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一章哀心

    郡守府,何度背手踱步,坐立不安,一时怒火造成千人亡命,即便他没有出府,可是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刺激到他。

    “大人,现在大部分难民已经被赶出襄城,余下躲藏的由衙差、捕快、巡防兵搜查,下官估计,最多一天,就能把这些蛀虫赶出襄城…”安隆也细细说着,何度心力交瘁,叹声不已。

    “本官也不愿这么做,可那些难民实在不开眼啊…这样,你带人去把斩首的尸身收拢起来,让后拉到城东三庙山埋了,记得找道士、僧人超渡!”

    “下官遵命!”

    安隆也奉命离开,许秋然急急奔进来:“大人,北安军林秀已经进城,要面见你!”

    “什么?他不是在南皮郡歇脚,怎么突然跑来?”何度心烦事多,根本不想见这个青俊后辈。

    “大人,恐怕不见不行,入城时,小校阻拦,被他一鞭子打翻,那股子态势,让人心震!”

    话落,又一郡府兵奔进来:“大人,北安军已经到府门前!”

    “大人,见吧,这会儿不见,日后官途军行交错难说话!”

    许秋然劝慰,眼看确实躲不过去,何度道:“罢了,让他到偏厅等着!”

    “官兄,某想问一句,听说今日襄城发生民乱,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秀刻意搭话,只是那小吏根本不应,林秀问的多了,小吏才拱手道:“将军,眼下天干燥热,小人给您端杯茶润润喉咙!”

    瞧出小吏推脱的意思,林秀也不愿强逼,等候中,方化进来附耳低言:“将军,一个时辰前,襄城官家驱逐难民,听说一些造乱的百姓已经被斩首,几百具尸首用牛车拖拉,从北门出去了…”

    闻此,林秀不由的怒火,当即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由于力道十足,桌角直接裂开,而这一幕正好被进来的何度看到。

    “林将军这是怎么了?如何发泄我郡府的桌椅?”

    笑声沉问,林秀缓了一息,拱手道:“方才本将听闻一些不好的消息,故而心火躁烈,没有控制住,郡守大人,冒犯之处,敬请见谅!”

    “见谅不敢,你乃北安军行统将,本府不过是地方郡守,两相较之,平级互对而已!”

    何度端身坐下,其傲然威严的姿态让林秀皱眉,二人对坐,一时无声,许秋然道:“林将军,听闻你们聚民十余万,从边界而来,此行可顺当?此番面见大人,是有什么求助么?只要您说,我们立刻照办!”

    “顺当不敢谈,顶多没有发生民乱!”林秀硬声,让何度挑眉不悦,但何度乃官行大员,自控能力颇好,他端杯饮了一口清茶,回话:“林将军,你来此为何?本官心里清楚,但是北疆情况如何?你同样清楚,眼下襄城地界青稞税制的耕种推行十有七成,除此之外,部分县乡税收全无,本官要为襄城地界几十万百姓忧心,已经无力外顾…”

    话虽模糊,可是何度不愿插手难民队的心意已经表露,此与许秋然一反一正,玩的实在虚伪,若是襄城没有发生难民造乱的事,林秀还不会刻意要求什么,但血淋淋的事就摆在眼前,让刚毅心正的林秀如何能忍下。

    “大人,国以何为基?”

    冷不丁,林秀问出这话,何度皱眉,端杯的手也硬在半空,稍有思忖后,何度没有回话,他起身道:“林将军,听闻你与本族后辈千金有些渊源…”

    “什么?”林秀不明其言,心话稍乱,何度笑笑:“本官之弟,何季之女何瞳曾与你有些交际,而将军又青俊才当,若将军有心,本官可以为您牵扯一二!”

    “何大人,官途军行乃外事,如何要牵扯到族内子辈!”一言怒喝,让何度再也把握不住心性:“林秀,你怎敢这么与本官说话?”

    “你做了什么,真当本将不知?”林秀心火爆发,刘磐、方化二人阻拦不住,厅外的府兵闻声冲进来,刘磐、方化二人瞧之,怒声:“尔等安敢放肆!”

    林秀气冲胸膛,瞪目直言:“四城的联名令,尔等官家不与民造福也就罢了,为何要下令驱赶屠戮那些百姓,难道他们的命就是属牲口的!”

    “林仲毅,本官敬你是北疆军行才者,才接见你,你若好言,本官立刻拨粮一万石,与你聚民队食用,不然,你立刻给本官滚出襄城!”

    “你敢!”

    吼声压吼声,怒威对怒威,对峙下,何季、凌仝二人来到府中复命,闻之北安将怒顶郡守,二人立刻带兵前来制止。

    “你们…你们….”

    面对何度等官家威压,林秀心恨无泪,他无法理解,为何世风如此混沌,为何官民阶层相差甚远,难道杨茂夫子教导的古文言论全都是错的?不得其解之下,林秀紧咬钢牙,想要反驳,也亏得刘磐、方化二人死命压拉林秀,才没让他抽刀做顶。

    “林秀,本官现在叱令你,立刻离开襄城…至于你的难民队,自行了去!”

    何度斥声后,转身离开,林秀想要再言,何季上前沉声:“走吧,别再废言,不然对你没好处!”

    **裸的逼迫让林秀彻底认识到官途的狂妄黑暗,半晌,林秀压下心底的火气,一字一句道:“你们这些人…不配居人位…”

    对此,何季、凌仝等人根本不应,在他们眼里,林秀空有一身才武能耐,可他愚钝天真的想法就似粪坑里的屎壳郎,只会让人厌恶。

    离开郡守府,林秀看着冷清的街面,他想哭,哭那些可悲的命,哭老天的不公,身后,刘磐道:“将军,走吧!若是这些官家种反悔下黑手,咱们怕是出不了城!”

    结果方化却说出另一番言语:“将军,世道不公,皆因当权者的作祟,您是北安将,只要你爬到北疆的最高处,日后,这一切都由你来改变,不就为贫民寻回生路了?”

    郡守府,何度回到自己的书房,由于窝火闷气,他一把将案台上的墨台砸出去,门前,何季抬臂抵挡,却被黑墨溅了一身,无奈之下,何季关门道:“大哥,您做的有些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