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二章、迷途的小绵羊③

    拉着这小绵羊靠着一条小近路十分快速便捷地离开了这条歌舞伎町之后,步川小姐便直接放开了小绵羊的手腕。

    瞥了一眼小绵羊,这头小绵羊还是一副浑浑噩噩搞不清楚事态发展的蠢萌样子。

    于是步川小姐不禁微微头疼地扶了扶额头,然后微皱着眉头言简意赅地说道:“快回家,下一次不要再到这种地方来了。”

    “为什么啊?”选择性忽略了步川小姐那头疼的样子,小绵羊直接瞪着自己那双人畜无害的大眼睛,自以为很有威慑力其实却毫无杀伤力地看着步川小姐——她愈发觉得肯定就是自己面前这个死人脸把自己可亲可爱的学姐给吓走了!没有错,肯定就是这样子的!小绵羊真心觉得自己真是机智如她心细如发,立即就识破了这些“阴谋诡计”。虽然眼前这个死人脸外表长得很好看,但是果然越好看的人心肠就越歹毒!

    于是,小绵羊看着步川小姐的眼神就愈发谨慎提防起来了,好像步川小姐下一秒就会卖掉她似得。

    #狗咬吕洞宾#

    自然能从小绵羊那刺人的眼神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步川小姐不禁开始微微抽搐着眼角。

    步川小姐难得善心大发救一个人,怎么现在的剧情跟说好的剧本完全不一样啊?说实话,步川小姐现在忽然觉得她真该让银澜把这个死心眼的死孩子好好地骗一顿才好,免得让这只蠢羊连最基本的好人坏人都傻傻分不清。

    “被人骗了还在那里乐呵呵得帮别人数钱。”

    但是木已成舟,救了的绵羊也无法烤掉吃,所以步川小姐也只能用这一句话反击过去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了。

    “骗?”

    大概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语,小绵羊立即开始眨巴起了大眼睛。

    ——啧啧,越看就越觉得真是一张足够可怜吧唧的蠢脸啊。

    “要不然你以为呢?”重重地暗叹了一口气,本来是怕麻烦而不打算解释的步川小姐现在也不得已地开始解释了——免得这个死心眼的蠢孩子再度遇到银澜还会屁颠屁颠地凑上去愣是让她骗,要不然她岂不是白费功夫救她了嘛?“银澜并不是像你想象得那样美好,她更不是你的学姐——她在骗你,懂吗?那里是公关店,靠着客人点酒来赚钱的,你刚才差一点就点了一瓶起码有四千块的酒。”步川小姐的头真的好疼啊。

    “四、四千块?!”

    大概是听到了和想象的数额完全不同的数字,小绵羊差点就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直接呛死,然后连忙咳嗽了几声。

    怎么会有这么贵的酒?!

    下意识地,小绵羊立即就在自己脑袋里噼里啪啦地计算着这么一瓶酒换算成RMB足够自己奢侈几天。

    “而且你还把自己的学校和名字都爆出来了,就差没有爆出自己的住址——要不是你在银澜眼中并不是一个富家子弟,要不然她肯定会直接找到你的学校来然后进行下一步的诱骗计划,懂吗?啊,你竟然是‘樱女’的人?啧,该死,早知道就不应该救你才对……”现在才意识到对面这个小绵羊所穿的校服代表着什么,步川小姐就不禁狠狠抽搐了一下自己的眼角,真心觉得自己是活腻味了找罪受。

    樱井私立女子学院是一所贵族学院,进去上学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普通人?而这种富二代官二代被骗了三四千又有什么问题啊?

    和银澜一样,步川小姐被这只小绵羊那全身上下充满的平民气息给活生生地欺骗了……

    #原来小绵羊才是最会骗人的那个#

    “不可能……你骗我对不对!”

    并没有听见步川小姐后面那自言自语般的话,小绵羊无论怎么样都无法相信那个对她笑得那么好看的银澜是为了骗她才故意装得这么和蔼……倒是眼前这个死人脸的家伙——明明长得这么好看但却摆出这样子的死人脸,还用那种“你就是笨蛋”的气人语气跟她说话,肯定她才是真正骗她的人!

    自顾自地胡思乱着的小绵羊,直接就拐入了自己思维的死胡同里面,钻着牛角尖。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对天发誓,步川小姐真的是不止一次地感觉到自己要心力衰竭了。

    这个死孩子真的是太容易被骗了,而且还特别得死心眼……于是,步川小姐啧了一下嘴,不得已只好说出更加可怕的真相了:“我骗你作甚?而且我告诉你,如果要是银澜知道‘樱女’是一所贵族学院,里面上学的孩子都是名门子弟的话,估计现在的你已经在她的床上了,知道吗?很多像你这样子的单纯大小姐已经被她骗上床了,骗色骗财还骗心——堕入她的温柔陷阱里面,你就只能一直都心甘情愿地为她付钱懂么?”

    在这个混乱的圈子里呆久了,即便步川小姐自己本人洁身自好,但是那么不堪入目的东西作为老大的她还是知道的。

    “……”

    直接就被这样子不堪入目的真相给吓得说不出半句话来了,小绵羊呆愣了足足有半分钟,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大概对于这只小绵羊来说,这种“贵圈真乱”的世界实在是太容易摧毁她的三观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然后,被当头棒喝的小绵羊回过头来再想想也总算是有了点疑惑的苗头了。一开始,银澜就太过于热情了,而且银澜也没有直接承认过她是自己是学姐——全部都是自己想当然地自认为的。而且明知道自己是三年级的备考生,却还想要让她点酒……这一下子,小绵羊一抹脸,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叫做“色令智昏”。可是,就算知道自己真的是错怪好人了,但是看着步川小姐那张欠扁的死人脸,心高气傲的小绵羊可不想表现出什么自己知错了的表情。

    “这么好心好意地救我,你肯定也只是想要我的钱对不对?”

    ——于是,小绵羊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掩饰自己的虚心了。

    然而回过神来的小绵羊也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实在是有点过分啊……毕竟人家的的确确是救了她,虽然每时每刻都在鄙夷着她的智商,但是这份救人之恩的确是存在的,小绵羊然后又开始犹豫起来了。

    可是说出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而想要道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绵羊苦恼中#

    “嗯,的确。”

    出乎意料的是,步川小姐倒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极为十分坦然地承认了这一点,但是她却反而勾起了一抹风轻云淡的淡笑,然后屈指弹了一下小绵羊的脑门——趁机报复了让自己头疼这么久的怨念,凉薄地说道:“但是前提是你很有钱而不是你爸妈有钱,而且……我是要你‘自愿’给我付钱,而不是‘骗’,懂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当然,这些都只是富丽堂皇的话而已,步川小姐也没少用“骗”,只是没有像银澜用得那么泛滥那么充满恶意罢了。

    ——本来公关的惯用手法就是“骗”嘛,只是分开善意还是恶意罢了。

    从一开始没有用“公关模式”而是用自己的真正性情来面对这只小绵羊,步川小姐就是抱着“这货不是自己目标”的想法来的。

    本来被步川小姐那一抹淡笑给直接看花了眼睛的,但却又被步川小姐的那个弹指给弹得疼痛不已,从花痴世界回过神来小绵羊立马甩头让自己恢复神智,以免又再一次色令智昏,心中简直就是愤恨不已,

    她怎么会对着这个死人脸犯花痴?

    就算死人脸长得很好看……不对,才不好看!简直就是难看死人的死人脸!

    小绵羊尽显嫌弃之态。

    而且表面上还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但是到头来不还就是想要钱嘛?真是虚伪——虚伪至极啊,这个死人脸真是耍得一手好欲擒故纵!小绵羊紧握自己的拳头,深刻坚信自己已经重拾了智商,暗暗决定她迟早会剥下这个死人脸那虚伪的外表揭露她的真面目的!

    “我会再来的!”

    看着步川小姐那完全不将自己看在眼里的逐渐远去的身影,小绵羊极为气势磅礴地大喊了一句,颇有决一死战的风姿。

    “未成年人不欢迎入店。”

    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步川小姐也没多想什么,就觉得这是熊孩子的赌气之话而已(人家比你大),于是便极为随意地回应了一句,就连自己的脚步也没停下半分——毕竟店里面还有自己的客人在等着自己呢,哪里还有时间和这个蠢孩子玩下去呢?但是步川小姐却还是失算了一点,想不到这个死孩子将来竟然还真的成了自己的顾客之一啊……第一名没有用“公关模式”诱拐到的顾客,步川小姐应该觉得开心吗?

    开心个鬼啊!烦都烦死了好么。

    ……

    “月川大人那是在做什么呢?”对于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就拉着一个少女离开店面,星川自然是表示自己理解不能。

    这是在抢客人?

    不过看步川小姐所接待的那些无法估量的顾客对象,估计也不需要抢客源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所幸亏星川的智商十分正常,并获得没有什么奇葩的答案。

    “你觉得一个未成年女孩子来到这里合适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说着就看到星川忽然对自己瞪起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就好像在说着“我生气了”了似的,锦秀这时候才堪堪想起来星川也仅仅只是一个未成年的高中少女罢了,便连忙笑着改口道,“当然不包括你啊星川——我只是说作为顾客来到这里而已。你要知道,这里的人可是没有几个是好人,像刚才那位NO.4……她可会骗人了呢,如果她愿意的话,都可以骗得那些单纯女孩子堕落成风尘女子呢。”

    “风、风尘女子?!”

    大概从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这个词语,星川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要不要这么可怕?

    “为什么客人要做到那种地步啊?”睁着余惊未去的眼睛,星川的声音都情不自禁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地低下来了。

    无奈地笑了笑,锦秀见到她这模样着实可爱得可以,于是便捏了捏她的脸继续说道:“为了留住公关的心啊……被薄情的公关骗走了心之后的下场就是不断地付钱获得所谓的‘爱’,可是钱总是会花完的那一天对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那么就只能去赚钱了……而赚钱来源最快的,自然就是‘出卖身体’了。”

    #天惹噜#

    #麻麻,这里好可怕#

    发觉到星川一下就马上苦下了脸,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锦秀也不想让她对这份职业有不好的主观观念,便连忙开解了起来。

    “当然不是所有的公关都是这样子啊!”

    所幸,星川还是个单纯的孩子,抵触的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

    “虽然说银澜——也就是刚才那个NO.4,她并非是一个很好的公关,但其实她也没有把人推入风尘那种地步,她仅仅只是喜欢勾搭有钱的千金大小姐,没有钱的女生只是会被她痛宰一笔之后放过的……其实我刚才说的那些可怕手段,是这条歌舞伎町上的男公关们善用的伎俩而已,同样身为女人的我们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同胞给往地狱里逼呢?对吧~”说完,锦秀便就有些俏皮地向星川稍微眨了眨眼睛。

    看到锦秀这么努力安慰自己的模样,星川便忍不住呵呵笑了出来:“嗯,对啊……毕竟月川大人和锦秀大人你们都是好人呢!”

    #步川小姐获得好人卡一枚#

    ——真不知喜得好人卡步川小姐心情如何呢。(步川:好人卡是什么鬼,能卖钱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