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庖丁之奸商本色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解一百零五章 尹解树的请求

    “叶大哥,诸位兄弟,大伙辛苦了......”

    在郑呈离开的间隙,刘化云又寻到了正在组装火枪的叶旬席等人,叮嘱他有空再打造几只短火铳和枪弹后;

    便带着二十杆火枪和几箱子散弹、出了神机营向驸马府而去。

    “大人,这就是火枪吗?”

    “不错,这就是火枪。”

    “大人,这火枪威力大吗?比弓箭如何?要怎么使用?”

    “呵呵,等过两天你们就知道了,至于使用,这样吧,我给你们演示一下......”

    回到府中,在寻来的十几个木匠、瓦匠师傅们,于演武场内忙碌之际,刘化云将卢峰郭敬等人系数唤来。

    这些儿郎都是第一次接触火枪,忍不住很是欣喜的问来问去,刘化云让他们练习瞄准的同时,也在不厌其烦的解释着。

    当初福王供门客、死士操练的演武场虽然很大,但这种改良后比现在的欧洲火枪、要强上许多的火枪,射程轻轻松松就能达到一百五十、甚至两百米。

    唯恐儿郎们平时操练时,射穿后面的围墙误伤到家丁、丫环,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还是要提前准备好的。

    比如说,用相隔一两米的多层木靶来加强阻力,用砖石将围墙加厚加固......等,这些准备下来,没有两三日也是弄不好的。

    因此,刘化云只是让卢峰、郭敬等人拿着空枪熟悉操练,并没有提供枪弹。

    “老爷,有客人找您?”

    临近中午时分,几个夫人都还没有回来,看门的家丁沈磊,却面色古怪的跑过来通禀道。

    “谁找我?不会是那高丽小妞吧......”

    吩咐卢峰等人继续轮流熟练火枪的操作,离开这处偏院,向前厅走去的途中,刘化云撇了一眼身边的青年,哈哈一笑问询道。

    “就是尹解树小姐,那个找了您许多次的高丽小宫女。”

    他不在的这大半月,尹解树曾去过好几次侍郎府,沈磊都有些怀疑、她和自家老爷有不纯洁的关系了,听老爷如此说,便憨憨一笑如实回答道。

    “你小子这是啥眼神,她找我又能如何?你家老爷行得正坐得端,还怕夫人们吃飞醋不成?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笑骂了身边的青年一句后,刘化云迈步走入了厅堂之内。

    大半月不见,当初那个高丽小妞憔悴了许多,连春花端过来的茶水,她都没有心思去触碰。

    “解树小姐,你找我何事?”

    知道高丽使团一直逗留在京城不肯离去,定是有事要求大丰帮忙。

    如果是小事的话,老爷子早就应允了下来,尹解树又何必三番两次的、想要求自己;

    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骚骚一笑,刘化云冲她点了点头,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刘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尹解树挤出一丝微笑,起身向他施了一礼。

    “那好,春花你先下去吧。”

    “是,奴婢遵命。”

    在春花离开后,刘化云摆了摆手,“坐吧解树小姐,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刘公子,解树这次来是请你帮忙的,东瀛和女真都想入侵高丽,我们的兵马实在难以抵挡......

    李家王朝一直和你们大丰世代友好,皇上却不愿出兵援助,你不是想要解树吗?只要你肯帮说服皇上,帮我们度过危难,我就从了你。”

    这些时日,东瀛的大批船只在釜山海域徘徊,并和高丽的守军时而有些摩擦,丹东的女真铁骑更是蠢蠢欲动;

    腹背受敌的高丽,很容易就会国破人亡,李成赞几次面见何瑜请求援兵,都被忧心大丰局势的老皇帝给回绝了。

    万般无奈下,尹解树就打算牺牲自己,只是寻了好几次刘化云,他都不在侍郎府,今日好不容易见到了他;

    咬着下唇将这些话说完后,此女已深深的低下头来,眼圈竟中有水雾打转。

    这小妞,你也太高看自己了,莫说当初那只是玩笑之语,就算我真的喜欢你,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不知深浅的去劝皇上出兵啊......

    再则,现在前往高丽只有两条路,一是将女真打回腹地,从丹东进入高丽;

    另一条便是要渡海,即使从烟台出发,几百里的航程也不是大丰如今的水军,能轻易做到的。

    “哎~~~,解树小姐,实话实说,我当初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你无需如此......

    至于帮忙吗?我会尽力劝劝皇上,如果老爷子铁了心要不管不顾的话,我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心中腹诽的同时,叹息一声,刘化云说的很是委婉。

    “刘公子,拜托了,你一定要帮帮我们高丽,呜呜呜......”

    听他如此言说,知道自己清白无忧的尹解树,心中反而有些失落,再联想到高丽的近况,竟呜咽的哭了起来。

    我去~~~,老婆们快回来了,这小妞在此时啼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啥天怒人怨之事呢?万一要是被撞个正着,老子岂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个,解树小姐,你莫要哭泣,高丽又不是真的全无希望......”

    心中腹诽的同时,刘化云急忙开口如此说道。

    “刘公子,此话怎讲?”

    “尹小姐,你们高丽与东瀛、女真的摩擦,又不是最近一两年才有,不客气的说,几百年前他们就有吞并你们的心思;

    可如今高丽还还不是李家王朝的天下,你放心,真到了国破家亡的那一刻,就算是最普通的高丽百姓,也会起来反抗的......”

    见高丽小宫女止住了哭泣,刘化云淡淡一笑,继续循循善诱道。

    “可那样我们的亲人、不是大半都会死去吗......”

    刚刚燃起希望的尹解树,脸色顿时又黯然了下来。

    你妹的,你们的亲人性命宝贵,我们大丰的儿郎、难道就那么不值钱。

    到了此刻,刘化云总算明白了高丽使团的用意,不是他们没有一战之力,而是想要借助大丰的兵力、抵御外敌罢了。

    正所谓唇亡齿寒,要是放到大丰鼎盛时期,派出人马从丹东进入高丽,援助他们阻击东瀛也未尝不可,只是现在......

    “解树小姐,我们大丰有句话古话、叫求人不如求己;

    与其将希望寄托在渺茫的外援上,还不如征调国内的青壮年,组成全民皆兵的预备役,将来犯之敌全部歼灭......”

    “刘公子,你说的不无道理,只是高丽毕竟羸弱了许多年;大丰和我们世代友好,能否请求皇上,借给我们一些大炮和火枪.....”

    其实,尹解树想要索取的是制作火枪、火炮的工艺图纸,不过她也知道神威大炮和火枪、对大丰有多重要,便退而求其次的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