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六章狗咬狗

    “黎城的畜生,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们…给墨清报仇…报仇…”

    听着墨莉的低骂,林秀心中一愣,待思绪明了,他豁然发现,人这一辈子不外乎安乐、权欲、仇恨三条路,张祁已经陷入权欲路途不可自拔,而南宫燕、墨莉经此遭际,怕是仇恨黎城军行的种子生根心底,介时不论大夏变化到什么境况,张祁得罪勋贵已成必然,至于他会处于什么境地,林秀无法想象。

    茫然沉重中,林秀昏昏欲睡,当晨光透过薄雾,林秀下令拔营起行,由于南宫燕昏迷不醒,为保万一,他只能派李虎带领一都队甲士护送南宫燕回临水,但河中难民东逃情况欲烈,此是临水扩充地界民力的好机会,在唐传文的多番建议下,林秀只能将其它事宜暂放,率部前往临襄西界的河中地段。

    路上,林秀心沉压抑,唐传文并驾起行,道:“将军,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

    “将军,经历郡主这一茬事,日后…你怕是要小心黎城大少的动作了!”

    闻此,林秀勒马停身,唐传文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林秀抬手挡下:“日后的事,日后再谈,眼下聚拢难民的事要紧!”

    黎城外的哨镇上,燕王家奴魏瞭倚在客栈楼栏边,算着时日他到黎城已经十余日,期间他多次寻见张纪,请令于张祁,却都被拖延抵开,这让魏瞭很不满意。

    “魏爷,咱们的人回报,张纪大公子张祁从黎北镇回来了,还护着一辆马车!”

    听得仆从的话,魏瞭快速思量,道:“莫不是他们明面不应,暗中行动?不行,咱们得去张府走一趟!”

    魏瞭带人离开客栈,还未到张府,城中眼线急急回报:“魏爷,咱们的人在张氏府邸外发现蜀王的家奴刘兆!”

    “什么?”魏瞭当即惊神,对于那个远在川蜀的小皇子,在世子风流涌动前期便离都而去,诸皇子争夺中,朝臣几乎把他忘记,现在猛地出现蜀王家奴,实在惹人深思。

    魏瞭想着张纪之前拖延行径,心下越发担忧,此番他奉燕王命,对于南宫保随齐王西征之际,要暗作南宫世家,致使南宫保与齐王分心,让秦王胜势南进,而离府北进的南宫燕就是最好行此计谋的最好选择点,可是现在突然冒出蜀王的人,难不成那些人也想掺和其中?

    张府,行军都营指挥使、上骑都尉张纪端坐正位,五步外,刘兆阶下恭敬请声:“张将军,此事您考虑的如何?若不行,还是请小公爷出面与某一言,当时他可是信誓旦旦在蜀王面前立下从仆令!”

    “尔等勿急,此事我儿会操办!”

    张纪稳声,强压刘兆,可是刘兆在此数日,眼看河西战事愈发胶着,若他们再不行动,将离间南宫世家与齐王的消息放出去,秦王胜败暂且不谈,齐王善战之名就会在南宫保的骁勇军战中四野飞扬,介时朝臣聚心,勋贵支持,齐王一统天定的路可就走活了,而这并不是自家主子想要看到的。

    刘兆稍加思忖,想要言说什么,可张纪已经借口出恭离开,来到外面,张纪低言亲兵林龙:“祁儿还没有消息么?”

    “老爷,小公爷已经到黎北镇,张保奉命派人护送小公爷往回赶,最多晚上就可到黎城!”林龙粗声粗气的说着,末了他瞟眼厅阁方向:“老爷,属下觉得刘兆来者不善,怕是有阴损想法…”

    “嗯?”张纪皱眉:“为何这么说?黎城可本将的地头,他若敢胡乱,怕是不能走出黎城!”

    “老爷,咱们虽然是黎城的龙首,可他是蜀王殿下的家奴,这个中差距,着实不好说,属下发觉,每次提到小公爷时,他的眉宇都会扯动暗作,似乎对小公爷有想法!”

    林龙这么一提醒,张纪也注意到这点,刘兆出身江湖刺客,杀气颇重,长久以来形成潜在习性,想到这一茬,张纪脸色阴沉下来,末了他附耳林龙几句,林龙得令离去。

    傍晚,夕阳西下,黎城的巡哨开始夜防,而张祁带人护着车驾在关闭城门前回到黎城,进了行军都骁骑营后,张祁将‘郡主’二人安置妥当,命亲信将领张保严加看管,才回府,只是走到半道,张祁发觉身后有尾巴,一时间张谦、周燕通二人皱眉回转。

    “小公爷,有人跟着咱们!”

    周燕通暗查瞬息,声指侧后方的高墙上,张祁低声:“继续走,在下个街巷动手!”

    高墙的瓦片台子下,魏瞭盯见张祁转道小巷,冲仆从道:“去,给他们发个信号,记得把刘兆那些人行径动向告知张祁!”

    小巷内,张祁随意坐下歇息,张谦与一众官骑弟兄护在左右,当黑暗中的脚步声越发逼近,绕后的周燕通直接跃出,将其按下,这人瞧之,毫不慌乱,缓息跪地道:“张小公爷,在下乃魏瞭仆从!”

    “魏瞭?燕王殿下的人,你们怎敢作祟小爷?”

    “小公爷怎地这般说话,难道小公爷北进一圈后,就把先前的约定给忘了?”

    “贼种,说什么呢?”周燕通怒声,粗大的熊掌直接提溜起此人,此人赶紧告罪:“小公爷勿怒,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哼哼!”张祁冷笑:“那为何鬼鬼祟祟…”

    “小公爷,蜀王刘兆的家奴也在黎城,未免被发现,惹的小公爷麻烦,魏爷才这般吩咐!”

    对于这话,张祁近前出手,揪起这个小仆:“算你们有心,魏瞭在哪?与我去见他!”

    来到高墙院,魏瞭背手而立,张祁大步进院,魏瞭道:“小公爷就不怕我在这里设下埋伏?绝了你的性命?”

    “就凭你?”张祁不屑:“一群走狗奴才,在小爷的地头上妄杀小爷,你未免痴人说梦!”

    “有胆量,不愧是黎城张大少!”魏瞭笑言,随即转腔:“郡主的事如何了?河西战事紧迫,拖延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