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八章黑手

    “将军,这必然是襄城杂种弄出来的,我们必须在民乱恶化前制止,不然发生大面积踩踏造乱…会伤及无辜的…”对于唐传文的话,林秀岂能不知,但比民乱更严重的是虎视眈眈、不知在何处暗藏的凌仝。

    一旦民乱出现,这些吓破胆子的难民必然乱跑,那时凌仝就可以借着保境安民的令对难民动手,过后再以官家令把罪名安在北安军头上,把北安军的名声一扫而空。

    想到这些,林秀急思片刻,叱令刘磐、方化立刻带人对南向队列进行压制,难民可以向北逃,但绝对不能往南面跑,不然迎头撞上襄城兵,是要掉脑袋的。

    但襄城校治营小校已经暗中作祟,火矢突袭,将南向难民队给惊扰四散,刘磐、方化二人不过二三十骑兵,哪能拦下,而黄齐又在两相顾及,一时间,林秀算是被整了个措手不及。

    一里外,凌仝率部等候在此,不多时,小校归来:“将军,属下方才暗袭火矢,已经搅乱他们大半,不少难民轰逃这面!”

    “做的好!”凌仝轻笑:“传令下去,所有甲士围堵难民,若是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难民队里,由于突袭火矢,成群的人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来回脱逃,可是黑夜里,四面漆黑,他们这些人哪里分清生路死路。

    万俟良发觉事况不对,立刻将周围的众人压下:“别跟他们乱逃,会出人命的?”

    “大兄弟,不逃怎么办?难不成等死?”

    燥乱之下,人心惶惶,可是万俟良很清楚,混乱中的逃跑才是要命的,别的不讲,单是踩踏都能弄死大多数人,更何况这些难民中老弱占据一半,一旦冲撞,结果可想而知。

    “听我的,稳住,别跟着大队人胡乱逃,若是撞到官家手里,人家的刀子可不认人!”

    万俟良扯嗓子呼嚎中,将万俟梅牢牢拉在身边寸步不离,有些胡乱冲撞过来的难民汉子,万俟良更是毫不犹豫抬手一拳,将其打翻,那些难民瞧出万俟良的凶狠,纷纷避开,让惊叫着跑向别处。

    不多时,万俟良身边聚起百十余人,这些人以老弱居多,万俟良瞧之,大喝:“汉子们都站在外面,把老弱护在里面,让后跟着我的火把走!”

    聚民队南面,黄齐等数百北安骑就似游鱼般在乱民中奔走制止,奈何人疯胆小,黄齐根本压制不下,也就这时,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黄齐听之,脸色瞬间煞白,旋即,他不顾一切的带人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官爷饶命…饶命啊…”

    校治营队列前,一排排严阵以待的巡查甲士已经抄刀立定,当难民潮水涌来,这些甲士毫不犹豫的出刀,那些难民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甲士非北安军。

    “乱民造事,杀!”

    各队小校高声,这些襄城甲士立刻冲上去,对胡乱奔逃的难民搏杀起来,随着一声比一声高的哀嚎中,林秀已经抄刀传过难民洪流,盯住一追赶难民的襄城甲士,林秀不做犹豫,横刀落首,那甲士脑袋瞬间飞上天空。

    “尔等官家…何故屠戮无辜百姓?”

    林秀怒声,可是混乱一片,他根本压制不下,且林秀的行径惹怒其余襄城甲士,叫骂中,几十个甲士冲向林秀。

    见此,刘磐、方化二人率亲兵骑左右夹攻,护在林秀两侧,那些襄城兵崽见了,叫嚣散开,让后自家阵列后冲出几队长枪兵,一丈长枪锋力劲足,对着林秀这些轻骑捅杀上去。

    “该死的的畜生…”

    面对围攻,林秀怒火中烧,他横刀飞甩,将长枪阵列后的指挥发令小校给捅杀,让后抽出虎纹将刃,对准突来的枪锋,一刀劈下,由于刀锋犀利,威劲十足,直接将数杆枪锋横头斩断,如此杀意让襄城甲士大惊。

    远处,凌仝看到这里,眉锁如川:“这个林仲毅,竟然这般骁勇…”

    “将军,再怎么骁勇,他也是人,眼下他们不过几十骑接战,不如趁势将其…”乔崇鹤谏言,结果凌仝神思急转,让后瞪了乔崇鹤一眼:“乔主薄,何大人潜意只是让我教训林仲毅,你如此撺掇,莫不是有什么私心?”

    “将军哪里的话!”乔崇鹤尴尬一笑,凌仝重哼一声,不再与他废话,当即带人离开,看到这里,乔崇鹤唾了一口:“好你个凌仝,咱们走着瞧!”

    身后,乔崇鹤的家奴道:“老爷,咱们该怎么办?”

    “凌仝不愿做,何季更使唤不动,既然如此,那咱们自己动手!”乔崇鹤冲家奴交代几句,家奴带着几个健仆离开。

    这边,林秀骁勇善战,独骑威杀硬是挡下三队襄城甲士,而那些自顾逃散的难民看到情势不对,大多折返回去,当这些难民看到万俟良那一大群安稳缓退的队伍,这些人惯性般跑到人群外,似乎只有扎堆才能安稳下自己。

    “住手!林将军暂且住手!”

    搏乱中,凌仝呼声,林秀粗气抬头,看到襄城的王八蛋,他一甩刀锋上的血迹,道:“凌仝,你若想战,本将必定奉陪到底,但是切莫揪罪于这些无辜百姓!”话虽浅薄,可是听在四周的难民耳里,顿时生出感动。

    “林将军误会了,本将真的只是奉命前来护行,为的就是防止难民造乱,只是刚才情况突然,上万难民奔逃冲撞,麾下将士一时刹不住阵脚,才造成些许伤亡!”

    凌仝一番话说的很白面,让林秀无法挑出毛病,身后,唐传文、黄齐气喘如牛般奔来。

    “将军,跑了五个校列的难民,其中西南面踩踏情况颇重,粗略估计,伤者在三千左右…”

    听此,林秀恨的咬牙,他辛苦奉义,尽可能将这些无家可归的难民带往生路,不成想还是有这么多人因故亡之。

    “将军,咱们的弟兄已经分列南向,做好抵御准备,只是…”黄齐顿了顿:“襄城甲士在四千左右,另斥候来报,东南向还有一支襄城旗号的队伍!为保万一…咱们还是撤吧,不然打起来后,再护着这么难民,咱们绝对占不到寸毫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