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零八章乱像初始2

    张祁言说中,林秀面色愈发沉冷,可是张祁完全视而不见。

    “仲毅兄,老哥知道,你我二人因为南宫郡主的事分歧颇重,但为兄此番前来是真想与你携手共进,共保咱们自己的地界,你想,河西祸平,齐王中都军与秦王拼杀损耗巨大,他一继位,其它公侯皇子会怎么做?放眼近前,东州、江淮一乱,北地东界的临城必然被卷进去,你若稳不下,我黎城也会造受战况荼毒…可若是你我兄弟拧成一股绳,凭借咱们的悍将兵甲,绝对能够在混乱风袭中掀起一股浪…”

    “俞至兄,你言中甚过!”

    林秀截话,细眼看去,他已经额生汗水,张祁忖了忖,道:“仲毅,为兄此番绝对好意,除了你,为兄还要前往北界源镇寻景允兄,你…好好考虑吧!”

    话落,张祁带人离开,林秀看着这个世家大公子,心瓷如石,半晌喘不过气,不远处,刘磐、方化来到近前,刘磐盯着远去的身影,粗气愤怒道:“将军,你这好友权心深重,保不齐又卖什么关子,您可要小心点,千万别着了他的道!”

    “将军,我这就带人跟着他,看看他到底耍什么把戏?”方化请令出兵,却被林秀拦下。

    林秀看着四野田地中的景象,心潮波澜起伏,这都是他一心想要做的事,保境安民,拱卫大夏旗帜,畅行北安将安北疆的义理,可是现在,张祁一番危言再度将他拖身泥潭之前,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大约半刻的功夫,林秀才稳下心绪,他使劲揉着两鬓,道:“召各校参将议郎军帐会见!”

    北安军营盘,已经分散各行其是的苏文、庄非、韩墨、唐传文等人突得将令,四人齐聚会面,除此之外,众武将中,除却赵源驻守南安县,李虎、黄齐、林怀平、花铁犁四人外,又多了几个新面孔,他们正是襄西县乡绅名望的青辈子弟,裴长风、焦褚等人,现编入监察校,行巡查职责,而河中兵士出身的万俟良已是操训校列中军郎。

    在北安军将帐体系中,万俟良三旬靠中的年岁让他颇现突兀,眼下林秀还未到,万俟良稍有局促,坐立不安,毕竟他一个外军系的难民一跃翻身,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当万俟良言不知语时,唐传文瞧到他的模样,与其它几人招呼几语,来到万俟良近前:“万大哥,一会儿将军来了,必然会问你后备军校操练情况,你要如实详细的禀告!”

    “某明白!”万俟良粗声,其沉默寡言让韩墨侧目:“那汉子何方来头?怎么突然就管起后军操练事务?难不成又是将军的亲族弟兄?可也太老了…”

    “呱燥!”

    苏文挑眉顶了韩墨一声:“将军如何做,还需要你指点?记着,这是北安军,这里只看心性、能力,不堪尊位家世!”

    “哼!”韩墨与苏文的商贾大家身份不对付,故而二人时常呛火,庄非瞧之,从中打圆场,正着说着,林秀进来,只是众人都发现林秀面色臣冷,不似平日,故而众人赶紧归列,免得触了霉头。

    “今日突然召集众将参议,只因四野浮荡不安!”林秀开口,众人面色几经变化,随即,左手边首位的唐传文道:“将军,四野浮荡不安,乃大势所驱,但北安军近来巡查防备严密,哨骑更放至方圆三十里…暂无匪患贼事发生!”

    “做的不错!”林秀简单一句,唐传文拱手退位,但林秀接下来的话让所有人都惊愕了。

    “可这于大夏境况相比,不过星辰与之皓月,浪花比之阔海…日前本将得到消息…中都…夏安帝命危矣…”

    一言即出,帐内所有人全都愣住,在他们眼中,大夏之所以安稳无事,哪怕北蛮兵祸袭来也无动基业,全因夏安帝一人独威,可现在夏安帝要西去了,本就僵持数年之久的皇子风流必然爆发,那时兵祸会从何处燃起?已经无人可知。

    沉静须臾,林秀心气稍颤,末了他看向万俟良:“北安军初成军系不过一年,而风雨即将来袭,本将唯有一愿,保临城安危,保北疆安稳…”

    此言虽平,可它到底有多难,帐内众人全都明白,而万俟良早有唐传文提点,故出列回命:“某得将军看重,从河中兵祸捡回一条命,此大恩…某永生难忘,故而在唐长史、黄齐先锋、苏议郎的助力下,某竭力独建后军四校列,现已颇有军威态势!”

    “好!”林秀一字兴之,让万俟良心潮微动,旋即他跪地叩首:“将军在上,属下在此保证,只要再给三个月,末将还能从河中人氏中精选精壮三个校列,使其成军,以卫北安军威!”

    结果林秀却摇摇头:“三个月…虽短…可本将怕是难以给你了…”

    这话入耳,万俟良与苏文等将校全都愣住,待思绪明了,他们已经意识到,大夏最可怕的风潮即将来袭。

    半个时辰后,将令会帐结束,众人四散奉令离开,可林秀留下了庄非和花铁犁。

    “赵源独守南安县,已不稳妥,我意欲你二人前去驰援!”

    庄非、花铁犁当即领命,庄非道:“将军此令着实妥当,那东州军属下较为了解,大都督卞安成是个老王八,深藏不漏,其将于达也是个心藏权祸的主,若是夏安帝西去,这些大员保不齐就会伸手外扩!”

    “你说的不错,虽然赵源从未发求援军令或军告给本将,可本将知道,他是不到亡命关头绝不求人的主,为保临东边界安稳,南安县务必掌控在本将手下,不然…”

    “将军,属下有一言,足以保证将军所言!”庄非话锋犀利,挑起林秀兴致。

    “何言?说来?”

    庄非转身来到临城东界地图前,他手指南安县西北二十里处的余家堡:“将军,近来属下无事中查看过东界态势,南安县虽属临城,可它不过是东州西界南安郡的附属,县城城墙矮小,不堪防备,反倒是余家堡城墙高厚,一旦东州军行不轨之迹,以此为根固守,属下敢保证,虽然咱们出击不足,可若防备…绝对安如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