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五章心计2

    回到自己的营帐,景俞天坐下,抬手将那封来自秦王的书信给烧掉,孟喜见了,不解:“殿下,你在做什么?这可是…”

    “罪证?”景俞天似笑非笑:“世人皆认为本王心胸狭隘,妒下冷酷,可本王归心到底,不过想像父王那样为大夏开疆扩土,成就一番大业,而这就需要震撼天下的霸王之心,试问,从古至今,王侯将相,有几个仁慈老妇?有几个心胸无物的青辈?没有,全都是血沾满手的屠夫,人魔,当他杀一人时,为罪,杀十人时,为疯,杀百人时,为屠,可杀无数的人时,就是受万世敬仰的王!”

    说到这,景俞天冷目沉声:“传令全军,攻城,今日,本王务必要拿下沈城,即便押不走景禹寅,也要堵死他南进的路!”话锋入耳,威压迫人,恍惚中,孟喜忽然发现眼前的人很陌生,他威然傲天的某一瞬间竟然出现了夏安帝北征时的影子。在景俞天死令下达以后,不过一刻功夫,西征军大营上空响起了沉沉的号角声…

    “快点,都快点!赶早到了临水,我家将军给你们备下了肉汤和热饼,包你们吃的舒服,吃的饱腹!”

    长如龙蛇的聚民队,在小队北安甲士的高呼催赶下,尽可能加快行进速度,且不少人对于甲士呼嚎中的肉汤热饼心存向外,但是他们经历数百里的逃难,饥一顿饱一顿,早就瘦成干了,即便再快,也就每日行进三四十里!

    队列前,林秀驻马高坡,远远看去,襄城在南面,临城在东北面,若是快马加鞭,深夜就能赶到,可是带着这么大一支聚民队,林秀粗略估量,最快也要半月,而这半个月中会发生什么,他根本不清楚。

    “将军,南向五里外发现尾巴!”

    方化急来告令,林秀听之,顿时冷面:“抓了!”

    “得令!”方化拨马离开,一旁,唐传文道:“将军,估计是襄城的人!”

    “本将不管他们是哪里的人!若真要作祟,那本将只有顺义行之!”

    聚民队南向十里处,凌仝率千余甲士在此,看着远处那条黑线,凌仝道:“传令各队,跟上去,压着他们的队尾走!”

    “将军,这不好吧,咱们跟的太近,北安军的人会乐意?”小校疑声,凌仝甩手一鞭子:“哪那么多废话!”

    挨了一鞭子的小校不敢再多嘴,当号角声传开,襄城校治营的甲士便分散围上,由于动静颇大,远处的聚民队明显出现骚动。

    “不准慌,不准慌!”

    聚民队尾,黄齐拨马来回叱令,可是那些难民哪有北安甲士的定力,也就瞬息功夫,一些难民便想奔逃,而这就像在干柴里扔进一点星火,黄玉明见状从,抄枪冲上,用枪柄抽在轰乱的难民背上,难民当即栽倒。

    “慌什么?”黄玉明叱声大吼,十几骑北安甲士抄刀四散威压,一些难民顿时被惊住,瞧此,黄齐赶紧叱令傅山、成坤带人散入难民队,稳下众人,末了他奔至黄玉明身旁,沉声:“你做什么?如此粗暴,万一激起民愤…”

    不成想黄玉明面对黄齐的教训根本不应,他冷哼一声:“你管好自己就行,我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你…”

    黄齐心火冒出,可是唐传文派令兵前来召他,黄玉明见机离开,黄齐重重憋了一口气,让后召过傅山:“你带几个去后队看看万俟良兄妹!”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说!”

    刘磐将尾巴按在地上,鞭抽数下,奈何这尾巴死硬,且他已经听到远处飘来的襄城校治营号角,便起身道:“林将军,你虽然是北安军的统将,可北安军成军不过一年,根弱底薄,没有郡城支持,你以为自己能走到什么地步!”

    林秀伸手揪起他:“本将走到什么地步,无需你们这些作祟种操心!”

    “哼哼!”尾巴不屑,如此狂妄的态度让方化、刘磐二人气愤不已,林秀甩手将其扔出两步:“襄城官家驱赶难民,这本就是罪过,本将问之无错,你们想要揪罪,本将等着你们!”

    “将军,让属下宰了他!”刘磐抄刀,却被唐传文阻拦:“将军,襄城的甲士已经追来,当务之急,是尽快与之相隔,免得难民队受惊,不然民乱出现,后果难控!”

    在唐传文的提醒下,林秀将尾巴扔到一旁,在其转身瞬间,林秀刀锋瞬出,那尾巴只觉的耳朵一凉,旋即就是一股湿热伴随痛楚散开,转首看去,自己的耳朵竟然飞落出去。

    “官家的走狗,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本将自然敢问罪何度,就不怕他作祟!”

    林秀叱声离去,尾巴虽怒,却不敢在言,毕竟刘磐、方化二人正死盯着他,万一二人动手,他的小命怕是要交代。

    黄齐奉命来见林秀,唐传文大眼扫去,道:“将军,咱们的聚民队绵延十余里,为今之计,就是让黄齐校尉带着五个都队分列在南向列,挡在襄城甲士面前,一来可以安民心,二来也可以看看这些家伙的底线,若是他们敢明目袭扰咱们,将军就可把官途军行的事变成官途对官途,属下相信,姚启圣不会坐视不管!”

    校治营前列,凌仝远眺,奔来还慢吞吞行进的聚民队突然加快速度,让后数都队的北安骑向己方奔来,在二里外,北安骑平列缓行,向东北走去。

    “这些人家伙,还挺小心!”

    凌仝暗笑,末了他道:“传令各队,尽可能的靠进,本将就不信,弄不了这些难民!”

    只是凌仝话音刚落,自己派出监视的尾巴回来了,看着麾下甲士削耳血面的模样,凌仝怒然:“出什么事了?”

    “将军,北安军那些人太猖狂了,丝毫不把咱们襄城放在眼里!将军,小的差点就回不来了!”

    “格老子的,林仲毅,你可真能耐!”凌仝咬牙切齿,即刻改令:“让一队以护行保民的名头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