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七十七章悸动

    “殿下,老臣觉得三位将军…话在理,也不在理!”孟喜抚须思忖半晌:“庆亲王乃陛下从龙派的首要勋贵,而陛下既然会派其子前来,就表明了心志,此毋庸置疑…”

    “可是战况你也看到,三将都敌不过南宫保,怎就一支千骑掠阵冲击,就让南宫保兵退?”

    “这….”孟喜也难以回答,末了他拱手安声:“殿下,老臣希望此事揭过,否则对接下来的战事不利!”

    偏帐内,南宫保等候好半天,也不见殿下召见,直到深夜,执戟郎道:“将军,殿下疲惫,已经歇息,将军可回营,明日再来!”

    南宫保眉头紧锁,道一声遵命,便离开中军营,回到自己的营盘,他拿出那并柄短刺,看着牛皮条上的字迹,南宫保心下不安,直到深夜,南宫保都在思量金羽的话,结果子时三刻,一人进入他的营盘,而这景象却被暗处监营的人看在眼里,随即监营的甲士赶回中军营,以作禀告。

    襄城西界。

    林秀率部护送难民队缓缓行来,途径数个县府、小郡时,那些官差都被众多的难民数量给吓住,也亏得唐传文派斥候队先行通告,否则真会惹来官差抵抗。

    “将军,属下有句话想说!”

    行进途中,黄齐来到林秀身前低声,林秀笑道:“你我之间有话只管讲,何需这般局促?”

    黄齐点点头:“将军,你还记得在襄西县东县口闹事的虎目汉子么?”

    “那个人?”林秀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那个身手了得爷们:“本将记得,怎么了?”

    “那个…他之所以在襄西县暴打衙差,全因那些衙差以一个馒头欺辱他妹妹!既然咱们现在东归,襄西县也不再干预…不如把他放了吧!”

    “放了?”林秀颇为诧异,黄齐略微尴尬,林秀思忖片刻,开口:“引本将前去看看他们二人!”

    来到后队,远远看去,虎目汉子手缚麻绳随众走着,而他的妹妹也老老实实跟在身后,看到林秀,虎目汉子停下,至于那女子一脸害怕的模样,林秀道:“你叫什么?”

    “万俟良!”虎目汉子中气十足,全然没有怕意。

    “你身手颇为厉害,不像寻常百姓,气息中也没有草莽游侠的味…”林秀言中心底,万俟良神色稍变。

    “将军眼力不错,某乃河中军西宁城中操训小校,只因河西军占领城地,某不愿为其效命,才脱逃出来!”

    “不愿为其效命?”

    “那些河西狗杂碎,生的人模样,做的畜生事,老子看不上他们!”万俟良唾出一口,其不尊之意让林秀身后的方化怒声:“汉子,你这什么意思?敢对我家将军不敬?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方队正勿怒,万俟良为人心直口快,就是这个样子…”

    看着黄齐一脸急心样,林秀眉头微挑,他退下方化,来到万俟良身前,扫目兄妹二人,那女子面色苍白,也就二八年华,虽然脏烂不堪,倒也生的端正,只是其人眉目惊乍,好似心魂不正。

    “你这妹子…似有不对劲!”林秀随口一言,万俟良面色几经转变:“家妹原本无事,可是战事突起,家母受惊亡命,家妹受其打击,一时失心疯,可恨的是那些官差竟然想趁乱欺辱家妹,若非我身单力薄,早就杀了他们…”

    听到这里,林秀再看黄齐模样,心下顿时明白,他暗笑数声,面色沉淡不动:“方化,给他解绑!”

    方化得令,待万俟良脱缚,林秀转身上马,径直离开,黄齐思量片刻,赶紧追来:“多谢将军!”

    面对没来由的道谢,林秀道:“你是不是看上那汉子的妹妹了?”

    黄齐听之急面:“将军,你怎么这般说?我只是看他们可怜…”

    “黄齐,你我自骁武皇时就结伴而行,算起年岁相当,是该娶亲了,但我提醒你一句,他的妹妹已经失心疯,若是治好,倒也无大碍,可若治不好,你就得掂量点!”

    “额…将军…”黄齐哑然无声,林秀笑笑,拍了拍他的肩头:“你的事,本将自会操心,可关键在你,考虑好告诉我,如果需要,待我们回到临水,就让姝灵代为替你张罗!”

    深夜,林秀率部在襄城北界歇息,黄齐坐在篝火前,看着烤熟的干肉,他浑然无动,黄玉明走到跟前:“哥,你怎么了?这两日神色颇为不对劲!”

    傅山、成坤二人巡查完本部将士,也都簇拥来:“大哥,莫不是将军训斥你了?”

    “没…没有!”黄齐回神笑笑,让后他起身拿了两大块干肉,道:“你们吃,我去巡营!

    看着他的背影,黄玉明呆愣一时,转问傅山、成坤:“你俩不是刚巡完营回来?那我哥闲着毛脚去作甚?”

    难民队里,万俟良将干饼烤的热乎乎,放到家妹万俟梅手里,万俟梅小口吞咽,只是吃了几口,她便将干饼往万俟良嘴里塞:“吃…吃…”

    看到这,万俟良心里一酸:“梅子,你放心,哥一定给你找郎中,为你治病…”

    正说着,万俟良猛然起身回转,如此警惕吓了万俟梅一跳,五步外,黄齐有些尴尬的立在原地:“我巡营至此,尔无事吧!”

    黄齐上前坐下,将干肉递给万俟梅,结果万俟梅惊吓的躲闪。

    “校尉勿怪!”万俟良代为接下干肉:“你这么做,到底是图什么?图我妹子?”

    万俟良直言让黄齐一时无应,末了他拒绝解释:“我只是看她可怜…”

    “虚言!”万俟良顶了黄齐一句:“你身上的悍气十足,心事全在脸上写着,但是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我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

    “北安将,安北疆,林仲毅的名号虽小,可他心志高远,才武上乘,日后必然腾云霄,白日里,我瞧你与他的关系甚密,所以…你的军途前景广阔,可家妹只是个疯子,这根本不般配…我不想家妹日后遭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