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红粉骷红髅 英雄白骨

    “怎么没人啊?”天机老人摊手看着我问道。

    “我们分头找一下。”我说着走进了旁边的混沌中。

    结果我们三人兵分三路,在里面转了一圈 , 都没有找到上官仙的影子。

    没有看到她,我心中生出了一股失落感 , 于是又喊了两声 , 也没有听到回答 , “奇怪,她去哪儿了呢?”

    “会不会是她一个人在此寂寞 , 出去玩儿去了?”天机老人边东张西望着 , 边说道。

    棺中人摇头道:“我上次见她的时候,发现她的神识很微弱 , 弱到只能寄托在这小子的脑海中 , 若出去,则会冒着烟消云散的危险,她该是知道自己的情况,不会随意离开的。”

    棺中人的话听得我心里“咯噔”一下,“出去会烟消云散?!”我喃喃的重复着。

    “怎么了小子?”天机老人看我表情不对 , 问道。

    “那天 , 我们同来的一个朋友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 她曾现身把他从昏迷中唤醒 , 可是那次她也只是说了几句话 , 在外面待了一小会儿,不会已经……”

    “那我们恐怕无法从她口中得知什么了。”棺中人听了我的话,遗憾的说道。

    随即他跟我们解释说,“神识不是魂魄,它勉强算的上是意念吧 , 一般人的意念很弱 , 但修者经过日积月累的修炼之后,意念会慢慢的变的强大,比如修行的人可以用意念去控制法器 , 普通的人却不能 , 而当神识强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后 , 可辨物于千里之外,翻山倒海,傲游苍穹 , 这就是为何强大的修者可以分一缕神识 , 去很远的地方完后他们要做一些事情,而上官仙当年留在你脑海中的神识本就微弱 , 加之这么多年过去,已经不起她出去。“

    棺中人的话让我心中生出了一股浓浓的失落 , 不只是失落我不能知道我的身世之谜 , 更是失落她消失了,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 如果她真的是我娘,那么那一缕神识,或许就是她在这个世上留给我的唯一东西。

    “走吧!”棺中人说话间拉起了我的手,我还没从木然中缓过神来,只觉得头一晕,我们已经出来,回归了自我。

    因为上官仙的事情,我的情绪变得低沉。

    棺中人一句话都没说,走到了距离我三十米开外的地方 , 一个人坐在地上背对着我,我想他心中该是自责的 , 若不是他打伤了掌柜的,上官仙也不会出现来唤醒他。

    想到这里 , 我眉头一皱 , 冲着棺中人走了过去。

    “你小子要干啥?你打不过他的。”天机老人见我的样子 , 以为我要找棺中人打架 , 一把拉住了我。

    我摇摇头说:“没事。”抽出被他攥着的手 , 走到了棺中人身前。

    棺中人抬头看着我,轻挑了挑眉 , 一副我也很无奈 ,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的样子。

    我没想对他如何,毕竟他那时候的身体状况也不是他能够控制的,我平静的问他:“你可认识掌柜的?”

    我之所以提起掌柜的,是因为我刚才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需要跟棺中人求证一下。上官仙是九重天的人,她怎么会认识掌柜的呢?可我听她唤掌柜的时的语气 , 似乎他们之间又很熟悉。

    而当时 , 掌柜的求生的**并不大 , 我喊了他半天他没反应 , 可上官仙一唤他 , 他猛然就从昏迷中坐了起来,一个劲儿的叫着仙儿,那深情的样子,如同再叫自己心爱之人的名字。当时我便怀疑他们两人以前认识。

    掌柜的又挑了挑眉 , 似乎不知道我说的掌柜的是谁。

    “他的法器是一支毛笔 , 他的脸半面是骷髅,上官仙叫他书呆子。”我说。

    棺中人听我介绍完掌柜的特征,眼珠微微一转 , 眉头微皱 , 喃喃道:“难道是他?难怪——难怪我看他的法器有些熟悉。”

    “是谁?”我问。

    “端木奇 , 七重天天尊之子,喜欢上官仙的那个傻小子,在九重天之时 , 因为他有过目不忘之本领 , 阅书无数,个人又笔比较喜欢收藏古籍 , 加之长相阴柔,有玉面书生之称 , 没有想到那小子还活着 , 活在人世间这么多年。”

    听了掌柜的解释,我没有太大的惊讶 , 在问他之前,我其实就已经猜到了几分,他的回答正好印证了我心中所想。

    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掌柜的明明被七界之主所伤,却又对我那么好,要一味的保护着我了。

    这一刻,我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我是上官仙与七界之主的那个孩子了,掌柜的之所以护着我 , 怕我出意外,说着我若出事 , 他无法跟她交代的话时,该是想着当年自己同意九重天天尊把我带走 , 却无法再将我要回来 , 无法给上官仙一个交代 , 而导致上官仙思子心切 , 差点丢了性命之事吧。他的心中存着当年的自责 , 所以才会不遗余力的保护我,该是这个样子吧。

    我坐在了棺中人的旁边 , 目视着远方 ,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静静的坐着。

    我想了很多,想七界之主、上官仙,与掌柜之间的事情,想自打我认识掌柜的之后 , 从掌柜的口中听到的关于他们的消息 , 我想起掌柜的说过 , 若不是他跟七界之主之间有过节 , 他是非常敬佩七界之主的。

    而从上官仙与掌柜的说话的语气中 , 我听不出什么恨意与尴尬,不是我之前所想的,他困住了她,不让她去找自己真正的爱 , 导致她恨他的样子。相反 , 那天上官仙表现出来的,倒像是一个与掌柜的撒娇的小姑娘,如同一对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我忽然觉得 , 他们三个那种三角恋的关系 , 似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复杂 , 他们之间好像没有多大的恨,给我的那种感觉让我想到了胖子、圣使、和妖祖三人的关系。只是掌柜的脸是怎么回事?七界之主又为什么伤他?

    思绪如脱缰的野马,我又想到了第七重天的天尊 , 我觉得他并非找不到他的儿子在哪儿 , 不然就不会有端木老头在掌柜的身边了,那端木老头可是自上古就跟着掌柜的 , 现在想来,他更像是七重天天尊派来保护儿子的……

    脑中天马行空的想了一大堆,一直到天机老人做好饭 , 叫我们吃饭的时候 , 我才收回了思绪。

    自从我们进了这空间戒指,天机老人俨然成了一个煮夫 , 挖野菜,生火做饭类的事情全落在了他的身上,许是他在炼狱中寂寞了太久的关系,他竟对此乐此不疲,每天换着花样的给我们弄吃的。

    “走吧。”我叫棺中人。

    棺中人与我一起从地上站了起来。

    “往这边走。”我说,带着他往空间戒指的深处走去。

    天机老人见我们与他背道而驰,急了眼,在后面喊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儿?不吃饭了吗?喂……”

    天机老人在我们屁股后面喋喋不休的喊。在地心灵乳的滋养下,外貌返老还童的他也生出了几分童心 , 好奇心老大,一边喊着 , 一边屁颠颠的跟了上来,气鼓鼓道:“我叫你们你们没听见吗?就不能吱一声 , 老朽整日伺候你们吃喝,你们还一个个跟大爷似得……”

    在天机老人一路絮絮叨叨的声音中 , 我带着他们二人来到了老妪尸体所在的那间屋子 , 我还要确定一件事情。

    进屋 , 我走到老妪的身前 , 蹲下身子自她的袖中,拿出了那把那卷束着红绳的卷轴 , 将其打开。

    画中那个绝美的女子露了出来 , 绝世的容颜,十**岁的年纪,被风微微吹起的发与白衣,软软的笑,灵动的眸……这个我初见时惊为天人 , 多看一眼都觉得是对她的一种亵渎的女人 ,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上官仙?”我将画递给棺中人 , 说道。

    棺中人接过画 , 认真的看了一会儿 , 点头道:“冰肌玉骨,圣洁如雪,明丽的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是她。”

    棺中人确定之后 , 把画还给我 , 目光望向屋外道:“难怪这个空间戒指中能形成这样一个独立,完美的小世界,原来他的主人是七界之主。”

    我拿着画 , 看看画中人 , 红唇玉齿间闪烁着莹莹的光泽 , 如同一个仙子一般完美无瑕。而看看地上的老妪,干煸得如同一截老树根,让人很难将她们联系到一起。再看老妪身前 , 两截断臂 , 两条大腿,断茬之处露着白骨,触目惊心……

    这样的画面看的我的心头一酸 , 眼睛变得有些模糊了。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 , 说的就该是这样一个情形吧。不过还好 , 时间过了那么久,他们终于以这样特殊的形式在一起了 , 他们也还是相爱着的不是吗。

    我坐了下来,怀中抱着那幅画卷,对着一具尸体,四块残尸静静的坐着。

    一直以来,我都为我的身世之谜奔波、迷茫,想知道我的亲生爹娘是谁,一次一次,我觉得自己已经接近了真相,可又都不是真相。

    这一刻 , 我就坐在他们的身旁,却是一种生死两隔的形式。

    这一刻 , 我知道空间戒指为何要认我为主,知道为何只有我才能够进这里来 , 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看到这幅画时 , 心中会生出那种怪异的感觉 , 这一切的一切 , 都是血亲之间存在着的一种感应。

    我一直坐着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人来打扰我 , 棺中人与天机老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 我不知道我坐在这里做什么,反正我不想离开,时间渐渐,我慢慢的睡了过去。

    说是睡,实际也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 恍恍惚惚间 , 我仿佛回到了小的时候 , 我就在这个空间戒指中 , 跟所有的小孩子一样 , 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

    我想,当年七界之主带着上官仙离开九重天,又将我的尸体偷偷的带出来后,如果他没有选择去对付恶天道 , 不关心六界的生死 , 那我们一家人,该是会在这个空间戒指之中简单又快乐的生活着吧?

    七界之主之所以锤炼出这么一个完美的戒指,也该是渴望那种宁静完美的生活的,但他却没有选择那种生活 , 选择就意味着放弃 , 他们放弃了儿女情长 , 选择了六界苍生。

    而在他们分别的那一刻,就想到过会是生离死别吧?不然他何至于将戒指留给上官仙做嫁妆?那种离别的场景,该有多么的无奈?而上官仙在空间戒指中的那么些年,心中又承受着多大的思念与煎熬呢?

    一切都过去了 , 红粉骷髅 , 英雄白骨。但是,七界之主是不甘心失败的 , 就算他死了,他也还想着灭掉恶天道 , 所以他才布置了我的人生 , 让我出生在这一世,去继续他未完成的事情,事情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 , 有些疑惑自然而然的解开了,但还有一些我想不通的事情,比如当年剖开程如月肚子,往我头上插针的人是谁?我不认为这些也是七界之主的安排。

    难道,在暗处还有一个人,他知道七界之主安排的这一切,所以才算计了我?

    那个人会是谁?恶天到吗?应该不是,如果是他,他肯定会直接杀了我,永除后患。

    难道是魔界?我仔细的想 , 应该是的,我囟门中插的银针是御龙人之物 , 而御龙人又曾与魔主之心相往来,他们早就是一丘之貉了 , 而他们没有在我小时候就直接杀死我的原因 , 就是为了让我这个身上流淌着七界之主的血的孩子 , 替他们找到第七界 , 进入第七界。

    “咦。”

    我正想着 , 忽然感觉有个什么东西上了我的身上。

    我想爬起来看看,可这时 , 那东西已经到了我的丹田处 , 停在了我的丹田上,随后,我只觉丹田处一热,一道如同温泉一样的真气进入了我的丹田中。

    是谁往我的丹田中输送真气?我首先想到的是棺中人,可又觉得不对 , 棺中人该不会在我这种状态下来这里。难道……

    我心中一动,难道是七界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