弥生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明明就连秋山美奈都没有逼她喝酒呢!

    “嗯,这是自然的事情……”首先,步川小姐当然是要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赞同池田弥生本人的观点,但是赞同归赞同,这酒步川小姐肯定是说什么都不会喝的——空腹喝酒简直作大死懂么!于是,步川小姐继续保持着自己轻淡的微笑,然后完全没有丝毫躲闪之意地径直直视着池田弥生双眼,嘴上则是极为委婉地说道,“但是可惜,我现在还是未成年,虽然很想陪着池田小姐,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池田小姐如此善解人意,一定不会为难我的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理所当然的事情,步川小姐这句话的潜意思就是“你特么别在为难我了”!

    “好吧……月川你可真是伶牙俐齿呢。”

    池田弥生倒是干脆笑着耸了耸自己的肩,然后将手中的酒直接一饮而尽,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想要继续为难步川小姐的意思了——毕竟若真要比伶牙俐齿的话,步川小姐可是完全比不上在政场里混迹的池田弥生呢。

    “不过,等到你成年之日……可定要好好陪我喝啊。”别有深意地这么说着,池田弥生那低敛起的眼眸如一池深潭一般深沉。

    可是,这句怎么听得这么像“等到你长发及腰,我娶你可好”呢?

    于是步川小姐就在心中如此大肆地吐槽着,然而表面上却还要极为温和地应和道:“这是自然,到时我定当奉陪到底。”

    “嗯……这样就好啊。”

    默默的看着步川小姐在自己面前静静地看着自己的颇为娴静模样,池田弥生便情不自禁地勾勒出一丝不同于以往的笑容,轻轻地闭上眼睛开始慢慢地品味着手上的美酒——这次她露出来的笑容似乎是一种更为真实的笑容,毕竟感觉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不同于像秋山美奈那类急迫地想要向步川小姐想要索取着什么的客人,池田弥生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平静,显得对于步川小姐似乎漫不经心。然而其实对于池田弥生来说,她仅仅只要步川小姐能够坐在自己面前就足够了。

    ——让自己能够看得到她,知道她还存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喜欢一个人,并不是要一定非要在一起,不得不说池田弥生的作风和之前那个大小姐完全不一样呢。

    其实池田弥生之前那句话的意思步川小姐倒是想得太多了,毕竟从未想过强求步川小姐的池田弥生的言外之意,仅仅只是“就算你成年了,也要陪着我啊”而已……池田弥生是一个一直都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的人。

    当然,腹黑什么并不是她的错哦。

    偶尔看看月川这么冷静的存在露出窘迫、惊慌失措的表情,亦或者为了琢磨一句话的含义而苦思冥想的样子也不是很有趣的么?

    #珍爱生命,远离腹黑#

    池田弥生更想看到的不是清冷得如一泓深泉的月川,而是更为真实的步川小姐。

    人人都会带着面具是情理之中,然而人总是会希望那个对自己来说比较特别的人会对自己卸下面具,难道不是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