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十一章 水猴子们

    “爹,你回来啦?”

    “丫头,把这个热一热。”

    易少丞呼出一口白气,从木枪头取下一个袋子,这里面装着一些刚买回来的盐水熟鹿肉。

    这几年下来,两人相处很融洽,易少丞完全适应了当铎娇爹的身份。

    每次易少丞狩猎归来,便是小铃铛最高兴的时候。

    她会兴奋的替易少丞温上一壶烈酒,然后端出易少丞带回来的小菜。此时易少丞清理完挂在羊毛袄子上的茅草,回到屋中,小丫头已经把吃的全部准备好了,等着开饭。

    “爹。我给你斟酒。”

    易少丞目光略作疑虑,端起的酒盅稍顿,随后一饮而尽,眉头渐渐舒展,他看了一眼小铃铛盯着自己,于是道:“你也吃,等吃了这顿饭,我去找无涯,让他给我们抓几条大鱼回来。”

    无涯——早已成为那窝水鬼里的首领。

    “爹,外面这么冷,大师兄他们会不会冷,会不会捕不到鱼呢?”

    “傻丫头,你这大师兄,早就习惯了水下的生活。况且其他的水猴子一到冬天,皮毛都会长厚,才不知道什么叫冷呢。水越冷,鱼就越不爱动,到时候咱们挨饿,它们却是鱼舱满满,羡慕都来不及,你还担心什么?来,乖女儿,再给我倒一杯,有件事情我可是要吩咐你,这些日子外面不太平,千万不要乱跑。”

    易少丞咕哝咕哝几口就把一杯水酒喝完,见小家伙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不说话。

    “丫头,咋啦?”

    “爹,外面到底怎么啦,什么叫不太平!”

    毕竟年幼,铎娇并不晓得,哪是天下都像河畔镇这么和平安泰。

    易少丞叹口气,其实他心中藏着事情,并没有对小铎娇提起。

    刚才打猎归来,在镇上和镇长蒙大爷聊了一会儿天,才知道秋季从皇城中传来滇国国主孤军奋战,已被敌酋斩杀的消息,整个滇国举国哀悼。

    滇国国主不是别人,正是小铃铛的生身父亲。

    她父亲阵亡了!

    这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易少丞听起来觉得竟是如此凄凉。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易少丞捏了捏铎娇的小脸蛋,回答道,“不太平的意思就是,外面到处在打仗,我觉得不安全。不过河畔镇可能会好些,等这次大雪之后,我去山中建一座木屋,到时候我们挪到里面去住。”

    看到老爹今天有些沉重的样子,铎娇似懂非懂。随后,为易少丞又倒了一杯酒,她把酒坛盖子封紧了一些,冷眉相对,说:“爹,这是最后一盅!”

    “多谢女儿哈!你就是我的金疙瘩。”

    这回可是铎娇额外开恩,多赏了他一杯,易少丞哪能不高兴?

    小丫头倒是越来越懂事了。但易少丞隐隐对铎娇的未来有些担忧,她这滇国公主的身份,何时才能点明?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放下酒盅,吃了少许鹿肉,易少丞将屋内火盆升起。

    走到墙边摘下木枪与弓箭,临走时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铎骄说道:“再过些日子就到元岁了,我得带你去镇上买些新衣裳,到时候漂漂亮亮的,一定比别人家的闺女漂亮。”

    铎骄想了想,摇摇头。

    “怎么?”易少丞疑惑道。

    “爹,我还有好几套衣服呢。回头,你给我买根红色的头绳好不好?我头发长了。”铎娇一边说,轻轻撩了一下发梢。

    易少丞闻言后微微一愣,心想我家女儿竟知道爱美了,脸上又露出微笑,“行,就这么一言为定。爹回来时,就在镇上捎根漂亮的头绳回来。嗯,爹走啦!”

    “爹,您慢点。别忘记给无涯哥哥带一些吃的噢。”

    “爹知道!你就知道关心无涯。哈哈!”

    传来易少丞爽朗的笑声,铎娇追出去一直把易少丞送到院子外,望着他的背影渐渐走下悠长弯绕的石头街,消失不见了,她才抿嘴收起浅笑,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失落往回走,关起院子门回到阁楼上。

    易少丞走过街头停住脚步,抬起头,舒展不开的愁容朝向了天空。

    天空,灰蒙蒙的。

    “你总会长大,总会有自己的想法,总会知道应该知道的事唉,真头疼。”

    摇了摇头,易少丞继续朝前走。

    他心里隐隐知道,铎骄的情况和无涯是决然不一样的,她并不是普通女孩,现在虽然一切还没表露,但是等到了她应当知道的时候,那时也是他与她分别的时候。但这不是最重要的,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未放下过心中仇恨,纵然自己是一位孤家寡人,也一直想着重回大汉,重建九州剑宗,杀死宿敌,以及完成那承诺。

    这些事情,他早该做了。

    但他更清楚,这么多年来与小丫头的相处,他与她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有些时候,仇恨虽然放不下,可挂念的人却更放不下。

    易少丞就这么想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九州洞府附近的水域,目光所过之处,河道两侧到处是大片折断的芦苇杆子。

    冷风刺骨,鹅毛大雪终于纷纷而下。

    只在片刻,天地间就茫茫一片。

    “好一场大雪。”

    易少丞感慨的吐出一团白气,他收起这目光,吹掉眉间雪,走到太阳河的冰面上,用长枪敲打着冰面,不一会儿,水下就有了回应,无涯身后带着另一只一脸凶恶的红毛水鬼出现在冰下面。

    他们一看到是易少丞,在冰面下立刻态度虔诚起来,双掌合一,像模像样朝易少丞拜了一礼,才欣喜若狂的对着易少丞挤眉弄眼起来。

    “铎娇她没有过来。天气太冷了。”

    无涯一听这倒好,铎娇竟然没来这里,于是立刻表现出一副失望之极的表情,还用手捶打着胸口。

    “不过”

    易少丞微微一笑,解下了长矛上挂着的抱负,把一袋酱肉拿出来,放在一侧,道,“无涯,这都是铎娇让我带给你的礼物。”

    “可是可是她为什么不来?”

    无涯一拳把冰面打碎,从下面钻了出来,气喘吁吁的问易少丞。

    而今,这无涯已经有十岁男孩的模样了,身体结实,的上身在冰雪中冻得有些发红,这倒不是因为受冻的缘故,而是他一直期盼着看到易少丞,期盼着铎娇的到来。现在有些生气了。

    随时间的推移,无涯已经知道,自己是个活在水鬼群中的人类,他心中越发的渴望,可以和人一样。但毕竟生活环境与世隔绝,因此只要没有见到易少丞和铎娇,他就莫名有些压抑

    易少丞也不生气,用手摸了摸无涯的脑袋。

    “铎娇说了,让你要听话。”

    无涯点点头,就像是委屈的孩子一样,转而把那些肉食抱在怀里,轻轻的啜泣。

    “无涯,你的武学修炼如何了?”

    易少丞用考验的目光看向无涯。

    “师尊看我练给你看”

    易少丞摇摇头,道,用枪头在冰面上画了一只大鱼的形状。

    “先去给我抓几条来,家中没有食物了!”

    无涯立刻会意,带着红毛怪潜入水下。

    对于这群无涯来说,师尊易少丞这爆脾气人见人怕,鬼见鬼愁,因为他才是所有水鬼群的真正大首领啊。所以,无论易少丞他想教什么,都必须立刻学,尽力学,落后就要受罚挨打!

    也因此,无涯教导下的水鬼们早就学着人类一样,懂得行礼鞠躬。

    不一会儿,大师兄就带着几只伙伴,抓来了几条肥大的鲤鱼。

    易少丞任凭这些鱼在冰面上活蹦乱跳着,不管不问,不一会儿就冰冻了起来,自己则是令无涯带着这几个水鬼骨干,在冰面上演练起“如龙枪诀”的前部分。

    几年前,当易少丞意识到,这群水鬼只要多加训导,就不会伤害无辜百姓后,更加坚定他要好好将其训练的决心。时至今日,无涯和他们虽然算不上是武学高手,但身体强健,勇敢无畏,挥使起“九州剑诀”和“如龙枪诀”也像模像样,算是小有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