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弃妇:傻夫君宠妻无度

把本章加入书签

0第1404章 上船进京

    乔小如“噗”的一笑,点点头笑道:“我想她不过是防着生怕我逃跑罢了,等上了船,料定我无处可逃,自然不会非得要我留在她身边的。”

    两人拥着又说了一阵话,卢湛便自窗户纵身跃出离去,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乔小如裹着被子躺下,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唇,不觉勾起一抹笑容,眉眼中光华流动。

    心瞬间踏实安然了下来,她家夫君终于是找来了……

    下半夜,乔小如睡得十分香甜安稳。

    而红敏因为中了卢湛的药睡得跟死猪一样也根本醒不过来——卢湛说的不到天亮她绝对醒不过来其实还是往轻了说。

    他生怕这女人会醒过来坏了他与媳妇儿见面的事,下药自然下的重了些,至于有多重、红敏会不会有事,这就不在他需要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反正,这药的好处就是醒来之后完全不会想到被下药,一点儿后遗症都没有。

    于是,直到中午的时候,乔小如醒来之后,才轻轻摇晃叫起了红敏。

    玉广、玉竹的脸色相当的难看,一肚子的晦气,抱怨这都到中午了,还要不要上船出发呀?

    红敏也挺纳闷——自己怎么就一觉睡得如此香甜睡到这个时候呢?难道是这些天在路上奔波没有睡好、昨夜顺利会合马上就要上船,故而放松了心情所以睡成了这样?

    “你也是的,怎么我睡成这样你也睡成这样,也不知叫我一声!”红敏嗔了乔小如一眼,带着三分责备的笑着道。

    乔小如心里不屑,心道你倒是很有自觉性啊,在我面前摆主子的架子越来越熟练了。

    嘴里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是,红姐,我知道了!一早我倒是醒了过来,只是见您没醒,生怕吵着了您也没敢起来,更没敢出声,后来不知怎的又睡过去了!要我说,晚了半日而已,算得什么?您这些天赶路辛苦,好容易能够睡一觉香甜的,多睡一会儿怎么了!”

    乔小如说完还挑衅的瞅了玉广、玉竹一眼,把两人气得黑了脸。

    红敏对这话却十分受用,再看看玉竹、玉广的脸色心下便十分不满。

    是啊,自己难得睡得这么香甜,多睡半天怎么了?

    多睡半天这两人便有资格给自己脸色看吗?别忘了自己才是七统领,而他们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属下!

    想到此红敏理也不理玉广、玉竹,向乔小如笑道:“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这会儿也不早了,这就上船出发吧!”

    “好的!”乔小如脆生生答应着,去吩咐那些啰啰们启程。

    见玉竹、玉广神色阴阴的站在那里没动,便冲两人毫不客气的道:“你们刚才不是一副火烧眉毛的架势嚷嚷着晚了迟了吗?怎么红姐说了赶紧出发上路,你们俩倒变成泥塑的菩萨站在这里不动啦?这不是存心跟人作对吗!”

    “你!”玉广大怒,被玉竹一把拉住,沉声道:“我们走!”

    “哼!”玉广狠狠瞪了乔小如一眼,跟着玉竹离开了。

    红敏微微冷笑着,只做没看见,心里却暗恼: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那兄弟俩实在太不像话了!

    这艘船一共两层半,看起来颇大,船工们迅速开起船来,很快便远离了码头,朝着京城的方向进发而去。

    原本乔小如还在琢磨着要用个什么理由与红敏分开住两个房间呢,谁知船上的房间都不大,不等她说红敏便叫她住在自己的隔壁。

    乔小如心里暗喜,口中却十分识趣,恭敬的应声后便笑道:“既这样晚上给你打了洗脸水卸妆之后我再过去,热茶也提前给您备好,用保温的套子套上,给您搁在床头。”

    红敏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点点头“嗯”了一声。

    乔小如又趁机请求让自己的哥哥也单独住一个房间,就住在自己隔壁。

    红敏一则对她的表现十分满意,乐意卖给她一个人情,二则也存心想给玉竹、玉广一个难堪,便笑着答应了。

    对于那个话极少、说话又带着结巴口齿不怎么清楚的乔小如的“哥哥”,红敏是不怎么待见的,如果不是乔小如表现得对她那哥哥十分在乎,只怕红敏在离开的时候早已命人将他堵着嘴捆上扔在那山洞里生死看天了。

    红衣教虽然在大量的吸收人员,但也不是毫不挑拣的。

    像乔小如“哥哥”那种样子的,即便加入了他们红衣教,也不过是个干打杂活儿的罢了。

    只是,她觉得乔小如很有眼力劲儿,又很会干活,且又有几分聪慧,想着自己身边收着这么个心腹倒是不错,将来必定能当大用,因此也就不得不顺带照看照看她的哥哥了。

    当然了,这也是基于乔小如出口主动要求的前提下。

    如果乔小如不开口,她乐得装作不知道。

    乔小如大喜道谢,当即兴致勃勃的去找太子爷,向那些啰啰们传达了红敏的意思,很快房间就给太子爷腾出来了。

    如此,只要晚上他将门关好,料想也没人能找他的麻烦。

    送太子爷进了此房间里,太子爷十分高兴,温和含笑向乔小如道谢。

    乔小如摆摆手,十分愧疚道:“这一路上害您受了不少苦,您不怪罪我我便感激不尽,哪里当得起您的道谢?”

    太子摆摆手,微笑道:“如今这等情形下,哪里如此客气?”

    说的乔小如也不禁一笑,道:“是,那么以后此等话我便不再说了!我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您——”

    谁知她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门外响起了粗鲁的拍门声,以及玉广的呼喝声。

    乔小如和太子均吓了一跳,脸上露出几分怒意。

    几步过去猛地将门打开,玉广拍门的手来不及收回,往前扑了个空身体差点儿也往前栽了过去,顿时不由大怒,气急败坏道:“大白天的你们两个鬼鬼祟祟躲在房间里干什么!”

    玉广深恨他们“兄妹俩”,一开口当然没有什么好话,殊不料这话令两人都异常的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