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七章、豆腐真好吃④

    “月川你等着我,明天我一定会把娶你回家的!”

    还没有等步川小姐从沙发上坐起来,小柴彩香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极为强硬地对步川小姐低声说了一句——并不是表达什么其他的意思,仅仅只是在步川小姐“宣告”而已。然后就头也不回径直跑了店面之外,小柴彩香就算是被整个家族所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但是果然也不能指望她又多淑女呢……毕竟是黑○道子女,该有的行事作风还是该有的,如此雷厉风行且丝毫不犹豫,她的父亲是不是为此头疼又欣慰呢?

    看着那个刁蛮大小姐不出几秒就已经消失的背影,脱离危险的步川小姐很快就习惯性地想起了不着边际的事情。

    当然,步川小姐并没注意到旁边的秋山美奈此时高高扬起又有些恶劣性质的笑容。

    呵呵呵……真是好笑啊,明天还能不能在这家地面里见到你的身影都已经是一个问题了,更何况什么娶不娶的问题呢?想到了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秋山美奈的笑容便又情不自禁地浓厚了几分,显得格外妩媚。

    而这个时候步川小姐也终于注意到了秋山美奈的一样,自然就惹得步川小姐立即之间就感到了不寒而栗。

    ——为什么总有种刚出虎窟由入狼穴般的感觉呢?

    强硬过头、让人头疼而且还让自己不得不服软的大小姐终于走掉了,虽然情不自禁地有点担心起明天的情况会变成什么样,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请假来躲过这一场“浩劫”——来自于黑○道大小姐的“逼婚”。但是毕竟步川小姐的忧患意识太过于稀薄了,而且她的本性就是得过且过、总是想着桥到船头自然直,所以也步川小姐仅仅只是稍微苦恼了一会儿,然后转眼之间她就又十分没心没肺地直接抛置于脑后了。

    “多谢秋山小姐相救。”

    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一丝苦笑,毕竟是被人所搭救了,所以步川小姐也极为礼貌地向秋山美奈微微行礼道谢着。

    “阿拉~对于我,月川你客气什么呢~”

    面对步川小姐的拘束有礼,秋山美奈倒是不甚在意的样子,反而还有点俏皮地对着步川小姐稍微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幅模样倒是完全瞧不出她刚才面对小柴彩香时那样充满自信而又无懈可击的样子呢。

    这自然就让步川小姐心中颇为感慨。

    虽然知道到最后那群疯女人当中肯定会有一个跑过来救自己的,不过步川小姐却也完全没预料到最先出手的人会是秋山美奈呢。

    果然……虽然在自己面前极为得“小鸟依人”,仿佛一个小女人一般,但是本质身为一只“黑寡妇”的秋山美奈在必要时刻也会雷厉风行地出手呢……默默地想着这些令人脑袋疼的东西,步川小姐暗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感觉不出自己此时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子的——慢慢地从沙发坐直了身体,步川小姐想要习惯性地整理自己的西装的同时,自然就无法避免得看到自己胸前大敞的“春○光”,一瞬间,步川小姐再也维持不了平静的面具,那眉头皱得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那个任性的大小姐!这衣服可是好久的生活费啊!

    啧啧,想不到原来步川小姐这么在意的重点竟然是这个啊……真可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呢,大家快为步川小姐点蜡吧。

    不过因为要顾及自己的形象问题——总不能穿着“衣不蔽体”招待客人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所以步川小姐当然不可能把这个问题直接忽视过去,不顾秋山美奈那边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要说的样子,步川小姐就已经极为快速地率先说道:“抱歉,请容许我回休息室整理一下。”那声音依旧是平淡且不起波澜,倒是让人感觉不到步川小姐此时还在怒火中烧当中呢。

    然后就是不容拒绝地直接站起身子,步川小姐即便心中已经乌云密布般得阴沉,但是表面上却还是要维持着风轻云淡的样子。

    ——当然,就连身后那些刺人而且还丝毫不掩饰的目光也要无视个彻底。

    好吧,步川小姐那微皱着的眉头早就已经暴露了“她现在很烦躁”这个讯息了,也许步川小姐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虽然不同于往日那不温不火的形象,但是在别人眼中看来却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可言呢。

    看到在另一边明明还要照顾顾客的星川却依旧忍不住地用极为担忧的眼神看着自己,就连那个陪伴自己的贵客身边的锦秀也完全不掩饰她脸上的担忧之意,于是步川小姐也总不能让自己派阀的成员热脸贴了冷屁股——于是只好松开一直紧皱的眉头,朝着她们轻微地笑了笑表示其实自己此时并没有事(是个人都知道是胡说八道),然后步川小姐就在一秒之内立即收敛了自己的笑容,大步流星得走进员工休息间并且还轻轻的关上了门。

    ——将那些无论是充满担忧还是极为刺人的目光,全部都挡在了这厚厚的门板之后。

    终于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而在这种只有自己在的时候,步川小姐当然也可以不用继续维持着自己的“面具”了。

    于是重重地舒出了一口气,步川小姐那一丝不苟的脸在此时也缓缓地懒散了下来。

    一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一边慢慢地走到宽阔的镜子面前,步川小姐自然一眼就直接看到此时镜子里的自己模样似乎有点狼狈呢——脸颊上因之前的恼羞成怒而浮起的红意此时还未完全褪去残留着微微的余红,一丝不苟得扎在后脑勺处的低马尾似乎也有点在散开的趋势……而且其内最最最重要的一点事,自己西装内的白色衬衫的扣子竟然掉了啊!衣服很贵的啊魂淡!之前就说了,步川小姐并不是在生气自己被吃别人给豆腐了,而是生气对于自己来说这么贵重的衣服竟然被弄坏了(重点完全错了)!

    扣子坏了还让自己怎么穿啊!

    总感觉气得过头了让脑袋都有点眩晕起来了呢……

    稍微扶了扶自己发晕的脑袋,闭起眼睛的步川小姐努力抑制自己不要太过于生气,反正只是破了两个纽扣而已,自己缝补一下就好了啊。

    ——由于生活贫困,步川小姐已经被迫不得已学会了许多的生活技能了。

    于是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步川小姐默默地伸手拉开镜柜之下的抽屉,然后在抽屉里面也没怎么摸索,就直接拿出了老板曾经细心放在这里的针线以及备用纽扣——真不知道老板大人怎么会细心到这种程度?难道说是因为曾经发生过很多类似的事情才这么“有备无患”么?一边想着不必要的事情,步川小姐已经一边将自己的西装外套以及掉了纽扣的白色衬衫给缓缓得脱了下来,仅仅只是在自己身上只留下了一件单薄的工字背心。

    单薄的工字背心当然不可能担当得起阻碍春○光这项艰巨的任务,步川小姐那青涩而又美好的身形被勾勒得一览无遗,暴露在外的肌肤更是雪白得几乎让人几乎移不开眼睛,仿佛从未晒过阳光似的。

    不过没关系,反正没有人在不是么?

    ——步川小姐此时如此得淡定,也真不知道是不是为自己树立FLAG。

    而且不仅如此,仅穿着一件背心的步川小姐还顺势将绑着自己头发的皮圈直接给扯了下来,利落而又柔顺的金黄色头发便就在一瞬间之内极为自然地散落开来,轻轻地披在了可以说是瘦弱的肩上。

    此时步川小姐在看看镜子里的自己……

    没有了公关模式那凌厉气质的保护,也没有那笔挺西装的修饰,镜子里的自己可真是出意料之外的楚楚可怜啊……

    由于员工休息间里不可能有“监控”这种不和谐的存在,而且此时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再加上现在是上班时间不可能会有其他的员工进来到这里面,所以步川小姐对于此时的样子也没过于在意,更没有升起什么防备的心思,直接就无所顾忌地就坐在了镜子前面的凳子上,然后轻车熟路地拿起细线穿过了针头,拿起自己的衬衫就开始细心地缝补了起来——步川小姐已经很熟悉修补衣物了(毕竟贫穷所逼),缝两个纽扣也仅仅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罢了,所以步川小姐也不怕自己在这里呆太久而怠慢了外面的客人。

    再者说了……

    遇到这种事情,她没拍屁股走人已经非常好了!难道就这么偷懒休息一两分钟的时间也不可以吗?

    #听起来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等轻轻松松地把白色衬衫给缝补完成之后,步川小姐便情不自禁地扬起了笑颜,习惯性地拿起衣服朝着镜子那边对着自己略微比划了一下——然后,就自然而然得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背后似乎大大方方地站着一个不速之客正在笑眯眯地看着好戏,让步川小姐直接就微微瞪大了眼睛,笑颜也瞬间凝固了。

    下一秒,步川小姐便已经十分迅速得拿起衬衫遮住了自己的身体,立即转过身子微微带着一丝无法抑制的薄怒,低声质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