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龙珠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禁第七十三章 被囚禁的精灵

    第七十三章 被囚禁的精灵

    “如果觉得无聊,那就为我培养出一些精灵吧,在未来,我还需要她们为我做事呢,你也应该可以在她们之中寻找几位作为同伴吧,这样一来就不会孤单了呢。”

    澪一脸认真的看着孙悟空:“培养精灵…这样真的可以帮到悟空哥哥吗?悟空哥哥会开心吗?”

    “只要澪帮我培养出所有类别的精灵,我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知道了,我会帮悟空哥哥培养出所有的精灵的。”澪的双眼突然多出了别样的神采,那是有了绝对要完成的目标才会出现的眼神。

    然后,把目光定格在了狂三与魔王折纸的身上:“既然你们两个也是从三十年后穿越来的,也就是说,你们也是我培养出来的吧?”

    “咦?!”狂三闻言,好似醒悟了什么,突然朝孙悟空看了过去:“喂喂~~我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才被她给盯上的吧?”

    随即又是灵光一闪:“如果我现在把这件事告诉她,历史会不会因此而改变?我的挚友也不会被我杀死了?”

    孙悟空却是摇头:“改变不了的,就算你说了,她也会忘记。”

    “为什么?”

    “每创造出一个新的精灵,澪就会失去一份力量,相对的,记忆也会随之受到影响,混乱或消失。”

    “这是世界之力为了修正被我改变的历史而出现的负面效果,它想要将我带给澪的影响在不知不觉中给抹除掉。三十年后的村雨令音不就是已经把我给忘记了吗。这就是世界之力在我不在的三十年里,修正了历史所带来的效果,连我都被忘记了,你认为澪还会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像是这个世界在针对你呢。”狂三一脸莫名意味的笑看着孙悟空。

    孙悟空却是两手一摊:“就是在针对我,因为我已经超出了它的掌控,想要让被我改变的命运按照原本的轨迹运行,它就只能想方设法的把我留下的踪迹给抹除掉;因为它撼动不了我这个存在,就只能用抹除我留下的踪迹这唯一的办法了嘛。”

    狂三闻言,却是一脸无语的乍了乍she,连世界的命运都无法奈何得了的存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啊?竟然只能无奈的退而求其次的用抹除他的踪迹这一条路了,想想怎么觉得有些可怜呢?

    “走吧,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情,这是属于澪的历练,等回到三十年后,我把消失掉的记忆再恢复过来就行了,不需要多加理会。”

    孙悟空说着,随手在身前一划,面前的空间立马撕裂开一道门户般的裂口,裂口尽头的亮光处,是通往三十年后的世界。

    与恋恋不舍的澪告别之后,孙悟空三人先后走进裂口当中。

    “澪,那我们三十年后再见了,到时希望你已经培养出了几位令我满意的精灵了。”

    “我会努力的!”澪捏着拳头,一脸的坚定,然后转瞬又是被满满的不舍所取代。

    只是空间裂口已经如水流一般愈合…

    三十年后的现在。

    在帝国饭店东天宫顶楼的总统套房内,威斯考特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并且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扬起下巴,颜色黯淡的灰金色浏海随之轻轻摇晃,如同锋利刀刃般的锐利眼睛眯了起来。

    现在威斯考特的视线前端,放了一叠用长尾夹固定住的文件,这是他这几天为了营救艾伦而得到的情报。

    两天的时间已经过去,派去的所有援救人员,只要是一接近或美岛便会无故失踪,再无音讯。

    “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阿尔提米西亚…”威斯考特向对面坐着的一名少女看了过去,忍不住笑意的他将手掩住ui角:“那或美岛怎么就变成只进不出的恶魔之岛了呢?连丁点的信号都是发射不进去呢,真的厉害呢,对吧?”

    名为阿尔提米西亚的少女并没有去看威斯考特的ui脸,面无表情的道:“或美岛显然已经对外完全封锁,已经被不知名的力量所隔绝,我们再一味的试探已无意义,若真想救出艾伦前辈,就只有竭尽全力,发动总攻。”

    “总攻吗…总觉得没有什么胜算呢…”威斯考特眯着锐利的眼睛,看不出是什么意味:“不说那位奇特的‘男性精灵’,对方的背后还有一个伍德曼不得不考虑呢…真是遗憾啊~竟然没有查出确切的情报,了解到像艾伦那样的人竟然会输得那么彻底…”

    沉思片刻,威斯考特突然站起身来,眼神越加的锐利起来:“只有一天的时间了,艾伦绝对不能失去…看来只能用最后的手段了…阿尔提米西亚,走吧,我带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de社,一处隐秘的实验基地,说是实验基地,还不如说是一处关押着精灵的牢笼。

    一名少女被kun绑在一根柱子上,浑身密布着伤痕,身上也是被套着禁锢灵力的仪器。

    而一名左眼带着眼罩的阴邪女子正拿着一把小刀,在她的身上一刀刀缓慢的切割着,声音充斥了癫狂与阴毒:“不愧是精灵呢,明明每天都会割那么多刀,却都是复原了呢,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真好啊~~精灵,真是叫人羡慕的物种呢…”

    少女咬紧着牙关,两眼充斥着怨毒的怒视着她。

    自从被抓住关在这里后,她都受着非人的折磨,这样的痛楚似乎已经都快被她习惯了。

    但除了用怨毒的眼神瞪视着对方,她已经没了任何报复对方的手段了。

    “呵呵~~真是美ia的眼神呢~每次看到你这充满怨毒又无可奈何的眼神,真叫人止不住的兴奋呢~呐~~今天你要xian受几刀的乐趣呢?要是让我满意了,我会多赏你几刀哦~”女子的脸上充斥着邪意,彷如恶魔般让人深恶痛绝。

    作为在监狱中施行刑法工作的人,她本身就不能用正常人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