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一十九章旧识旧事3

    黄汉将一块干饼塞进嘴里,使劲嚼了几口,由于干饼太过僵硬,且有些发涩,故而黄汉吐口,让后咒骂:“耿廖这个混账,没有将才能,就不要占着那个位置!”

    “小点声!”何基赶紧警声:“若是让他听到,你不想要自己的小命了!”

    “都他娘这个样子了,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黄汉怒声,面前的曹纯闻之赶紧起身,借口小解离去,那吴莫之走来,附和道:“顾恺之那孙子败军初始就没影了,乌正那死心眼还真敢硬干秦王的兵锋,恐怕凶多吉少,唯有咱们捡了一条命,可是在齐王殿下眼中,咱们怕是和死人无异,而这也是耿廖不敢回去原因!”

    “与其憋屈死,不如当时战死,起码那时老子还能死的堂堂正正!”

    黄汉实在受不了这种东躲西藏、人鬼不如的狗种日子,当心底的火气被撩起来,黄汉抄起身旁的刀刃,何基见状,赶紧拉住他:“你要做什么去?”

    “老子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现在四野都是临城的巡查卫,日前咱们才打过一场,你这样子只会被人当做流匪杀了!”

    正在何基劝阻黄汉时,身后传来阵阵戏虐的笑声,黄汉回头一看,耿廖带着他的亲兵队走来。

    “黄汉,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本将势弱了,镇不住你了?”

    听出话里的威胁,黄汉目瞪溜圆,抬臂持刀:“你个龌龊种,骁武皇三万兵士被你一战耗干,老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竟然还有心思在此酒醉,若换成老子,早一头撞死了!”

    “黄汉,放肆!”

    耿廖虽醉,可也醉的是心,揪起根底,他是恨景禹寅,试想,一个当朝大将军,原以为跟着世子前来讨些军功,为日后新皇登基赞些名望声威,谁成想一战不慎,差点把小命丢了,以齐王的心性,肯定不会在容他,在这种情况下,耿廖真是走投无路。

    面对黄汉的唾骂,耿廖气的钢牙紧咬,一旁何基觉察不对,便缓缓后退,奈何曹纯早就把黄汉之前的行径告知耿廖,一时间,耿廖威压逼迫,让黄汉陷入险境。

    “将军…将军息怒!”

    何基请声:“黄汉只是一时脑昏,容末将劝阻几句,让他向您赔罪!”

    结果黄汉直接挑声反骂:“何基,你到底是不是汉子?为何到现在还容忍这个废物,之前我等北蛮战中,他将就撤退弱敌,现在更是害的骁武皇几万弟兄,老子实在忍不了了!”

    话到这里,耿廖抽刀冷声:“黄汉,念在你随我这么久的份上,本将给你个机会,若是你能胜了本将,大可离去,若不胜,就死在这里,免得出去后胡乱言说本将的不是!”

    “老子正有此意!”

    黄汉怒声一嚎,挥刀砍来,耿廖虽然统兵才略中庸,可是他出身殿卫中郎将,武技颇高,哪怕酒醉半中,也与黄汉这个先锋将不相上下。

    二人刀锋交错数合,黄汉占不到半点便宜,故而心燥,也正是这样,被耿廖寻到寸毫疏漏,但瞧黄汉刀锋平砍落下,回收空隙之际,耿廖箭步反斩,破在黄汉刀柄处,黄汉手腕力弱,刀飞扯步,耿廖冷笑,待其横刀流光落,黄汉肩头血崩,进而跪地。

    瞧此,何基不忍,挺枪横列,挡下耿廖的要命招。

    “何基,你也要反本将?”

    耿廖冷声,与此同时,身后一众亲兵威压上来,何基心中虽怒,可他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故而退步跪地:“将军,事已至此,兄弟们皆有怨言,实属正常,末将恳请将军开恩,放过我等吧!”

    “放过你们?谁来放过本将?”耿廖心火无处发泄,杀意愈发浑厚,见此,吴莫之也随何基进位:“将军,北疆贫瘠,这样下去,咱们早晚饿死,就算不饿死,也会成为贼匪,试想,国之军行落草为贼,这条路让我等以军途为生的爷们如何忍的下?”

    “反了…反了…全都反了!”

    耿廖连声斥责,不待何基再言,他令出逼下,身后亲兵抄刀冲上,何基、吴莫之见状挺刃抵挡,那黄汉口冒血沫子,依旧反抗,奈何余下的兵士大多为耿廖的亲兵,与其命连一线,故而三人不敌,只能逃脱,可是黄汉受伤,在逃离中更被耿廖麾下臂弩射中后心,不得已中,黄汉脱手回身:“想当初老子从军立志,要做一将军,谁成想落到现在地步,可笑,简直可笑!”

    “黄汉,你疯了,快走,耿廖已经癫狂,他不会手下留情!”

    何基呼喊,可黄汉死志已现,吴莫之转身强行拉走何基:“他也疯了,不要管,不然都得死!”不得已之下,何基、吴莫之二人转身逃离,至于黄汉则抄刀冲进追兵中。

    耿廖盯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戏虐道:“到现在这地步还不死心,真是可惜你这个混账了!”

    黄汉身中数刀,咬牙切齿:“老子当初就看出你是坨烂泥,只可惜老子没有离开,不然怎会落到这种地步?”

    “这种地步?哼哼…去吧,下去陪那几万兵士去!”耿廖神色一冷,刀锋横砍,黄汉的头颅立刻飞起,待其落地,那双死瞪的眼睛已经失去生机。

    曹纯看到此景,吓的后背一阵发麻,那耿廖甩了甩刀锋上的血迹,回身冲他招手,曹纯来到近前,哆嗦道:“将军,末将可是一直听命于您的…”

    “你无需紧张!”耿廖笑道:“传令下去,集合余下人,随我北进!”

    “啊?”曹纯不明:“将军,北面是边镇荒界,没有村子可掠夺了?”

    “谁说本将还要去掠夺?本将是打算去寻个山头,做个山大王!”此时耿廖早已没有醉意,他目观东南方向,那是临城所在,而北安军就在临城地界,耿廖有预感,他不能往东南去,不然碰上北安军,恐怕连山大王都没得做。

    临北,下陇县,临城都司、行军都营指挥使马钟正率部停留在此,已经十余日,他传命临城的告命还没有消息,而北面上陇县,那些乱兵的情况愈发严峻,这让马钟心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