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九十一章威扬

    “数倍于敌,竟然反被破出缺口,尔等难不成都是猪崽!”

    右翼阵列方向,傅山按照唐传文的话一路直冲,连破校治营三个都队,当第四个都队小阵列溃散开来,傅山已经看到凌仝的将旗,至此,傅山刀指大喝:“弟兄们,杀,冲透这些混账杂碎,给将军报仇!”

    当月牙形阵列后面传来自家弟兄的呼嚎,正在缓退的黄齐一怔,旋即大喜:“好样的,是傅山那小子,他竟然钻进襄城种的股腚里了…”

    刘磐唾出一口血水,沙哑着嗓音:“那我等还退什么?冲,拼死这些狗娘养的…给将军报暗箭之仇!”

    众甲士血杀冲涌之刻,‘呜呜…呜呜…呜呜’的急促冲杀号角再度响起,至此,黄齐、刘磐、方化、黄玉明这些疯汉们纷纷迎头冲上,而凌仝空有四校列的甲士,由于统战不足,四面开花,也就半盏茶的功夫,左右翼的两个校列已经暂退,凌仝亲率两个校列迎战,奈何股腚透气,己方中位不稳,士气低下,交锋一击后,便撤退脱战。

    当傅山与黄齐汇合,除却损伤亡命的弟兄,余下四百余骑再度竭力尾追凌仝本队,可是东南向军号袭来,让黄齐心里咯噔胆颤,即刻勒马停下,而凌仝看到来人后,不喜反怒:“何季,你为何如此迟来?”

    面对质问,何季沉声:“凌将军,郡守大人让我们来护行聚民队,可真就是护行…”

    一言双意让凌仝无话可说,不错,何度确实是这么吩咐,可深一层的意思何季必然知道,只是他不愿做罢了。

    何季率部横列中间,将校治营与北安军分开,此时天色已经苍茫发亮,细眼看去,黄齐这些甲士身上满是鲜血,粗重的喘息就似老牛耕田。

    黄齐瞧到来者,心中一酸,末了他横举长锥刃,面对完整的行军都营校列,冷声无畏道:“竟然是襄城行军都营的将旗…弟兄们,看来老天这次没有站到咱们这边!”

    “那又如何?”刘磐叫嚣,寸毫无惧,其余人等也快速平列开来,在军威压迫下,这些北安甲士纷纷扯紧缰绳,只待黄齐一令,便冲杀上前。

    “且慢!”何季瞧出北安军的死志,立刻高声,黄齐警惕道:“襄城种,又想耍什么花招?某等用刀锋与你说话!”

    “本指挥使要见林仲毅!”

    “不可能!”应声稍弱,可中气十足,黄齐回首看去,唐传文竟然跟上来:“长史大人速速退去,此处危险!”

    “黄校尉勿忧,某也有几分搏杀技,足以自保!”唐传文身着吏官长史服,儒气横发,但是他马鞍上的横刀却已漏刃,寒气十足,让人不敢小瞧。

    “指挥使大人,我家将军受暗箭所伤,怕是不能来见你,且这个事要有人来承担,您说该如何解决?”唐传文神冷声沉,其中的怒意好似箭矢直冲何季的耳廓。

    “若指挥使大人有能力,大可将我们斩首在此,让后挥军北进,灭了北安军,不然,临水六千北安将士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言语威逼让何季心中忧虑,试想,这数百北安骑就打的校治营四千兵士丢盔弃甲,若是六千北安军威逼襄城,怕是何度夜不能寐,茶饭不思。

    见何季不应声,唐传文拨马独骑上前,结果何季身后的亲兵立刻抬起臂弩,威迫唐传文,可唐传文非但不怕,反倒不屑道:“指挥使大人,您好歹是襄城军行大员,某瞧您将气威杀的,也是悍者,可麾下亲兵怎么这般胆小,难不成某独骑弱吏还能对你行凶?放心,某等北安军将士,虽无大能,可个个刚毅忠勇,像作祟暗箭的龌龊事,某等绝不会做!”

    一席话刺的何季面疼,他急思片刻,道:“唐长史,北安军与襄城同为北疆军行,按理同为一脉,此般因小人作祟,拼杀至此,各有损伤,实属不该!”

    “不该什么?是你们的人先行造次!”黄玉明怒声,结果何季冷面,身后亲兵臂弩发射,弩矢化作流光袭来,也亏得黄齐长锥刃横档,不然黄玉明已经丧命。

    “你这厮如此狂妄?”刘磐当即要拍马冲杀,不成想唐传文斥声止退,他缓骑来至何季身前,看着这个四旬统将,抬手就是一鞭子,抽在发射弩矢的亲兵脸上。

    “你…”

    “住嘴!”何季目瞪唐传文,而唐传文以礼敬之:“指挥使,麾下唐突,容易扯出人命,某替你教训,若大人气愤不过,某奉上脸面与您,尽可刀劈下来,某若眨一下眼,就不是人养的种!”

    听着这般话,何季算是见识了北安军参将长史的厉害,半晌,他压下心火:“此番乃郡守大人令中有误,又被小人作祟,挑了两相。这个罪,本指挥使代为接下!”

    话落,何季下马,冲唐传文抱拳,而唐传文也不托大,下马单膝跪地回敬之,如此让凌仝高傲在上的脸面碎了满地,末了唐传文道:“指挥使,关于此事,恳请将军留下佩刀作底,日后某亲自八马托驾,为将军送回去!”

    “何季,你到底想怎样?你还是不是襄城的人?”

    面对唐传文步步紧逼,何季未言,凌仝已经忍耐不下这般耻辱,斥声高呼,可是何季深知行军都营和校治营非北安军的对手,为了避免日后兵祸,他暂且独担,根本不理。

    至此,唐传文恭敬候声,约有三息功夫,何季解下佩刀交付唐传文,唐传文转身离去。

    着数百北安残骑离开,凌仝气的几乎吐血,可何季却心平如水,凌仝奔到近前,斥声何季:“你知不知这么做的后果?待到天明,整个襄城的人都会知道,襄城行军都营指挥使向北安军告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凌将军,你所部伤亡数百,赶快去救麾下兵士吧!”

    何季答非所问,话落,何季离去,而何度想要驳回脸面的暗作彻底在何季手中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