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九章难民

    瞧着地上随从家将的脑袋,刘兆木然一懵,犹如冰窟游鱼,全身僵硬难动,也就缓息功夫,几根弩矢袭来,刘兆腿部中箭,直接跪地,回头看去,林龙带着几十名弩手披甲进来。

    “小公爷,老爷问你何时回去用夜膳?”林龙恭敬的冲张祁低声。

    “告诉爹爹,我处理完眼前的事再去!”

    张祁应声,林龙点头,转身离开,路过刘兆时,他冷声:“若非老爷发话,方才你来此途中,我已要了你的性命!”

    刘兆怒目视之,可林龙全然不在乎,他喝令左右弩手肃卫庭院,便回复张纪,而刘兆也知道自己无路可走,短暂思忖后,他将长剑抛到地上,冲张祁戏虐笑起来:“张祁,你杀了我,就彻底得罪蜀王,介时蜀王天威降临,你又有何活路?”

    “刘兆,你错了,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忤逆蜀王殿下,而你携蜀王令来此,无时无刻不再威压本少,在这本少多句嘴!”

    刘兆眉目微闭,猜测张祁所言,可结果让他惊讶万分。

    “除了你们,燕王也派人来了,若是本少应他,你早就死了,可现在你还活着…”

    “你…”

    刘兆憋声无力反驳,张祁探臂揪起刘兆:“本少不与你废话,就在刚才的功夫,魏瞭那些人已经命丧,而你派去劫掠军营的人怕是已经被本少收拾掉,但本将不想杀你!”

    “为什么?”

    “从你眼里,本少看出你的心性,你不甘居于孔余期之下!”张祁目盯刘兆,直透其心:“本少于今之行,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而你则是为了自己的前途,此番河西战事,蜀王搅扰齐王的勋贵根基,旨在乱都,你我若可暗作成功,就是大功一件,也必将得到殿下青睐,介时孔余期那厮就会碍于主子的威严,退位身下,日后你也不用被他掣肘…”

    听到这,刘兆神色晃动,末了他狠声道:“你我各行其途,但若你利用我,我拼死也要杀你!”

    “哈哈…”张祁豪放一笑,末了狠声:“人活着就是被利用,你能被我利用,说明你还有价值,不然你以为孔余期为何容忍你…”

    襄西县,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衣着破烂的难民,这些人都是河中地界的百姓,河西兵祸一起,河中成为战场,在秦齐二王征伐交锋中,为躲避兵役、劳夫等要命的差事,这些人只能举家东逃。

    眼下,襄西县县令马如安简直被难民给折磨死,在一日比一日多的难民堆涌中,小小的襄西县已经塞下十余万的难民,这还不包括继续赶来和离开的。

    自日出起,街巷上便飘荡着杂乱声,有时候一些难民为张干饼都能大打出手,起初,襄西县官差衙役们还管一管,可到后来,官差衙役都累的要死,面对这些杂事,他们巴不得难民赶紧相互打死些,以此减轻县里的压力。

    “大人,这聚拢难民的令已经下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军行的人前来招纳聚拢,若是这样下去,怕是会发生民乱!”襄西县参事冯旗燥心道,饶是马如安比他还烦。

    “这些个官家老爷,令书说的比天仙还美,可真正做起来,却唯恐避之不及,指望他们救安难民,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

    “可是咱们的县仓已经空了,在这么下去,咱们都要饿死了!”

    “饿死就死吧,现在的北疆,自己已经穷的吃地皮了,这么多难民…老天真是不打算给大夏活路了!”

    二人言说中,捕头急急赶来:“大人,不好了,东县口打起来了!”

    “这些不消停的种,打,让他们使劲打,反正没粮食,打累了,就消停了!”马如安烦躁的应声,可是捕头面色焦躁非同之前:“不是,是咱们的人和难民打起来了!现在老周他们队的衙役被百十个难民给围了!”

    东县口,县里的衙役队头目***带着十几个衙差被百十个难民围着跪在地上,大眼瞧去,***鼻青脸肿,几步外,一名三旬左右的八尺虎目汉子护着身后的女子,瞧他紧握拳头、额暴青筋的模样,这人恨不得打死眼前的衙差。

    “闪开,闪开!”

    随着斥责声起,马如安带着一队团练兵奔来,那些闹事的难民瞧到百十多个带刀的官家人,当即怂蛋闪开,可虎目青汉依旧挺身不畏。

    “拿下他!”冯旗不由分说,叱令左右,奈何那青汉抄拳抬脚,眨眼功夫,四个衙差倒地,瞧此,马如安气老躯颤抖:“你…你这刁种…实在放肆…”

    “去你的老狗,你们这些官家种,除了会趁火打劫我等,就不会做些人事,今日,你们敢动老子一下,老子和你们拼了!”

    虎目青汉怒声,其疯癫的模样着实吓了周围衙差一跳,可官威不可侵犯,在县令的叱令下,团练队正带着十几个团练兵冲上,原以为能拿下,可结果再次出人意料,这虎目青汉拳脚凶狠凌厉,再度拿下这些官家种。也就这时,东县口外面传来阵阵躁动,跟着就有人大呼:“官军来了,官军来了!”

    闻此,马如安一喜:“快,快去迎接!看看是哪个郡守大人的军行队?”

    东县口的县道上,远远的,林秀已望到满路的难民,当难民畏惧散开,林秀勒马止步,唐传文与之相随,黄齐则叱令各都队候命。

    林秀与唐传文没走多远,马如安急急奔来:“在下襄西县令,不知将军?”

    “本将乃北安军统将,奉临城郡守大人令,前来聚拢分管难民!”林秀应声,一旁的唐传文上前代为出言:“马县令,聚拢难民的令由北疆四城联合下调,时至今日,已经半月有余,为何此处难民如此之多?”

    “唉…一言难尽啊!”马如安哀声:“将军,敬请先到县府一坐!”

    正说着,东县口方向传来吵闹,林秀皱眉:“发生何事了?”

    “一刁民汉子强行作乱,颇为厉害…”马如安话未说完,林秀已经走上前去,刘磐、方化二人赶紧带着亲兵队快步护卫,免得难民中出现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