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弃妇:傻夫君宠妻无度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75章 侧妃惊惶

    “是,太子爷,臣妾会好好的陪着姐姐,等着爷您回来!爷您在外照顾好自己,臣妾恭祝太子爷差事顺利,凯旋而归。”梅侧妃微微垂眸,福了福身,细声细气的说道。

    瞬间变身贤惠柔弱小媳妇儿,乖顺乖巧得不得了。

    “嗯,孤会的,你也一样,照顾好自己。”太子又是满意欣慰,又是更觉愧疚,轻轻拍了拍梅侧妃的肩膀,转身离开。

    乔小如与卢湛不近不远的站着,两个人都有心偷听,自然将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也有心偷看,乔小如尤其注意梅侧妃,将她前后一副神情亦看得清清楚楚。

    乔小如不禁牙酸恶心,也不得不佩服几分,这梅侧妃怪不得让太子如此离不开,果然有几分手段心计。太子真是瞎了眼,那么好的太子妃不放在心上,却对这么个摆明了装模作样的矫情女子上心。

    她更暗自庆幸,幸好她家阿湛并不是在京中长大,不然如何逃得过长公主的设计?不过,若他在京中长大,与自己也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梅侧妃脸色依然不太好看,命人扶她回院子。

    伺候的宫女太监们也只当她是被太子爷扫了脸面心情不好,也不当一回事儿。

    卧室中,屏退所有人,梅侧妃迫不及待的在明亮的梳妆台前坐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目光细细的描摹着自己的五官脸型、气色、神情,心情一时好一时坏。

    与从前相比,她依然那么美丽迷人不是吗?可是,眼睛似乎没有从前那么清亮了,眼睑下微微泛了一层乌青影子,亦不如从前的明丽。还有脸上的肌肤,似乎也不如从前更细腻洁白了……

    所以,太子爷对她好果然不仅仅的因着青梅竹马的恋情,也有她容貌上的原因吗?

    她都已经摆出那样可怜的姿态了,这要是放在从前,他是绝对会心软、心疼、心生怜惜,继而不忍拒绝自己的任何要求的。

    可是今日,这一招竟然不灵了!

    他甚至想也没想的,依然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她!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对她已经步入从前那样上心了。

    这才是令她心头大震恐慌的真正原因。

    此时想来,还有绝望。

    如今尚且如此,再过几年呢?又当如何?

    母亲对自己好,但更对太子爷好,这一点她从来都知道。

    若太子爷不再看重她,母亲绝不会怪太子爷,只会将她丢弃。还有太子妃,到了那时候,她能不对付自己吗?

    隐约中,越想她就越觉得太子妃应该是知道自己害她小产的,或者,并没有什么理由她会如此猜测,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她自己心虚。

    越想梅侧妃越觉得恐慌,心亦噗噗噗的乱跳起来,握紧的手心,已是一片冷汗。

    她不能坐以待毙!

    咬咬鲜红的唇,梅侧妃眼中徒然乍现一抹狠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凭什么要等着他们来裁决她的命运?

    与其坐以待毙、日日惶恐不安,倒不如多做准备,多一条退路也多几分活命的机会不是吗?

    难得萧贵妃主动向她抛出橄榄枝,她傻了才不接受呢。

    “哼!”梅侧妃冷笑,喃喃道:“这是你们逼我的……太子爷,臣妾可没对不起你,是你先变心……”

    想到太子对她态度的变化,梅侧妃心里骤然又痛起来——不甘心啊!毕竟这么多年,她是真心实意的爱着他、仰慕他,曾经她以为他也是一样。

    可是自打卢湛和乔小如来到京城之后,看到卢湛那般对待乔小如,她心里既定的想法便渐渐产生了动摇。

    以前她觉得他没有娶她为太子妃是情理之中的事儿,虽有些许不甘心,也只怪自己命不好,没有投个好胎。

    可是后来卢湛的行为真真切切的告诉了她,她之所以不能成为太子妃,不是没有投个好胎,而是太子对她的感情没有那么坚定!

    乔小如那贱人的出身,比起她来更差劲了十万八千里,可还不是照样稳稳当当的当上了忠信郡王妃,还独宠。

    若太子爷够坚定,对她够好,为什么不能为她坚持?

    受此刺激,以前故意忽略、甚至认同的一些想法,渐渐的发生了变化,如今终于被彻底的引发了出来。

    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有多么在乎!

    也更恨卢湛和乔小如,更怨太子。

    卢湛、乔小如与太子一行离京之后轻车快马,直奔郑城,雍和帝亦去了一趟萧贵妃那里,暗示了命萧家相助的话。

    其实这件事对萧家并无半点害处,名声有好处自不必说,也会得到实际利益,免税数年,这免的都是钱啊。

    但一想到这是在相助太子,萧贵妃就恶心得要命。

    更令她难受的是,明明心里头恶心得要命,面上还要做出一副十分愉悦开心的神情,不假思索便应承了下来,笑吟吟恭维几句,说道太行南省遭灾,萧家作为大华朝的百姓,理应贡献一份力量……

    雍和帝是欣慰满意了,他离开之后,萧贵妃差点儿没摔了茶碗。

    等三皇子知晓了,更是郁闷得不得了,在嘉熙宫中大发了一通牢骚。

    萧贵妃比他更明白,反倒劝了他一场,冷笑道:“这件事你告诉你大舅舅他们,太子爷说怎么做便怎么做,一点儿假都别掺,谁知皇上一双眼睛会不会盯着呢?这赈灾是天大的事儿,稍有不慎酿成大祸,皇上必定不会轻饶!皇上允许你们兄弟竞争,但绝对不愿意看到拿天下百姓做筏子。”

    三皇子自也明白这个道理,忍气吞声应了声“是”,不甘道:“那岂不是白白便宜太子了!为他做嫁衣锦上添花,儿臣光想想都觉憋屈!”

    萧贵妃“嗤!”的冷笑,冷冷道:“这次受灾面如此之广,所涉及更是方方面面,最重要的是涉及数百万人口,你当这差事是好做的吗?你那位太子哥哥什么时候做过这么大的事儿?他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