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教导

    看到老板那瞬间冷脸的样子,步川小姐就知道老板肯定跟她说过这件事情。

    ——所以无论怎么说,都是这个孩子天然呆了。

    稍微走上前一步颇为无奈地看着这个已经把自己的真名给爆出来的少女,步川小姐湛蓝色的眼眸不起波澜,清冷的声音平淡而又缓和:“在这个地方——为了保护个人隐私是不能说真名的,特别是像你这样子的学生,注重隐私更是格外得重要。”由于现在是为了教导这个天然呆的家伙,所以步川小姐一反常态违背原本形象地说了很多话。毕竟如果言简意赅的话,步川小姐也怕这个天然呆会听不懂。

    真的,绝对不能指望天然呆的智商。

    步川小姐看了老板一眼,老板也立即心领神会,淡淡地开始说道:“这个孩子的花名是‘星川’。”

    而这个时候这个倒霉孩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做错了,然后就立刻红着脸鞠躬道歉表明自己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总感觉撞名了#

    #无论是真名还是花名上#

    这个新来的女孩子真名里和步川小姐一样姓氏里面有个“川”字,而“川”这个字则一直被步川小姐认为是自己名字的重点——毕竟步川小姐的前世姓“川”嘛。而在花名上,步川小姐是月川,这个孩子却是星川……无论怎么看都是彻底撞车了好么!

    #老板你个懒癌晚期#

    吐槽欲爆棚的步川小姐疯狂地在自己心里刷着奇奇怪怪的弹幕。

    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现“日川”啊?

    难道以后要组成一个“日月星三川组合”不成?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步川小姐自己的被害妄想症而已,步川小姐知道肯定只是“巧合”,于是很快就对老板说道:“那么老板……这一次教导我让锦秀当我的副手可以吗。”一切都在步川小姐的计算之中,老板不出意外就直接点头默然允许了——锦秀是这家店里排名NO.3的治愈系女公关,而且还是月川派阀里的第二把交椅,所以脑筋又不慢的老板大人自然也就明白了步川小姐是真心想要培养这个“星川”了。

    而且老板知道步川小姐似乎已经看出了这个新来的孩子最适合发展的路线了,要不然怎么会找锦秀过来呢?

    没有错,步川小姐的确是看出星川十分适合成为一个治愈系的女公关。不过也仅仅只是和锦秀同样适合治愈系女公关,步川小姐知道星川却并不适合全搬照样地直接学习锦秀。如果硬要说个理由的话……

    ——锦秀是以温柔为主的治愈系女公关。

    ——而这个孩子看来只能是以天然呆为主的治愈系女公关了呢……

    步川小姐在心中暗暗决定了一个似乎十分伤人心的决定,要是星川知道了的话她肯定会哭倒在厕所的。

    然后不久后,被召集的锦秀就出现了。

    之前就已经说过了,锦秀是一位治愈系的女公关,并且她的类型是以“温柔”为主的——锦秀长相偏向于温婉和善,一眉一眼都突出和谐的婉约之风。如此外表,并非像步川小姐亦或者枫桦那样子会让人一眼会觉得惊艳的类型,但是却极为有典雅的气质,就如同那些典型之中的江南女子一般,一举一动都别有尔雅之姿,光是站在那里静静微笑就能让人感受到美的享受……当然这种类型也是大和抚子中的典型范例。

    锦秀穿着的和星川一样是米白色的西装,但是人不同穿出来的感觉也不同,锦秀全身能够透出一股浓浓的清雅之美态。

    #直接说星川太蠢了就好了嘛#

    ——你真的想让星川哭倒在厕所吗?!

    “月川大人,外面的顾客还在等着你呢。”

    一看到步川小姐就立即提到了还在外面等待着的顾客,这的确就是锦秀的作风无疑。一个治愈系的女公关,是所有公关系别里面最为顾客着想的。但是由于太过于为顾客着想导致自己的业绩上不去(毕竟老是会关照到顾客本身的经济能力),所以这个类型会被某些其他系别的女公关给调侃为“至愚系”——不过步川小姐可不会这么想,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原则,而且一味地去压榨顾客的钱财其实也并非正确的做法。

    可以说,治愈系其实是一种放长线钓大鱼的做法。

    如果钓上一个大势力的千金或贵妇人的话,那么她们就绝对逃不出这个处处垫满了棉花的温柔乡里了。

    ——而已经登上NO.3位置的锦秀很明显是已经成功了的范例了。

    顺势稍微地点了点头,步川小姐表明自己已经明白了。

    然后用自己的眼神示意了一下星川——这个倒霉孩子愣了三秒才明白过来,步川小姐便带着两个人走出了员工休息室。

    “作为一个公关,赚钱固然很重要,但是最为重要的是——治愈顾客的心灵。”一边走向那边已经等得急不可耐的顾客,步川小姐对着星川一边说着话,当然湛蓝色的眼睛并没有瞥向她,步川小姐依旧还是目不斜视地走在路上,

    “而且一味得压榨顾客的钱财,是不可能得到顾客的倾心的……涸泽而渔焚林而猎,是最愚蠢的办法,懂么。”

    说了一大堆浅白的话,但星川却还是似懂非懂的样子。

    而用自己的眼睛余光将这一幕看在眼底的步川小姐,也不觉得星川这个蠢萌能在一瞬间就明就白这些,于是再补充了一下。

    “这些在你之后的工作当中你自然会明白……总之,以心交心,切记。”

    说完了这些之后,步川小姐便就眼帘微垂,淡漠地登上了久候自己多时而显得有些急迫的秋山美奈所坐的雅座智商,然后极为优雅地一弯腰,步川小姐便行云流水般地单膝跪在秋山美奈的面前,轻淡而又素雅的声音慢慢地响起:“今晚我是你的,我的大小姐……”自然而然地牵起秋山美奈已经伸过来的右手,稍稍地在其洁白的手背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吻,“抱歉让你久等了……今晚你又来了呢秋山小姐。”

    然后眼角微微地眯起,步川小姐展露出了无懈可击的完美公关式笑容。

    “月川~你终于来了!”

    虽然对于步川小姐轻吻自己手背感到了点点的羞涩,但是见到步川小姐的喜悦之情却是直接将这微不足道的羞赧给冲刷掉了。

    秋山美奈激动的样子毫不掩饰,几乎整个人都要扑在了步川小姐的身上似的。

    然后激动够了的秋山美奈连忙将被动的步川小姐给拉到自己旁边坐下,然后双手极为亲昵地环住步川小姐的肩膀,明明该是充满妖娆的眼睛此时却极为亮晶晶直盯着步川小姐没有丝毫瑕疵的侧脸看——果然无论什么时候,她的月川都是这么得好看啊。

    于是,情不自禁地,秋山美奈的语气也变得稍微有点娇嗔起来了。

    “月川月川~今天我可是特意推掉了生意过来找你的哦~”

    啧啧,真是可怕啊,一个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狠厉女人,此时竟然如同一个向男友撒娇的小女人一般楚楚可爱呢。

    自然不好评价秋山美奈这样子的行为到底如何,步川小姐只能是稍微点头以示自己的回应,然后嘴上还要适当地委婉道:“秋山小姐如此赏脸,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当然,那轻淡的语气上是完全听不出丝毫“惊”的感觉,而秋山美奈看起来也早就习惯了这一点的样子,依旧美滋滋地搂着步川小姐的柔若无骨的腰肢,若有若无地淡淡汲取着步川小姐身上的淡淡清香,笑容开始愈发灿烂起来。

    虽然此时是安静而又充(bei)满(chi)温(dou)馨(fu)的时刻,步川小姐感觉到另一边有个女公关正在向自己快速地使着眼色。

    那是自己派阀的成员,步川小姐直接心领神会地默默点了点头。

    ——看来今晚依旧会很忙呢。

    步川小姐在心中默默地无奈感慨着自己天生的劳碌命。

    然后任由秋山美奈如同痴汉一般抱着自己有一段时间之后,步川小姐才慢慢地说道:“那么秋山小姐,请恕我稍微离开一下。”

    嗯,没错,真的是很痴汉呢这个女人。

    随便不情不愿,但是秋山美奈还是艰难地放开了步川小姐纤细的腰肢,脸上的不甘愿之情完全暴露无遗,但是她的嘴中却还是如此说道:“那么,要早点回来哦月川……”然后,秋山美奈就眼睁睁地看着步川小姐那充满别样诱惑力的背影逐渐地远离着自己。

    ——月川是不会抛弃自己的。

    秋山美奈深深地知道这一点,她知道步川小姐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的。

    于是冷静而又干练秋山美奈重新回来,她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重新戴上面具,与代替步川小姐过来的那位女公关笑眯眯地交谈了起来。

    而在旁边第一次看到这一幕的星川自然感觉到极为不可思议——确切地说,是十分得费解。正好旁边有个貌似对这里的工作十分熟悉的锦秀在身边,于是直接化身为好奇宝宝的星川干脆就转头极为认真地询问道:“公关工作不就是要陪顾客的嘛?为什么月川大人只是陪了那位小姐仅仅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就走了呢?”虽然本身没有工作过,但是没有吃过猪肉难道还没看过猪跑吗?

    所以就算星川是一个新人,但是她自然也是对公关工作有一份自己的看法。

    “这是自然。”

    锦秀温柔地笑了笑,轻轻地回应了星川的问题。而正是锦秀那充满了气质的一瞥一笑直接就让星川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耳边那属于锦秀的声音也是极为暖洋洋的,仿佛充满了无尽的耐心。

    “但是一个公关不可能只有一个顾客啊……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每一个顾客分到的时间都要十分得均匀,而且也不能长久只呆在一个顾客身边——要不然就会显得偏心而让其他的顾客感觉自己被冷落了……”

    突然就稍微地停顿了一下。

    心细如发的锦秀看到星川现在能跟得上自己的节奏并且可以听明白之后,才继续保持节奏地慢慢继续说道。

    “而现在正是开店的时候,但是等待月川大人的顾客却已经有好几位了,所以月川大人现在的首要任务并不是陪伴在顾客的身边,而是要抓紧时间在这些顾客里全部都现身一遍才行——这样子才能让客人们觉得自己的等待没有白费……自然,就算时间短暂但这也是允许的。”

    “哦哦哦~原来如此啊……”

    无辜地眨巴了几下橙色的大眼睛,星川那张完全藏不住心事的脸就立刻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般的表情。

    “果然月川大人很厉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