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六章杀人诛心2

    话到这里,林秀戏虐嘲讽:“看你如何再去东林求生,我相信,即便是东林那士流樶尔小地的夜郎种们,在知道你的名声后…恐怕也容不下你这尊大神!”

    面对林秀淡笑嘲弄,耿廖恨得牙根生疼,只是人在屋檐下,刀锋迫脸面,他又有什么回转搏之的余地,可以说,林秀留他一条命已经是天大的恩赐。随后一众北安将士对耿廖唾骂糟践一番,便将其驱赶离开,林秀瞧着耿廖蹒跚远去的身影,他转首看向唐传文:“方才你为何请命本将放了此人?”

    唐传文拱拱手道:“将军,耿廖虽然无能,可他出身于殿卫中郎将之职,那是皇家近卫脸面所在,即便耿廖落魄败名,可惩处的权力还在中都皇家手里,将军虽然可以借着乱兵掠夺的罪名杀他后快,可这么一来,就有些外军压主,驳面皇家的味道,如果这事传开,以当前大夏的情况,军行之中,朝堂之上不会说些什么,可您身负北疆龙驹之名,更得连亲王秦懿老帅的期盼,此一切注定您日后将途高进,介时朝堂的目光就会转到您的身上,如果不怀好意者揪根寻事,这件小事就会产生巨大的后患,至于会发生什么,属下已经猜测不到…所以为保自身完全,只有放了这只窝贱种,任其自生自灭,或死于贼人、匪盗乃至其它官家之手都可,将军也不要图一时痛快,而沾染满身骚味…”

    “传文兄,没想到你这般看好本将!”林秀转过其中的弯弯后,笑声言语,饶是唐传文为人有些僵板,言语神色变化稍慢,故而恭敬回话:“世道如此,能有将军这般才能胸怀者,青辈军途不过一掌之人,属下看好将军,也是情理之中!”

    “你个死板货!”林秀笑骂唐传文一句,让后看向那些俘虏:“尔等身为骁武皇,与本将有过同军之谊,既然乱兵贼匪已消,尔等若愿留下,本将以袍泽之情相待,若不愿,本将纷发盘缠,尔等各谋生路去吧,但是尔等切记,若再敢劫掠犯事,一旦被我北安军士拿下,必定杀无赦!”

    此话散开,这些兵士愣神瞬息后,皆跪地告罪请谢,末了泣声道:“将军情分,我等倍感欣慰,只要将军不嫌弃,我等必效死战之力!”

    济源镇。

    镇北塞上的草丘,数骑狂奔如风,在骑人前方五十步处,一只灰色的野兔夺路急奔,但瞧骑人首位的李天弯弓搭箭,随着他眉目精光集聚,指尖微动,一记追风平射,那箭簇星点化作流光冲出,眨眼之后,野兔已经背插羽箭翻滚前撞,至此,慢了一步的张祁勒马笑声

    “景允兄,好身手!”

    听得夸赞,李天收起三石硬弓,脱下狼毫盔,看向张祁:“俞至,再好的身手也抵不过人心深谋,你说是不是?”

    面对深意满满的话,张祁稍有尴尬,可他乃黎城军行世家小公爷,什么场面没见过,于是乎,张祁退下左右,来到李天近前:“景允兄,来此已经数日,为兄也对济北军有所了解,所以为兄想对你说一句话!”

    李天思量片刻,退下亲兵:“俞至,你来此之前,我收到一些临城方向的消息…说你和北安军发生一些纠葛,好像还与河中兵事有关…而据我所知,北安军现在的统将正是林仲毅,咱们的学院同知好友…”

    只是张祁心境高于李天,他话不应语,自顾道:“景允,济北军作为辽源军的残部,既无其名,又无其威,你在这里做个军前校尉,实在屈才,为兄不尊敬的说,你父兄皆是英豪将者,你也有着英将之姿,难道你就不愿意重振李家铁骑雄风?”

    听到这话,李天面色稍有变化,张祁细眼看去,李天紧握缰绳的手背凸起青筋,可想李天内心的愤怒,半晌,李天仰面喘息,似乎想把肺腑里的怒火压抑全都倾泄出来。

    “张俞至,兄弟晾了你这么几日,也没有压下你的燥心,说吧,你来此到底想做什么?”

    “给你机会,也是给我自己机会!”张祁低声:“齐王继位,秦王逼反,燕王暗动,中都乱象已成定局,大夏必定进入混乱时代,若是咱们携手共进,凭借你我的能耐,必然可以在乱中搏名,位居庙堂高位!”

    “俞至,你贪心太大了,小心蛇吞象,撑腹而死!”李天撂下这话,便冲远处的亲兵道:“就地生火,烤野味,打牙祭!”

    张祁虽被李天直言断了话头,可他并不心死,在李天拨马转身离开瞬间,张祁猛然抽刀探臂,而李天更是身手迅速,在张祁刀锋近身三寸之位时,他的出云枪已经拔地而起,随着寒光闪过,张祁的横刀已然被枪锋打落。

    远处,李天的亲兵和张祁的家奴纷纷拔刀冲来,而张祁一声退下,将家奴止于十步之外。

    见此,李天皱眉沉声:“俞至兄,你这到底何意?”

    “景允,你看看自己,天生的将者虎狼,却偏偏如老妪般窝在一亩三分地上压抑哀生,这简直就是暴殄才武之行!”张祁沉声,其中的激涌之意让李天气的臂膀发抖,可张祁非但不退,还更强压之三分。

    “景允,为兄实在不愿看你这么消沉下去,也不愿你李家铁骑威名随辽源军逝去而亡,男儿大丈夫,当取功名于世间,留名英豪往后世…可是你看看你,压着才武,憋着心劲,为了所谓安身立命,几乎消磨殆尽男儿本色!,你枉为将门之子!”

    “够了,你给我住嘴!”

    李天被张祁激的心火四溢,几欲失控,可张祁嘴如弩矢,根本不停。

    “你知道仲毅兄现在如何?他已经贵为北安将,是日后的北疆庭柱,比比他,再看看你,商贾贱儿都能名扬四海,堂堂将门之后要老死贫瘠之地,你让伯父兄长的在天之灵如何安稳?难道你就甘心么?老子问你…你甘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