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为元始大天尊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百百六十八章 帝十皇

    前来虚行天域,李玄生并未打算与张百忍相见,免得对如今刚刚有些稳定的虚行天域局势造成不必要的影响,虽然很无奈,但似乎如今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都他人造成不可捉摸的结局。

    云判山颠迅速现身的那批人,自然是张百忍一行,二十多年不见,他的修为也已经达到大修士圆满水准,随时可以准备度过三灾九难,成就法则之位。

    不过要说普通的修行者度过三灾九难之后,然后根据己身所悟的法则纹理,可以顺水渠成的掌控法则,位列法则强者,但这一点,对于世俗王朝的修行者来说,却非这般。

    根据神力宗的典籍传承上记载,在上古时期,人族九大天域尚未完全确立,那个时候,世俗王朝的力量颇为强大,而且从太古末期一直到上古末期,接连出现好多几近大一统的世俗王朝。

    毕竟,统一的王朝对于那时的人族来说,无论是从调动资源,还是从调动其它一切事物,都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不仅如此,世俗王朝统辖诺大的人族疆域,气运汇聚,贯通人皇之气。

    上古一整段的岁月中,亦是出现了好多修为强大的人皇强者,掌控人皇之气,加持人族疆域的气运,能够成为那个岁月的人皇,修为最低也是极限层次。

    人皇的强大,不仅仅体现在修为上,更是体现在调动国运的能力上,身处国域之中,若是修为强大的人皇,基本上堪比尊位强者,而且历经无尽岁月磨合,历经无数人皇参悟天地法则,总算是找出一条适合人皇专修的法则之路——帝皇法则!

    而且这条帝皇法则在上古末期,中古初期的之时,被人族最后的几位人皇参悟至极致,以法术势为核心,参悟天道之力,熔炼一切,统辖一切,威震一切。

    一言而为天地之法,人皇持之言出法随,人族疆域内,闻声者任何人都得服从!

    以法为本,便有了势,统御人族疆域内的一切,携带浩荡之势,无论对方是何等层次的强者,如此威势之下,也得化作灰灰。

    而后以术为调和,执掌阴阳,调动天地权柄,以此操纵麾下群臣,让其力往一处使,一同将王朝的力量发挥而出,让王朝的威严弥散寰宇。

    不过很显然,人皇的这种道理与人族九大道尊的理念是不合的,而且可以说九大道尊便是人皇最大的敌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或许在每一位人皇实力不足的实力,还不会有这种心思,但如果等实力达到一定层次,一切就都说不准了,或许也正是因为此,帝皇之道才会被九位道尊联手灭掉。

    诸天之中帝皇之道尽管很强大、很霸道,但尊位之下尽为蝼蚁不是说说,冥顽不灵之下,再加上诸子百家的乱动,妄想掀掉头顶高高在上九大道尊。

    那一段岁月,诸子百家为之破灭,人族王朝的最盛之势消失不存,九大天域体系真正建立,从此人族进入九大无上宗门的时代,至于王朝,也就在虚行天域、碧空天域、天机天域内留存。

    实力弱小,对于无上宗门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

    而今,观张百忍周身汇聚的人皇之中,法则神眸之下,高空深处,一缕缕浑厚至极的金黄色尊贵气息中,竟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丝丝更显无比尊荣的紫气。

    紫气纵横其内,搅动无形风云,非有法则八次劫雷以上的修行者,想要窥探到很难,而且随着张百忍周身的人皇之气越发浓郁、霸道,跟随其后的两位法则强者,法则气息都隐隐的受到极强压制。

    “说起来,近些年,除了我们之外,到还有一批不知底细的强大存在在张百忍麾下听任差遣,其中修为最高的,足有初入极限层次的实力。”

    “数十年来,都一直隐身于张百忍的一旁虚空护持,据我许久查看,应该不是大正王朝的底蕴!”

    隔层空间深处,李玄生等人俯视而下,张百忍一行人浩浩荡荡而出,神魂之力四射,想要寻找他们的踪迹,不过,以他们的实力似乎还不够。

    看着张百忍等人的出现,一侧的禹馀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二十多年前,本尊派遣自己前往虚行天域,一者为了云觉等人的修为,一者便是为了关键时刻能够护持张百忍。

    但自从自己一行人出现在虚行天域没多久,便又是一些人同样出现在张百忍身侧,实力清一色的法则修士,而且传承古老,行事隐秘,估计除了自己之外,就连云觉他们也不清楚。

    “嗯,无论对方是谁,你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以了,只要你等的修为尽快提升,那个时候,无论是任何阴谋诡计,都只是小道。”

    “云觉,你等继续好好修炼,不要辜负为师的希望,禹馀,他们与冥河就交给你了!”

    踏立绝颠,些许因果根本近身不得,神通轮转,一切谋划不可能落在自己身上,神眸深处流光闪烁,造化纷飞,对于禹馀所言的信息,记在心中,并不太在意。

    比起那些事情,元始之体第五转更值得自己深入其中,话音缓缓,一如之前所想,并不准备现身相见张百忍,对着身侧的禹馀嘱咐一声,而后深深的对着面前的诸弟子看了一眼。

    周身九彩神光忽闪,不多时便是凝实的身躯化作虚无,隔层空间纹丝不动,本体却是完美的融入空间,消失在诸人的感知之中。

    “恭送师尊!”

    “……”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能够见到师尊一面,总是好的,诸人神色虽有不舍,但也明悟师尊言外之意,而且师尊也已经是说了,如果他们的修为都达到一个层次,便可以全部返回神力宗,再次聆听师尊教诲。

    己身一人离去,留下冥河与禹馀呆在一起,以禹馀的修为提升速度,对比冥河的修为恢复速度,将其牢牢看住,不成问题。

    “师叔,难道张百忍除了我们之外,还另外请了别的势力助阵?”

    对于刚才禹馀师叔与师尊的对话,云觉等人听在心中,近些年,自己执掌大正军中冶炼处,对于军中内务了解的也不清楚,但是听刚才禹馀师叔所言,另外一批更加隐秘的人物也有些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