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章旧识旧事4

    “爹,方才上陇县发向发生骚乱,儿带人前去查看,发现是乱兵之间生内讧,爹,这是个机会,咱们赶紧出击,定然能一雪前耻!”马全急急奔回告言,可马钟却怒声斥责,让马全一时浑然。

    “你又私自前去探查?为父说过多少次,不准去,不准去,那些都是河中战场溃败下来的刁蛮乱兵,若是一个纠缠不脱生出意外,你让爹怎么办,让马氏将来怎么办?”

    听着两不相干的话,马全打从心底就不认同,虽然马钟想方设法为自己谋前途,为马氏谋前途,可马钟所行所为已与马全心中义理偏移,前些日子,他们派出一校巡防卫围剿上陇县,原本那些兵士不该亡命,可皆因马钟一句非亲信尔,便在军略错误中被尽数抛弃,知晓此事后,马全怒不可遏,可当他知晓情形之后,又无法改变,毕竟马钟乃其父。

    眼下耿廖这些乱兵内部发生骚乱,马全瞧疏漏之处,若是倾全部之力,绝对可以拿下那些贼匪乱兵,可是这般热血军略再度被压。

    “爹…乱兵内讧,这是个机会…咱们…”

    “你给我住口!”马钟目瞪斥声,强行压下马全,瞧着马全憋气,马钟怒散的模样,马全的亲兵小校余五赶紧拉住马全:“小公爷,别…别…”

    当余五拉马全离开后,马钟的亲随跟出将余五再度叫回来,余五恭敬道:“都司大人…敬请吩咐!”

    “你给我看好马全,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调动一兵一卒,前往上陇县!”

    “属下明白!”

    待帐中安静下来,马钟冲左右问道:“临城方向还没有消息么?”

    左右摇摇头,其中府衙胥吏使孙奎道:“都司大人,属下觉得小公爷并未做错什么,且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若是不合时宜,就不必讲了!”

    马钟堵话孙奎,孙奎面色很是尴尬,想了好一会儿,他到底开口:“都司大人,郡守既然任命你来围剿除乱兵,您就应该以大局为重,尽快解决此事,那些河中乱兵满算不过五百人,此番行军都营两千余人,就是拼人数也能拼的过…既然小公爷发现乱兵发生内讧,如此良机,大人为何不出兵…”

    “你是在问罪本都司?”马钟立刻冷声,孙奎虽然畏惧马钟的威严,可他也算个良官,更是姚启圣的亲系派,故而梗着脖子道:“大人勿怒,属下只是就事论事,真要说远点,那行军都营原先在蒋赣指挥使手中时,起码还能候时候晌的剿匪安民,也正是这个缘故使得有些小校队正与他走的近,可您现在借机安插亲信,将官家公军充为私有,此行…属下实在看不过,为官者,可以徇私权,但要把握度量…大人做到当前,早已过火,这么下去,就休怪属下参告大人了!”

    听得孙奎所言,马钟面色几经转变,好一会儿,他才压下心火,让后拖腔沉声:“孙大人日夜劳累,已经说昏花,来人,将孙大人请出去好生歇着!”

    斥声下,进来数个亲兵,孙奎还想辩解,可亲兵已经上手,将孙奎请出去了,其余随行的临城官员见状,立刻低头住嘴,恐怕自己稍不留神,就挑到马钟的霉头。

    军营里,马全靠在围栏上生闷气,他想不通爹爹到底为什么这般逆行做事,身前,余五不断的劝慰:“小公爷,放眼大夏,河中兵祸,江淮浪涌,这些乱像就是将来世道的征兆,就是咱们北疆也没几处安生地,老爷顶着这么大的压力,是做了一些糟践事,可那都是为了马氏,深说一点,是为了你!”

    马全皱眉不言,余五很是无奈:“小公爷,这世道…有权才有位置,而权来自于兵,属下希望您能理解老爷!”

    正说着,孙奎被几个兵士护着从面前走过,孙奎不住高叫,亲兵任由打骂,却不还手,马全起身作势要拦,以问情况,却被余五拦下,同时余五示意那些亲兵赶紧离开,马全怒声:“余五,你何时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小公爷,属下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属下作为马氏的家奴,今天的这一切都是老爷和小公爷您给的,若真说变化,怕是小公爷您自己吧!”

    一句话说的马全呆愣,自己变了?为何自己没发现,这时,家将马傲跑来:“小公爷,老爷召你!”

    帐中,马钟上首沉坐,马全下阶闭嘴不言,马傲与余五出去后,马钟斥声:“全儿,你让为父很失望!”

    “爹,这话儿不明白!”

    马钟神色几经转变,才起身近前道:“全儿,为父让你结交北安军林仲毅,你可知深意为何?”

    “林仲毅乃大才,日后前途高瞻,儿与之结交,既得名望,又得将途利!”

    “说的不错,可是你忘了最重要的!”马钟回言让马全沉思:“为了马氏以后,你现在必须寻得强大助力,以拱卫氏族,可是为父没想到,你在无形中竟然沾染了北安军的义理,这…是为父所不允许的!”

    “为什么?”

    此一言恍若重锤,砸在马全心底,他抬头看向马钟,似浑似清的牟子透射出不可置信:“爹,你到底想说什么?”

    “马氏终究是临城马氏,可北安军却非临城的北安军,乱世将来,为了马氏的殊荣辉煌,为父只能拼劲一切,把所有能够拿到手里的…全都拿下,不然乱世风潮压上,你我及马氏都会毁于一旦!而北安军纵然前途宽广,让人高仰,但是他林仲毅最大的疏漏之处就是阶级位置…他不明白自己代表了什么…且他的忠义大旗是皇家所需,也是皇家所忌…别忘了,当今位继大统的齐王可非夏安帝那样的雄阔开疆之主!”

    “爹…你让儿突然感觉很陌生…这和您以前说的不一样…”马全心弱无力,想要辩解,殊不知在官家将途之路上,所谓的忠义之理早已被世家风流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