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六章、豆腐真好吃③

    再一次进行说明,如果可以的话,步川小姐肯定会直接一拳头砸在这个任性大小姐的脑袋上算了!

    然而,并不可以。

    步川小姐感觉自己活了这二十多年的人生简直就是白活了,完全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生气过!

    那迫不得已而被迫暴露出来的敏感肌肤,没有一会儿就感觉被一大波的视线刺得如同针扎一般,步川小姐自然是知道周围的那些人都在像是看好戏一般地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第一次破裂了一丝面具的步川小姐被彻彻底底地围观了!确切地说那些人还是在十分痴汉地盯着她暴露出来的肌肤看,妥妥的不怀好意好么!不仅如此,步川小姐那双敏锐的耳朵甚至还听到了某些人竟然还在默默地吞口水当中……不用多说,那一瞬间,生气的步川小姐简直感觉自己可以直接跑去毁灭世界了!

    这下子好了,自己积累了这么久的威严瞬间就被一扫而空了。

    步川小姐都不敢想象这个大小姐这如此莽撞的行文捅破了这层无形约束着她们的隔膜之后,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们之后又会有什么举动!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嗯,这句用来形容步川小姐还真是意外得微妙呢。

    感觉到小柴彩香目光烁烁地不由分说就默默探首贴近自己的脸,而且还有越来越近的趋势,步川小姐瞬间感觉自己的眼角在狠狠地抽搐当中……这个大小姐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啊!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张旗鼓地做这种事情啊?默默咬牙切齿的步川小姐内心化身吐槽体,简直被气得都要语无伦次了——在小柴彩香即将就要径直贴上自己嘴唇之际,步川小姐一下子就伸手抵住了小柴彩香近得不能再近的嘴唇,而且还是用上了力气在强制着,直接就隔绝了两人之间的嘴唇。

    虽然说自己的身体被她给压得死死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步川小姐会就这么乖乖就范。

    步川小姐之所以现在还不直接伸脚踢走小柴彩香,仅仅只是因为秉持着公关基本准则里的“以顾客的安全为优先”罢了,这个大小姐就别想着再得寸进尺了——当然,如果真的危害到了自身,那步川小姐诶肯定就直接开踹不解释。

    “月川,跟我走吧。”

    如此近距离的贴近步川小姐,小柴彩香自然十分轻易地就感觉到了来自于步川小姐那边的抵触之情十分得浓郁,如同一个密封的铁罐头一般让人无从下手——当然,这也在小柴彩香的预料当中,毕竟轻易被自己攻克的月川就不是月川了……于是,小柴彩香扬起了极为璀璨的笑容,对着步川小姐笑得更为得灿烂,她努力压制着自己的行径不要太过于强硬,让步川小姐感受到她的真心实意。

    #小柴彩香求婚发自真心#

    ——为什么会这么想要打死你呢?

    “小柴小姐……我仅仅只是一介公关而已。”面对着这样子的攻势,步川小姐却是完全不为所动,径直皮笑肉不笑地轻淡说道,然而步川小姐的这份可以说是淡然过头的笑容却在小柴彩香的眼中看来却仅仅只是“逞强”罢了。

    “那又如何?我要你就好了——”

    然而温柔的话语还没说几句,小柴彩香那身为黑○道儿女本性就又暴露无遗了。

    小柴彩香那双过于单纯而又执着的眼中径直迸射出了极为炙热的占有欲,让被盯着冷汗直冒的步川小姐都感觉自己仿佛都要内伤了。

    就在这种两人都互不让步地僵持不断有伤风化的时候,出来解围的并不是那些望而生怯的女黑服们,也不是在旁边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月川派成员,更不是那群乐得在那边围观着这等“百年难得一见”的好戏上演的枫桦派成员,反而还是身为步川小姐顾客之一的秋山美奈……这个打扮得极为成熟妩媚充满着女性魅力的都市丽人,踏着脚下五厘米的高跟鞋极为有气势地咯噔咯噔几下,就径直走到了这里得事发现场。

    虽然走过来那么得有气势,但是抬头一看脸就完全让人忍俊不禁了。

    只见秋山美奈那张精致的脸上布满了冷峻的黑气,即便没有听见她说话,但是从她那黑得不能再黑的脸上仿佛就能听到她在咆哮着“特么老娘都不敢这么吃月川豆腐啊啊啊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妖精啊啊”……

    ——好吧,以上纯属夸张,人家只是脸黑得堪比包公罢了。

    “这样子不好吧……小柴小姐。”

    如同京剧变脸一般,秋山美奈一眨眼就收敛起之前走过来那副浓浓妒妇的模样——变化之剧烈让人不得不感慨一下女人这种生物的可怕执行。只见此时摆出一副知性丽人模样的秋山美奈饶有兴致地玩弄着自己并未涂上指甲油的靓丽指甲,声音更是极为地温和平淡得让人生不起敌对之情:“为何不回家先跟你的父亲讨论一下呢?”看到小柴彩香已经不自觉地被自己给吸引到了注意力,于是秋山美奈微微一笑,便让自己强制露出了“最为和善的笑容”。

    如果在场有熟知秋山美奈的商人在场的话,便会立马明白这是秋山美奈准备“坑人”的标志了。

    而这个任性大小姐被保护得这么好又没经历过什么世间冷暖,自然不会有什么戒心可言。

    温和的声音再搭配上这个极为和善的笑颜,秋山美奈此时的样子仿佛在说着什么推心置腹最为真挚的话语一般,立即就让小柴彩香这个涉世不深的大小姐立即就恍悟大悟般地挑了挑自己的眉,单纯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停下了与步川小姐的僵持继续望着秋山美奈。

    那副翘首以盼的模样似乎在等待秋山美奈还有什么建议要跟自己说,完全不觉得秋山美奈会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真是一个大小姐啊。

    秋山美奈在自己的心里极为恶劣地露出了一丝嘲讽般的笑容,但她的表面上却还得维持着该有的善意。

    “现在月川被你吓成这样子(步川小姐表示此话真是一派胡言)……何必要这么步步紧逼着她呢?既然你自信月川绝对会被你所拥有,那为何不退一步,留给了月川一点自己的空间去接受这个发展呢?”看到小柴彩香似乎有点开始赞同自己的观点了,于是秋山美奈更趁热打铁一般地更为为和善地继续说道,“正好,你也可以用这时间和自己的父亲商量啊——父亲是你最亲近之人,好好交流一番的话,肯定会理解你的对不对啊?”

    想到平时父亲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样子——仅仅只是唯独这次的“相亲”态度稍微强硬了一点,小柴彩香就情不自禁地微微点了点头。

    ——父亲他一定会理解我的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自我中心患者总认为自己,小柴彩香并不觉得父亲会不理解自己。

    “然后的话……你不就是可以理所当然且光明正大地娶走月川了么?反正,月川总归会是你的……还是说,你是没有这个自信不成?”诱劝与激将法双重使用,秋山美奈十分熟练地将小柴彩香这个没有防备心的大小姐的心理给轻易地操控于自己手掌心上。

    至于善意?

    呵呵,瞎说什么鬼话呢,明明秋山美奈这涌现出来得满满都是恶意啊。

    谁会像这个大小姐一样喜怒露于色呢?

    小柴彩香被自己全家族的人像掌上明珠一般所宠爱着,所以是当局者迷,自然是不可能知道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父亲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老顽固,是绝对不可能允许自己所宠爱的宝贝女儿和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公关在一起的——即便如今的这个社会对同**者比以前宽容了不少,但也总有这些固执己见的人存在不是么?秋山美奈虽然是商场上的人,但为了自己商场顺风顺水她当然也会适当地接触黑○道,自然也收集了不少关于小柴组的信息……

    也许这一次小柴彩香强硬地把步川小姐拐走的话,那么有可能其结果还有可能会如她想的那样完美也说不定呢……

    毕竟小柴彩香那对她宠溺过头的父亲估计会因为小柴彩香这雷厉风行的行为而稍微妥协一下子——毕竟人都拐过来了嘛,那还能怎么办呢?那个老顽固估计会觉得反正人都在自己眼皮子低下肯定也闹不出大风浪,等小柴彩香这阵子闹心过去了,总归会好的……

    当然小柴彩香口口声声说着的“结婚”是不可能这么轻松的,还需要小柴彩香软磨硬泡,不过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但是如果回家理谈的话……

    呵呵哒,她那个父亲估计会先入为主地直接以为自己亲爱单纯的女儿被哪个没有节操的坏心眼公关给骗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毕竟公关形象就是在很多人眼中就是如此不堪,就算小柴彩香怎么表示自己非月川不娶也是没用的,她的父亲本来就是这样子的老顽固不是么?然后不仅如此,也许这个老顽固还会为了“让女儿尽早脱离苦海认清坏心眼公关的真面目”而选择把她软禁起来也说不定呢……呵呵呵呵……

    不得不说,秋山美奈这一瞬间里想出来的这个损人又利己的方法还真是有足够阴的呢。

    但是那又怎么样?

    是小柴彩香她自己不顾大家共同默认的规矩率先动手的,更何况也是她自己胸大无脑造成的结果,还能怨得了别人嘛?最好她那个老顽固父亲软禁她个一年半载,如果能趁早逼她结婚那简直就是最好不过了——秋山美奈就是如此不动声色却又极为恶毒地想着的。

    然后面带和善笑容的秋山小姐就在自己心里暗念了一声“计划通”。

    果不其然,被说服的小柴彩香直接兴冲冲地从月川身上爬下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仿佛真的看到了自己与步川小姐在父亲的祝福下结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