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九人章杀人诛心5

    岳和被马全作弄的胆气全无,哪里还敢应声,至于其它几个衙差,早就抱头闭眼,装作无知模样。

    “岳和,听说岳长发每月给你的赏钱不过二十两,这么点银子,可不够你吃花酒!”马全沉笑,岳和目瞪溜圆,惊吓燥心,根本不知眼前的小公爷在耍什么把戏。

    “与其跟着岳长发做一只贱狗之人,不如为小爷办事,只要你肯听话,凡事照小爷说的去做,小爷每月给你百两赏钱,如何?”

    声威之下,岳和有种从冰洞里摔进火窟窿的感觉,看看马全手里的银锭子,再看看他身后的亲兵刀锋,岳和使劲咽了口气,小声道:“全听小公爷吩咐!”

    临水县府。

    陈玉看着临城发来的公文,心中乱燥,身旁,参事常发走来疑声:“大人,怎么了?”

    “你看看这公文!”

    常发接过公文瞧了瞧,道:“行军都营与北安军同入临城,让众县官员前去迎礼,这简直就是滑稽事,这不明摆着让行军都营与北安军生隙么!”

    “可不是么!”陈玉来回踱了几步,开口:“去唤安河来!”

    不多时,安河进屋,此时他已经知道临城数日后的迎礼事,故而安河直言:“陈大人,下官建议立刻派人快马加鞭告知林将军,让他早做准备,免得当日急手生事!”

    “此事我已派人吩咐过!”陈玉示意安河坐下,道:“我唤你来是有其它事,听闻你与临城绅官安平康员外有些交际?”

    “那安平康与下官是同姓支外系的族人,只是从父辈起已无什么交际,故而几十年来,越发生疏!”安河快速思量,试探道:“大人此言是要下官…”

    “我听闻临城官场有些变化,此番仲毅剿灭乱兵回军,去受那个什么迎礼,根本就是唐突之事,所以我想让你与安平康员外联系一二,探听临城近来情况,若真是有什么事纠缠在这迎礼内,那我等可就要早做准备…免得北安军被人算计!”

    陈玉说完,常发从屏阁后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盘银锭,安河见此,赶紧起身:“大人,你这是作甚?”

    “安河,为官者谁人不愿进位上爬?日前,我听闻北河县的县令归家途中被贼匪劫掠,以当下境况,这个空缺算是落定了,只要你能做好眼下的事,我一定助你上位!”陈玉说到此处,欲言欲止,待其缓下心劲,才继续道:“你是个干吏,可是临水县乃我的根,更是仲毅的根,安河…你要明白啊…”

    “大人恩护下官心知,下官这就去做!”

    离开县府,安河稍加换装后,便前往临城,路上,同行的王先生不解:“大人,这陈玉此次是在借机会支走你,你怎么就应了他?况且北河县令的职位岂是他一个县令能够做主的?”

    对于这话,安河笑笑,回言:“陈玉此番也是用心,自林仲毅成了他的女婿,这临水县方圆几十里俨然成为北安军的根基之地,他作为一令之长,肯定容不下我这个外人,早走晚走,不如体面的走,至于北河县,我也知晓一二,无非就是银子的问题,只要陈玉不从中掣肘,成的几率很大,加上之前咱们助力林仲毅的事,日后北河县真出现事,我修书一封,陈玉和林仲毅也会出手相助,此一举数得之事,我怎能不应?”

    “原来如此,那大人走的时候,切莫忘了属下!”王先生笑言,安河点头:“放心,少不了你的!”

    上谷县南,上谷县令蔡元成听闻北安军在县界处剿灭乱兵,赶紧带人前来,待他看到林秀后,老远敬声:“林将军在上,受下官一拜!”

    蔡元成面对小自己半旬年纪的林秀躬身跪地,只把林秀弄的心大,他赶紧箭步冲上,扶起半跪于地的蔡元成:“蔡大人,某不过军行虚将,受不得拜,受不得拜!”

    “将军哪里的话,您于下官有救命之恩,这个情分,下官可一直记在心里!”蔡元成乐呵应声,由于之前马槽官员白宝琦作乱,林秀无意中救命于蔡元成,且随着北安军名声越来越大,蔡元成有意搭上这条军行线,故而尊敬之至,除此之外,在他的消息网内,风传以临水县为中心,临城整个东界地段都被北安军掌控在手中,这个态势让他这种官人如何不多想?

    “将军,下官此番来的匆忙,所以…”蔡元成笑声示意左右,身旁的捕快赶紧出声,让后一队良驹被衙差赶到前面。

    “区区二十匹东林青棕驹,将军可做军骑驮马,请将军切勿推辞!”

    身为军行人,林秀一眼就看出这都是上好的军骑,犹豫中,唐传文已经出列,代为受之,林秀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转言:“多谢蔡大人好意,只是蔡大人匆匆而来,怕不是单单送马的吧,若有其它事,敬请说来,只要在情理之内,本将尽力!”

    蔡元成嘿嘿一笑:“将军聪慧,下官佩服,下官奉临城官令,前往临城参加什么迎礼?现在四野不安,若是有将军在,这一路必然安稳…”

    “哈哈哈!”林秀笑笑:“此当然的事,好说,不过大人得稍候半日,本将要等行军都营的都司大人,与之同行!”

    “全听将军尔!”

    当蔡元成的队列合进林秀队伍后,林秀就地歇息,大约两个时辰,马钟才带着行军都营从西面赶来。

    “都司大人,你可让我好等啊!”

    离得数步远,林秀呼声,马钟笑笑:“仲毅,路道难走,且行军都营的兵士可不似你北安军全无骑兵…”

    互通几句后,双方分列起行,期间,马钟与林秀有说有笑,好似长辈亲人,而岳长发跟在后面沉面无变,瞧着二人的模样,他心下冷斥:“你们这些权心种,赶紧得意吧,不然就没机会了!”

    临城,马全暗中疾行,先马钟一步赶回来,经过四下暗查,果然如他所料,已近退位绅官行列的于海龙竟然在暗中翻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