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弃妇:傻夫君宠妻无度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56章 当没没发生

    可是,如果下药的也是他,无论邓二小姐最后落得怎么收场,寒月寺必定难逃一劫。

    邓家可还有一个太子妃,太子妃会饶的过害她妹子的人吗?

    萧大老爷无奈,最后与萧贵妃商议,才用上了红香绿玉。

    到时候即便事发,也不过一句“嫉妒”便挡过去了,就说萧家有意为萧二少爷求娶邓二小姐为妻,但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满京城闹得风言风语,萧家也不好意思上邓家提亲了,这件事也就当从来没有提及过。

    但红香绿玉不知怎么的知道了,产生了误会,这才算计邓二小姐……

    所幸这么巧,邓二小姐又被萧家二少爷所救,这可真是绕不掉的缘分,这是天作之合的良缘了……

    反正,红香绿玉本来就是胆大不靠谱的,会干出这种事也正常。大不了到时候杖毙二人,也算给了邓月婵面子。

    当然,杖毙二人的决定,萧二少爷是不知道的。

    谁知,横里杀出了一个卢锦和……

    而乔小如派出的人又那么快便追踪到了……

    一切与萧贵妃、萧大老爷所想,便完全对不上了。

    卢湛与乔小如一样,再次吩咐了明觉主持,此事死守秘密,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明觉主持默默擦汗,连忙应是。

    想起方才四处寻找明了师弟不见,无意中发现他所留书信,明觉主持更想擦汗,硬着头皮将那封信呈给了卢湛。

    今日是明了送邓夫人离开的,这事根本瞒不了人,明觉即便心里再怎么叫苦,也不得不将实情向卢湛说明。

    卢湛看了信没有什么表情,心里也有些意外明了大师怎么会帮萧家做这种事。

    但他人都已经离开了,再追究也无益,便将那信毫不客气的收了起来,说道:“明了师父外出云游了吗?这也很好。”

    “是,是啊!师弟早就说想要云游天下,没、没想到这、终于是成行了。”明觉主持回过神来,连忙结结巴巴的附和着。

    这样的说辞,最好不过了……

    卢湛点点头,便不再理论。

    见了乔小如和邓月婵,说起此事,邓月婵一听今日果然全是萧家的设计,气得浑身发抖大骂不已,猛然想起母亲不由脸色一变,紧紧抓着乔小如胳膊颤声道:“我娘,我娘!表嫂,我娘会不会也出事了!”

    乔小如亦心头一凛,随即忙道:“你别担心,他们只是想调开你娘,多半不会对她做什么的。此间事已了,咱们这就回城,回城便知道了。”

    邓月婵这才脸色略好点了点头,一行人当即回城。

    卢湛和乔小如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将邓月婵亲自送回了邓家,顺便上邓家去坐了坐。

    当然,坐坐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将今日的事情说个清楚。

    再说邓夫人,在路上马车又坏了一次,修了大半个时辰才修好,回到府中,才知道所谓的传话完全是子虚乌有。

    不过,她也并没有往心里去。

    因为明了大师不是个打诳语的人,他是品德高尚的高僧,邓夫人想着,或许他是一时口误传错了话。

    至于女儿在寒月寺,跟乔小如在一起,她也并不担心什么。

    寒月寺是正正经经的地方,乔小如又是稳妥人,又是大白天的。况且,乔小如带着孩子,她们也不会在寒月寺待的太久,想必没多久便会回来了。

    可谁知左等右等也没见人回来,邓夫人正心里有些不安,耐着性子想,若是再等小半个时辰还不见人回来,她便命儿子带着管家去接应接应。

    这才正准备出门,卢湛和乔小如便将邓月婵送回来了。

    邓夫人终于松了口气。

    可是,这口气才刚刚松下去,就被乔小如所说的事吓得脸上发白,气得颤抖。

    邓月婵的哥哥邓拓更是气得脸色铁青,一向来斯文秀气只喜欢耍笔杆子的读书人也捏起了拳头,恨不得将萧铭给暴揍一顿。

    他们邓家的闺女,何等矜贵,萧铭那种下三滥的贱人居然敢肖想?萧家是么……别让他逮到机会,逮到机会,他阴死他们!

    “我和阿湛已经让相关人等尽数封口,今日的事就当全没发生过,邓夫人您看……”乔小如试探着道。

    邓夫人掏出帕子试了试泪,连忙点头感激道:“郡王、郡王妃,今日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这件事就当全没发生过,这样便很好、再好不过……”

    邓夫人一时不知该怎么表示感激感谢。

    事关邓月婵名节,此事的确只能当做没发生。如果邓家杀气腾腾跑上萧家去要说法,将此事扯开来,吃亏的到底是邓月婵。

    乔小如便微笑道:“邓夫人快别这么说,说起来倒是我惭愧了,您将月婵托付给我,是我没照看好她。幸亏她没事,不然,我可没脸见您了。”

    “我哪里是不讲理的人?”邓夫人笑叹道:“孰是孰非的大道理,我还是懂的!与郡王妃没有关系,是那萧家太可恶。”

    提起萧家,邓夫人忍不住又咬牙。

    事情已经分说清楚,卢湛与乔小如相视一眼,客套两句,便起身告辞。

    邓夫人想必还有许多话要问邓月婵,况且天色已晚,也该回去了。

    邓拓亲自将他们送出了大门,说了许多客气的话,就差没对卢湛表忠心了。

    他是御史台年青一代御史中的佼佼者,清流未来的领军人物,虽然一向来很疼两个妹妹,但却不怎么瞧得上太子的为人,尤其太子还瞎了眼的纵宠着一个什么侧妃给她妹子添堵,因此一向来只是沉默着保持中立,从来没有帮过太子什么。

    而太子呢?对这位正儿八经的大舅哥说实话心里是有点发憷的,尽管这大舅哥其实是个书生没有半分武力值,但莫名的,他就是怕……

    因此轻易也从不敢请他帮什么忙。

    这些事卢湛身为太子党,自然也是知道的。

    因此邓拓今日如此放低姿态的客气,卢湛简直可以说是受宠若惊了。

    两人心照不宣间达成了协议:邓拓依然保持着他明面上的中立,以方便关键时刻给三皇子萧家捅刀子。并且,此事不要告诉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