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舍命相救

    小霞和万浩鹏同时去抓衣服,不同的是小霞抓的是万浩鹏的衣服,一边往他手里塞,一边说:“快穿衣服。”

    万浩鹏来不及多想,迅速把衣服往身上套着,而裸着身体的小霞,从跳下来,一边死死地抵着房门,一边问:“谁啊?”

    “开门,快开门!”门外一个男人恶狠狠地吼着。

    万浩鹏一惊,疑惑地看住了小霞。他在小霞这里,应该只有小霞知道,怎么会有男人来捉奸呢?

    小霞见万浩鹏这么看着她,生怕万浩鹏误解了她,急得差点哭出来了,可整个人还是死死地顶着房间的门,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没穿衣服。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不是我叫的人,不是的。”小霞一边低声说着,一边拼尽全力地顶着门,不让外面的人进来。

    “再不开门,我弄死她。”又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就听到了小花的哭声:“小霞姐,是我,我是小花,你就把门打开吧,我知道你们在里面。”

    万浩鹏一听,立即意识到是小花被人协迫了,或者自己可能被人跟踪,再或者是小霞的手机被人监听了,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怪自己大意,也怪自己太自信,轻视了何少权的能力。

    好在万浩鹏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就拿起小霞的衣服正要帮她穿上,被小霞重重地推了一把,“快走,从窗户里跳下去。”

    “我走了,你们怎么办?”万浩鹏不肯走,只要没抓到他和小霞在,只要没有照片,一切还有周旋的余地。

    “一定是何少权搞的鬼,我说他怎么这么爽快就放了我和小花。你不要管我们,快走,快点。你不走,我和小花都会没命,你走了,才有能力救我们,快啊,快从窗户里跳下去。”小霞是真的急了,这事怪她高兴得过了头,以为万浩鹏救了她和小花,一切就没没事,没想到何少权这人这么阴,埋了这么大一个坑,让她和万浩鹏往进跳。

    万浩鹏一想小霞的话是对的,如果真是何少权的人,他哪怕穿着衣服,可小霞这个样子,他也说不清楚,何况他现在是个网络名人,只要把他和小霞的照片往网上一捅,他前期所做的一切全部泡汤不说,莫向南、吴涛,甚至远在京城的方鹤鸣、刘佳丽都会对他失望的。

    管不住自己的,怨不了别人挖坑。万浩鹏不敢再往下想,只得推开了窗户,好在这是二楼,不高,万浩鹏跳下去没任何受伤,他不敢逗留,迅速跑到他停车的地方,钻进车子,快速地离开了小霞租住的地方。

    万浩鹏一走,小霞的衣服才套了一件,门就被撞开了,她本能地蹲下了身子,紧紧地护住没穿衣服的。

    两个男人一见房间里只有小霞一个人,而窗户大开,马上意识到老板要的人跑走了,就冲过来一把抓住小霞的头发,正要往墙上拖时,瞧见了光着腚的小霞,两个人一怔,同时淫笑起来

    小花一见,冲过来想去护小霞,被其中的一个男人拖出了房间,接着房间的门被男人堵上了,小霞被男人拖到了,她反而不挣扎了,只要他们不去追万浩鹏,只要他没事,她认了。

    小花在门外一边哭,一边骂:“你们不要这样!你们都是畜生!你们不是人!”

    无论小花怎么哭,怎么骂,两个男人充耳不闻,在小霞身上轮流施暴着

    等万浩鹏回到镇上后,就给韩丰年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先把找吴涛县长的情况告诉了韩丰年,说得韩丰年又惊又喜,没想到万浩鹏把自己的事这么放在心上,不断地向万浩鹏表态,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做好胜利街的事情。

    万浩鹏要的当然不是韩丰年的表态,而是小霞和小花的安全问题,等韩丰年表完态,他就装作随意地问他明天准备怎么送小霞和小花她们,她们和他联系了吗?

    韩丰年赶紧说:“镇长,我现在打电话问问小霞和小花,看看明天什么走,身份证已经还给她们了,齐钢亲自看到何少权把身份证还给她们的,不会有错的。”

    “好的,你问问吧。”万浩鹏说完,就挂了电话,内心却一点也不安宁,总感觉又有事会发生。

    果然,过了有一会儿,韩丰年就给万浩鹏回电话,才响一声,万浩鹏就接了电话,韩丰年急切地说:“镇长,小霞和小花的电话都打不通,齐钢现在派人打听去了,要不要我亲自去县里跑一趟?”

    万浩鹏一听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他不能说他和小霞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又实实在在地担心小霞和小花,只得对韩丰年说:“你去一趟,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极有可能何少权又在玩什么手段,你让你同学普齐钢也要小心点,如果他手里没有何少权什么把柄,而何少权又这么容易还了身份证的话,本身就不正常。”

    韩丰年一听,也觉得万浩鹏分析得对,他更有必要去县里一趟,便马上说:“镇长,我先挂了,去县里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我再给你电话。”说完,韩丰年就挂掉了电话。

    这晚,万浩鹏一晚上都在担心小霞,可这晚韩丰年一直没来电话,直到第二天一早,韩丰年才给万浩鹏来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镇长,我们找到了小霞和小花,可她们不肯见我们,小霞只是和我通了一个电话,让我转告你,她和小花一切都好,谢谢你的关心,但是她和小花还需要钱,所以暂时不回老家,留在何少权哪里继续工作。”

    万浩鹏万万没想到他等了一晚上的结果是这样的,尽管他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小霞和小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这么一想时,他好内疚,为什么要去小霞的出租屋?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那玩意?是他害了小霞和小花。

    “丰年,你让齐钢暗中查查,小霞和小花到底在哪里?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还有何少权经营的酒店和天后夜总会有多少是涉黑的?我要实实在在的证据,知道吗”万浩鹏把他的用意告诉了韩丰年,可内心却恨不得亲自去县里查找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