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灵异档案II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7第章

    “吼——”

    百花羞似乎神智不清一样,发了疯似的张开了长满倒刺的大口,奔着晓日就冲了过来。

    晓日赶忙纵身提气,骑着老嫂子避开了新嫂子。

    嘎嘣一声,百花羞的巨口一合,发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没有人怀疑,挨上她这一口,势必会筋断骨折。

    “嫂子,不要咬我呀!”晓日在天上乱飞,同时打出一道降妖帖:“嫂子见谅,叔叔得罪了!”

    一道降妖帖飞出,直接射在了百花羞的嘴里。

    百花羞的花蕊一颤,紧接着绵软下去,巨大的娇躯抽搐了几下,随即显露出一个衣不蔽体的漂亮女子。

    雪白的身体躺在一朵巨大的花瓣中间,关键部位被长发遮掩,若隐若现。

    幸亏晓日此时在嫂子身上,不然的话,只怕他会一头栽倒,鼻孔喷血。

    “看啥呢?”冷寒冰杏目竖立,瞪了晓日一眼:“该你看吗?自己家没有咋地?是不够白还是不够浪?满足不了你了呀?”

    “没没没!”晓日赶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敖琳和冷寒冰压下云头,落了下去,随手把解博闻扔在一旁,正要上前查看百花羞,忽然心生警觉。

    金光火光一同迸现,叮当两声,拦下了从斜地里飞出来的两枝木箭。

    晓日听到声音察觉不对,一低头就看到一个绿色的人影在树林见穿梭不停,而冷寒冰的左臂和敖琳的右肩上分别插着一根绿油油的木箭,两个人疼得呲牙咧嘴,豆大的汗珠挂在额角,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一个是自己大姐,一个是自己老婆。

    晓日见状立刻以手轻抚,压下了大嫂的头,直射过去。

    那绿色人影见晓日来势汹汹,转手又是两箭射出。

    冷寒冰和敖琳异口同声提醒他:“小心!”

    同时,她们俩也瞅准机会,反扑向那人影。

    结果却万万没想到,百花羞使诈,根本没有被降妖帖降伏,幻化出两根长满了尖刺的长藤,将她们二人脚腕捆住。

    冷寒冰随即身燃烈火,敖琳也遍体金光。

    星辰之力岂是这凡妖能够抗衡的?霎时间就将妖藤摆脱,不过经过这么一耽搁,刚刚的良机已经稍纵即逝,那人影又开始隐匿在绿树丛林之中。

    “亢姐姐,不对劲儿呀!”冷寒冰对敖琳说道:“怎么感觉这箭上有毒呢?”

    “我也感觉到了,而且这毒专门针对星力来的!”敖琳看了一眼地上趴着跟死狗一样的解博闻,摇头叹气:“真是一点儿都指望不上!”

    “汪!”解博闻在昏迷中还不忘了反驳一下。

    冷寒冰双臂一震,将毒箭逼出,提一口星力,发现越发来的缓慢。

    百花羞从地上爬起来,“呸”的一口吐出了被乳白色黏液包裹的降妖帖。

    “吼——”

    一声怒吼,百花羞的两只手臂幻化成狰狞的树枝巨爪,向敖琳她们抓来。

    “来得好!”敖琳不禁喜上眉梢,她不怕百花羞现在发难,怕的是等毒发之后,她无半点儿招架之力的时候,百花羞如果那个时候发难,那么她就惨了。

    一掌拍在自己的肩膀上,毒箭被震出的同时,自己也被这一巴掌干吐血了。

    不过这口血没白吐,化作金色血剑被敖琳抬手一抄,反握住,给百花羞直接来了个仙女撩桃,直奔她胸口两颗沉甸甸的果实去了。

    冷寒冰就算没有星力,也是少有的武林高手。身法不必多言,翻身就躲过了百花羞势大力沉的一抓,直接上了她的背后,一把薅住百花羞的树叶“背背佳”,充满威胁的说道:“不住手我就不客气了!”

    百花羞怡然不惧……走光,依旧反抗。

    冷寒冰眼睛里闪出一抹坏笑,大喝一声:“见证奇迹的时刻到来了,快看!”

    哗啦——

    估计百花羞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耍流盲的高手呢!

    顿时惹来那个人影和晓日共同的目光,火辣辣的!

    就连解博闻都勉强睁开一丝缝隙,偷瞄不已。

    百花羞这回是名副其实了,双手抱胸,啐了一口:“粗鄙!讨厌!”

    转头扎进泥土之中,化作一朵含羞草,叶络闭合得死死地,就像没穿背背佳的少女在面对一群色狼时候的样子。

    百花羞遭遇如此大辱,那人影自然是不干了。

    呜嗷喊叫的就奔着晓日使劲去了,一连几箭射过去,个个冒着绿烟,一看就是剧毒之物。

    冷寒冰看着那人影癫狂的样子,皱着眉头问道:“这家伙是奎木狼大哥吗?”

    敖琳摇了摇头,说道:“奎木狼光明磊落,是断然不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的。但是也没准儿,毕竟现在他还没有开启灵智,谁知道他修出什么鬼东西了。”

    她们俩悠哉游哉的聊着天,晓日在天上可就没这么清闲了。

    幸亏嫂子给力,告诉晓日:“坐稳了,让嫂子来!”

    敖岚的身法那是没得说,晓日只觉得晃晃悠悠飘忽不定,忽高忽低如波涛伏起,但是始终不离一个“稳”字!

    地上的那个人影射了七八箭,都被晓日轻松躲避。

    终于,那人影按耐不住了,这一次没有脱手就射,而是瞄了半天,只见他一会儿开弓一会收力,不断的摩擦着弓弦,也不知道这是在酝酿什么大招。

    晓日不得不提醒敖岚:“嫂子,小心了!”

    “瞧嫂子给你露点儿啥的!”敖岚信心十足的回答道。

    等了许久,就连敖岚都有点儿沉不住气了,开口问道:“你他妈还有完没完了?要射就射,不射滚蛋,在这儿比划什么玩意儿呢?”

    那人影冷哼一声,放下了瞄了半天的弓箭,哑着嗓子说了一句:“我就蹭蹭,不射!”

    敖岚一口老血好悬喷出,这他妈不等于在玩她一样吗?还从来没人敢这么调戏她!

    “干他!”

    敖岚一声令下,晓日只觉得丹田下升起一股阳气,瞬间贯穿全身,鸿鸣刀一声长鸣,自己就钻进了晓日的手中。

    如同失去了地心引力一样,晓日好像一条鱼似的在空中游了下来,速度极快的射向了那个绿油油的人影。

    那人影见状,反手抄起木弓,弯膝蹬地,好似蚂蚱一样弹跳而起,在半空中跟晓日相遇。

    鸿鸣刀直接斩在了木弓的弓弦之上,就听那人影:“啊呀!”一声,弓弦应声断裂。

    那人影一个不防,被晓日一脚蹬在了心口,直直坠地。

    地面上早有等候多时的冷寒冰,一个劈挂直接将他夯进芬芳的泥土之中,化作一株毒藤跟含羞草为伴。

    也不知道是躺够了还是毒散了,解博闻一个激灵从地上滚了起来,一口咬破中指,在那毒藤和含羞草外画了个圈儿,口中还念念有词:“画地为牢,汪汪!”

    圈画好了,解博闻绕着那俩玩意儿跳起舞来。

    敖琳眼睛一亮:“这是大天狗舞!”

    虽然不知道大天狗舞干什么用的,可是天色确实是发生了变化,原本还晴朗无云的天气忽然就乌云密布,将太阳牢牢的遮挡起来。

    树林里顿时升起了一片雾瘴,月亮静悄悄的显露出来。

    解博闻边跳边叫,月亮忽然射下一道光华,正好落在他的脑门儿上。

    就见他打了个冷颤,眼睛一下子翻了上去,嘴一张,吐出一口月光。

    照射在那个圈子当中,含羞草和毒藤瞬间枯萎,好像被寒霜打过一样。

    “汪汪汪汪!”

    一连串的叫声似乎在发出什么暗号,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云开雾散,月隐日出,周围却陷入了一片让人心慌的寂静当中,连虫鸟都敢乱叫了。

    “怎么回事儿?”晓日不解的挠了挠脑袋:“这是嘎哈呢?”

    “我把他们暂且封印起来了。”解博闻说:“真没想到,奎木狼大哥被戴了绿帽子!”

    “啥?”晓日指着那株毒藤问道:“就是这货?”

    解博闻点点头:“看样子,就是了!”

    “那咋整啊?”晓日有点儿懵圈儿:“这种事儿咱们不好插手吧?”

    “插手就算了,但是苦头还是要吃一点儿的!”解博闻说着,手一翻,变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在那毒藤上轻轻一割便割开一个小口,流淌出绿色的汁液。

    小心翼翼的收集起来,又是一顿“汪汪”,那绿色汁液好似滚开沸腾了一样,在他掌心翻腾不止,最终变成了黑色的粉末。

    解博闻打了个指响,将黑色的粉末点燃,过了好半天才升腾起一缕青烟,他递给冷寒冰和敖琳:“先把毒解了!”

    她们俩好似取暖一样,将掌心放在青烟上面,不一会儿功夫,那青烟就变得乌黑,而她们俩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晓日有些纳闷儿:“你们是星君,怎么这么容易就受伤了?”

    还没等她俩开口,解博闻在一旁解释道:“这毒藤可不是凡物,它是瑶池里的花茎!”

    “花茎?”晓日一愣:“这玩意儿也能成精?那下凡是为什么呢?哎呀,卧槽,我猜到了!”

    解博闻点点头,似乎知道晓日想说什么:“你猜得不错,想当年东华帝君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能撩动白牡丹的凡心,这应该也是一样的。”

    “孽缘啊!”晓日撇着嘴说:“这要是让奎木狼大哥知道,多闹心!”

    “那有什么办法?”解博闻苦笑着说:“仙子本来就跟地主家的丫鬟差不多,可能这位小仙女就是看管瑶池的,一没留心就被这瑶池莲花给看上了。被罚下凡间之后,没想到这莲花牺牲自己,以花为身,给了她一个百花羞的身体,而自己就成了这副模样了。”

    “啧啧!”晓日感慨不已:“这小仙女也算是魅力惊人了!就是不知道本来面目是啥样!”

    “咋地呀?你还有啥想法呀?”冷寒冰中毒稍浅,率先恢复好,奔着晓日就走了过来,撸胳膊挽袖子一副你死定了的模样。

    晓日赶忙摆手:“别误会,我是纯好奇而已!”

    冷寒冰白了他一眼:“切,别整得跟家里没有似的,啥满足不了你呀?”

    “都能,都能!”晓日唯唯诺诺的说道。

    敖琳紧随其后恢复好,一把将那黑色粉末打散,似乎极为厌恶,同时笑着说道:“你俩这狗粮轻点撒,我有点儿想我大宝哥了!”

    “可惜呀,大宝哥终究是个凡人……”

    晓日话没说完,就看敖琳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他心中一惊,连忙问道:“难道……不是?”

    “哈哈哈!”敖琳笑道:“你猜呢?”

    解博闻眉头一皱:“可是我怎么没察觉出来呢?”

    敖琳微微一笑:“心月狐的道行恐怕就连你哮天犬也不及呢!”

    “难怪!难怪!”解博闻恍然大悟道:“居然没发现,原来他是心月狐,哈哈哈!难怪我一点儿都没察觉呢!”

    “那什么时候去接引他?”冷寒冰问道。

    敖琳笑了笑:“不着急,先把百花羞带上,咱们去找奎木狼!送他一份大礼!至于我大宝哥嘛,他还没准备好,且让他再做几天凡人快活快活。一旦接受了传承,那么剩下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解博闻深以为意的点点头:“是啊,那可就是生死一念间了!”

    “可是这毒藤,哦不,是花茎怎么办?”晓日问道。

    “可怜他一身本领为爱牺牲,也一道顺了吧。”解博闻一脸坏笑的说道:“也是个宝贝,就他这破甲毒性连星君都防备不住,说明一个问题!”

    “啥问题?”晓日追问道。

    “他是专门修炼对付星力的。”冷寒冰冰雪聪明,一下子就领会到其中的玄窍:“他怕有一天奎木狼会找到百花羞,于是便修炼出了专门对付星辰之力的毒功,这样就能在暗处下手。因为他自己也知道,真刀真枪的干他无论如何都不是星君对手,只能用点儿下三滥的招数!”

    “如果是专门修炼对付星辰之力的……”晓日眼睛一亮:“那对付天罡地煞不也正合适吗?”

    解博闻满意的点点头:“说的就是,那天罡地煞一定不知道我们得了这个宝贝,哈哈哈,到时候等着吃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