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七十一章乡绅

    “本将需要粮草!”

    “这….”马如安脸皱如苦瓜:“将军,襄西县的县仓已经空数日了!”

    “本将知道,本将只需大人下一道令,粮草自然就来了!”

    “哦?”马如安与冯旗皆是一愣,林秀忖了忖,道:“县府虽贫,可乡绅名望富有八仓,这话大人应该明白什么意思!”

    此言倒是提点了马如安,可是转念之后马如安再度愁闷:“将军,你应该知道乡绅名望都是什么人?他们是有粮,可非本官能够驱使的!”

    “大人,本将既然说出这个建议,就有对应的法子,为了百姓,本将无所顾忌!”

    林秀起身,将一纸卷递给马如安:“请大人照此下令,本将相信,那些乡绅名望但凡有些远见,都会开门放粮的!”

    次日一大早,襄西县的捕快、衙役们蒙着晨露出府,在县内大街小巷贴满官家联名制的告示,一些乡绅家奴见了,赶紧回告自家老爷。

    襄西县第一大户裴伯约的府邸,裴老太爷今年七旬,可是在山参鹿茸等珍品滋养下,他神色焕发,宛如五六旬的老汉,听得家奴回报,裴伯约疑声:“这马如安搞什么鬼?”

    “老爷,听说是北安将撺掇马小儿整的,好像是为那些河中难民求粮!”管家裴三小声道。

    裴伯约听了笑道:“有意思,着实有意思!”

    身旁,其子裴维不明:“爹,什么有意思?”

    “你长着一颗榆木疙瘩脑袋,如何明白其中的奥妙!”裴伯约笑笑,道:“去,把你儿子裴长风叫来!”

    不多时,一年约二旬上下的青俊后生进来,他便是裴伯约的长孙裴长风,此人生得八尺躯,眉目似连如鹰隼视,当初算命先生说过,此子目带中堂气,日后必将乘飞马,踏雄风,十足的乱世侯爵命,故而裴伯约格外关爱此子,自他三岁从夫子后,武师、讲师一个接一个,夏安十二年,裴长风以襄城县考探郎之位,进中都武考,只可惜官途难走,钱银耗费极大,裴老太爷心有余而力不,只能唤孙回来。

    现在,县令一纸联名令让裴伯约看到了希望,故而他心乐不已。

    “孙儿叩见爷爷!”

    裴长风跪地叩拜,裴伯约道:“长风,你对北安军可有了解?”

    “略知一二!”裴长风思忖片刻,道:“此为北地人组成的子弟军,骁勇善战,其将林仲毅虽然是商贾出身,可为人刚毅坚忍,搏出国子学士之名,孙儿很是钦佩此人!”

    “那爷爷若是让你去北安军当差,你可愿意?”

    此一言让裴长风欣喜:“孙儿愿去!只要能将裴氏风威传出,孙儿必将竭尽全力!”

    裴伯约点点头,可裴维面色很难看,他思量好一会儿,道:“爹,北安军势单力薄,更在临水那贫瘠之地,让风儿去哪里…还不如走走黎城的路子…”

    “你懂什么!”裴伯约斥责一声,裴维闭嘴,随即,裴伯约带着裴长风离府,来到县中乡绅楼,此时,阁楼间里早已聚满襄西县的名望人物。

    众人见到裴伯约,当即起身:“裴老太爷,您可来了!”

    裴伯约笑面道:“县令大人一书联名令,某怎敢不来,众位都说说,此事该如何行啊?”

    “官家种都是只进不拉的种,北疆四城郡守联名调令,行难民招拢事宜,闹到现在,连个屁毛都没见,十几万难民堆在襄西县,就是吸血虫,这狗屁联名令,不过是让我等出血给官家填面子坑,所以…老子一个子都不出!”

    寻声看去,说话的乃乡绅吴家,吴老爷粗声粗气,一席深言惹来大半人的支持,不过县公爵名嫡传数代的焦家焦莫老爷疑声:“裴老太爷,您说句话,这事…晚辈觉得不像是马如安那厮能够撑身子的令…”

    裴伯约笑而不应,他环顾周围,道:“看来众位心下已有打算了,这钱银大多数人…是不打算出了?”

    “不出了!”吴老爷子硬声,末了他不放心道:“裴老太爷,您资历最高,您说句话,这事该不该咱们出力?总不能咱们割肉,给官家种熬汤?”

    对此,裴伯约轻言:“该不该出力看自己,世道如此,世风日下,河中战事年半之内是不会歇息,北疆才过蛮祸,好不到哪去,咱们啊,且走且看吧!”

    说完,裴伯约抱拳拱手,离开乡绅楼,其中数个名望乡绅思量片刻,与焦莫一起跟上去,路上,焦莫等人追上裴伯约的车驾。

    “裴老爷子,十几万难民,若真按照联名令出力,以当前襄西县府的情况,咱们怕是得出三分之一的家财啊!”

    闻此,裴伯约低声:“焦大侄子,你家的县公名位传到你这一支,可还有名望力?”

    焦莫听之摇头:“唉…早就没了,我爹那一代,已经没了…”

    “那你家的田产生意可好?”

    “好什么?勉强持守!”

    裴伯约又看向焦莫身后的其它几家,结果同样不怎么好,毕竟大夏皇子风流牵扯四方,看似升平的水面,实则已经波涛翻滚,这些底层的名望乡绅大多都在吃老本,可老本总有干涸的一天,故而裴伯约暗中低言:“诸位家辈与老夫乃世交好友,故而提点你们,这联名令,若是马如安小儿下的,老夫根本不理会,可是恰逢难民事宜,北安军来此,试想,四城郡守大员那么多将领,为何偏偏来了此军行?”

    焦莫等人不明,倒是裴长风道:“北安军,安北疆,此六字乃陛下亲令,而北安将林仲毅又是可担之人,一个能够为民行事的将领,雄心卓著,绝非庸才!”

    话到这里,焦莫等人恍若明白:“老太爷,怪不得您带着长风,原来…”

    裴伯约笑笑:“家财没了,可以再挣,可机会没了,就不知道再等多少时候,所以…借着联名令时机,老夫要为长风搏一搏,若是能够将我裴家声威入北安,日后北安雄起,我裴家如何…就不需要老夫多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