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凉婚我的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43章 虎口脱险

    贺纪辰俊脸上的冷色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缓和,沉声道:“让何胤接电话。”

    李维看了眼何医生。

    贺老爷子的目光也随着看了过去,锐利且带着浓浓的警告。

    何胤慵懒的接过电话,幽幽道:“贺总,你女人不过是因为情绪激动引起心率过快,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贺纪辰抿唇,沉声道:“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想我报告。”

    “嗯,好。”何胤淡淡的答到。

    他这不算说谎吧,慕深深的病情确实不算太严重,他可没说她还在休息间里。

    ……

    与此同时,裴毅大手探入婚纱下面揪住慕深深的底裤,正打算撕碎最后一层障碍的时候,门突然砰得一声被大力推开。

    刺眼的阳光从门口照射进来,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定定的站在门口。

    裴毅蓦地停下动作,缓缓扭头,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瞳孔不由微缩。

    慕深深趁机一骨碌滚下沙发,逃离了裴毅的掌控。

    门口的女孩穿着价值不菲的白色淑女风连衣裙,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精致的妆容更加衬托出她豪门名媛特有的骄傲矜贵。

    裴毅皱眉,这个完全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被打扰的不悦,但一闪而逝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裴毅起身,瞬间恢复了风度翩翩的俊雅姿态,淡淡道:“诗函。”

    傅诗涵看着他,委屈的红了眼眶,然后又愤恨的瞪着慕深深,看她的眼神像看着一只毒蝎。

    原本她并不相信那条匿名短信的内容,会来这里也是半信半疑,却不想会看到这样不堪的画面。

    傅诗涵强忍着胸中的怒火,良好的教养让她没有尖叫着上去厮打那个勾引她男朋友的女人!

    她声音微微颤抖,带着浓浓的质问道:“裴毅,她是谁?你跟她在做什么?”

    裴毅起身:“她是我以前的下属,受伤了,我在帮她检查。”

    他对傅诗涵说话时宠溺的语气就好像他深爱着她一样。

    裴毅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傅诗涵面前,伸手抚摸她柔软的头发,没有丝毫被抓奸在床的窘迫。

    傅诗涵紧紧握紧拳头,用力咬着后槽牙,再傻她也知道他们刚才想要做什么。

    可是她那么喜欢裴毅,他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已经把什么都给了他,怎么可能舍得分手,怎么甘心被这种下贱的女人抢走男人?!

    傅诗涵眼中闪过一抹森然之色,回眸看向裴毅的时候却只剩下委屈和爱恋:“阿毅,我打你电话你一直不接,我是太担心你所以才逼问出你的下落,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裴毅眸底有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脸上却是一片温柔。

    他伸手抬起傅诗涵尖尖的下巴,低头在她唇上辗转舔咬,宠溺道:“我怎么会生气,我高兴还来不及。”

    “真的?唔……”傅诗涵正要激动的说什么,唇便被男人封住。

    慕深深看着旁若无人大秀少儿不宜戏码的两人,暗暗瞟了眼门口,她是不是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开溜。

    然而,这个想法才冒出来,就听傅诗涵娇媚道:“阿毅,能不能让慕小姐回避一下,我……想你了。”

    暧昧的语气带着浓浓的暗示,故意宣示着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所有权。

    裴毅瞥了慕深深一样,眼中带着意味不明的光,冷冷道:“带慕小姐下去休息。”

    “是。”黑衣保镖恭敬领命,将慕深深押了下去。

    然而,他们刚走出别墅,保镖忽然捂住她的嘴巴,拖着她就往地下室走。

    慕深深一惊,用力朝男人的胸部肘击过去。

    男人一声闷哼,松开了她。

    慕深深刚要逃跑,忽然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了她的脑袋。

    “别动!”

    慕深深动作一僵,下一秒太阳穴便被枪托狠狠砸了中。

    “唔1;14八471591054062!”她只觉得头部一阵剧痛,嗡得一下,意识有一瞬间的空白,身体晃了晃,眼看着就要跌倒,用枪砸她的保镖一把将她扛了起来。

    几个粗壮魁梧的大喊猥琐的嘿嘿笑着,一起朝地下室走去。

    其中一个保镖不安道:“老黑,她可是裴少要的人。”

    老黑猥琐道:“姓裴的现在哪儿顾得上这女人,反正不是处上几次都是上。况且,这可是林小姐命令,玩死了有雷二爷顶着。”

    ……

    另一边,宴北刚要接听慕深深的电话,电话却突然挂断了。

    他立马打过去,那边却传来一阵忙音。

    心里涌起浓烈的不祥的预感。

    “小岩,你姐姐可能出事了。”

    “什么?”正在替宴北处理伤口的慕岩动作一顿,眼中满是焦急,“她不是和贺纪辰在一起吗?”

    想到某种可能,宴北迅速编辑了一条信息出去,很快就收到了回复:裴毅,桃园,危险。

    宴北倒吸一口冷气,急道:“岩,你现在去警局,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让警察出动,我先去救深深。”

    “不行宴大哥,你伤得太严重。”慕岩看着宴北肚子上汩汩冒出的血,宴明江为了不让宴北破坏他的计划,居然朝宴北开了一枪,还把他关在了地下室。

    慕岩凝重道:“警局那边根本不会听我的,宴大哥你去警局,我去救姐姐吧。”

    时间紧迫,根本容不得他们在这里争执。

    宴北想了想点头:“好,这是地址,我手下的人全给你,在我赶来之前,务必保护好你姐姐。”

    慕岩郑重点头,坐上另一辆车,几辆黑色轿车跟着疾驰而去。

    ……

    慕深深被重重丢进车里,摔得她一阵气血翻涌。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男人便提着裤子钻了进来。

    慕深深大惊:“你干什么?”

    男人猥-琐的笑:“当然是干你啊小宝贝,乖乖的就不会痛了呦,还会很爽哦。”

    慕深深低咒一声,一脚便踹了过去。

    男人猝不及防,“啊”得一声惨叫,直接从车门口摔了出去。

    众人一时间愣在原地,谁都没想到那么柔柔弱弱的小女人居然敢朝他们老大脸上踹。

    慕深深迅速打开另一边的车门下车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