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三章鹰鸠士3

    听出林怀平话里哭穷的意思,林秀笑意无变,稍稍思量片刻后,林秀道:“平弟,你有这份心,我甚是欣慰,至于粮草甲胄…待回去后与苏文商议,他会帮你解决!”

    “嘿嘿…秀哥,有你这话,弟弟就放心了,弟弟相信,只要有你在,咱们一族在将来必定会成为北疆第一望族,那时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忤逆欺辱咱们!”

    在林秀、林怀平言说中,数步之外的唐传文漏出一脸羡慕,曾几何时,他也有兄弟,有家人,可是那场突如其来的王怒噩梦毁了一切,心浪汹涌中,唐传文心下暗语:“爹…娘…儿一定会光复咱们家族的!”

    晨曦,月亮已经隐去半个身子,黑蒙蒙恶地平线泛出鱼肚白,在上陇县榆岭村,耿廖正躺在牛车上耍混:“酒…拿酒来!尔等听到没!”

    在耿廖的声威下,亲兵只能将掠夺来的老酒递上去,至于其它兵士,已经漏出厌恶神色。

    从上陇县出来,耿廖这些人慢慢吞吞走了不过三十余里,一些兵士想要偷偷离开,却被耿廖的亲兵队压着,用耿廖的话讲,你们都是逃兵,只要被官家抓到就是死罪。在要命的威胁中,耿廖这支乱兵队就似孤舟行于汪洋,颠颠颤颤,虽时有倾覆恶可能。

    “该死的老混账,喝死他个无能种!”

    队列中,一些兵士低声叫骂,只是这些细如蚂蚁的唾骂声引来耿廖亲兵的警示:“尔等呱燥什么呢?都老实点!眼下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蹦不了我,只有跟着将军…才能逍遥自在…若实在有什么想法,别怪某没有提醒你们,那黄汉就是下场!”

    一番谬言入耳,兵士皆不应声,他们纷纷转首看去,在耿廖身下的牛车横梁前,一根长毛挑着黄汉的头颅摇晃不止,亲兵目观周身,确定无人多嘴后才离开,只是他能压着兵士们一时唾骂,却压不下兵士们心中的窝火,试想,从大名鼎鼎的夏安帝亲名军行骁武皇变成贼匪乱人,这个落差不亚于天与地,任谁也不愿这般模样浪荡掉余下岁月。

    牛车后,曹纯将手中的羊皮地形图几乎翻烂了,才小声道:“将军,这临北之地属于北安所,大多丘陵荒野,并没有什么贼匪群落!”

    “嗯?”耿廖闭目沉声,曹纯心下一颤,赶紧回口:“将军,若是从此地往东,六十里外就是上谷县,在上谷县东北方向,倒有一些贼落山,咱们不妨去哪里!”

    未免耿廖不悦,曹纯再度解释道:“若是将军还不愿意,咱们可以借由上谷县,混入东林商队,途径东州北界前往东林国,以您的资历和威望,定然能够在那些士流之地搏出一席之地!”

    听到这话,耿廖睁开醉眼:“东林国…”思量瞬息后,耿廖笑道:“曹纯,没想到你还有几分脑子,竟然给本将寻了一个好去处!”

    曹纯知道自己说中耿廖的心思,赶紧奉承:“那是,属下自入军途以来就受将军照看,不然早就死在沙场之上,此番将军落难,只是时运不济罢了!”

    “哈哈哈…你小子说话中听,中听!”

    耿廖笑声后立马来了精神,于是乎,这支本将落草为贼的乱兵队就在耿廖意识之间暗潜东林,想要在大夏的东敌之地处寻得生路。

    “校尉,榆岭村东乡道上发现大量脚印,属下探查确定,正是乱兵留下的!”

    林怀平得鹰鸠士回报,疑声林秀:“秀哥,你说这些乱兵在做什么?我怎么感觉他们在绕圈子?”

    林秀摇摇头:“不像!耿廖虽然统军之能中庸,可他在中都之地待过,更任职殿卫中郎将,此情之下,绝非浑人!”话到这里,林秀转头看向唐传文:“参军,你如何看?”

    唐传思量片刻,命人取来临北地形图,他眼扫四界,自语不断:“北安所境地荒芜,再向北就是草原,草原蛮族正在内乱,耿廖肯定不会出去,往西,河中乱境,他也不会再回去,如此就只有往东,东面上谷县,贼风盛行,是个落草寻窝的好去处,可耿廖股子里有股高将傲然的气息,落草并非本意,如此…”

    一通言说后,唐传文手指上谷县东的东州北界,而在那之外,赫然就是东林国。

    “东林国…”林秀眉眼微闭,似有思绪翻转不定,末了唐传文道:“将军,以耿廖北进东转的行迹,闹不好是要离开大夏寻生路…”

    “一群败兵混账,安敢逃离罪责!”刘磐怒声:“北蛮战中,他就犯过同样的罪,奈何我等无力执管,现在又遭孽落罪,若是不将他惩治于法,那数万骁武兵士的英魂将如何安息!”

    叱声中,刘磐、方化纷纷请命,林秀正要应允,又一鹰鸠士回报,说是已经发现耿廖的尾巴,即刻就会出击,听此,林怀平道:“秀哥,区区弱种何需您出手,不消一个时辰,鹰鸠士必将拿其人头归来!”

    上谷县西泥巴小路,耿廖高头大马缓行前进,身后曹纯紧跟,生怕被耿廖抛弃:“将军,属下有个建议,不知…”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活像个娘们!”

    “哎…”曹纯抹着额头道:“咱们在上陇县地界掠夺月余过活,这名头怕是不好,上谷县若是接到临城官家令,设卡拦路,恐生麻烦,所以属下觉得…咱们还是绕路的好!”

    “你个窝贱种!”耿廖不以为意:“虽然某现在落势,可是那些只会欺压百姓、吃喝嫖赌的衙差团练们还入不了某的眼,眼下北疆四野混乱,某不相信那些肥头官差敢多事,不然行军都营的八百兵士就是他们的下场!”

    耿廖自谈高论时,在他的队伍后面一里处,百余黑服鹰鸠士已经追上,看到不远处的懒散队伍,鹰鸠士都队细眼扫望,其眼中的精光就似利剑般飞射上去。

    “乱兵队伍五百余人,骑兵一都,其余步卒,弓弩不详,阵列涣散,中后乃薄弱处,传令下去,鹰鸠分前中后三列,交替突袭,务必一击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