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五章同知裂

    周燕通暗带郡主离去不得,只能三度复返,至此,张祁杀意涌动,可惜天不帮他,当双方混战到一半,各损伤几十骑时,林秀带人赶到,李虎、黄齐瞧到自家弟兄被冲杀,这种辱没脸面的事自北疆搏战以来还是第一次,故而二人一左一右冲奔上去,张谦迎着李虎,却被李虎一锤子打落马下,亏得李虎手下留情,不然张谦必定脑袋开花,其余官骑家将见了,心中骇然退避。

    张祁怒目挺槊要上,可林秀一声虎吼,压下双方。

    “尔等暂请住手!”

    看到曾经的书院好友,张祁面色一怔,心气散去一半,立身驻马时,林秀斥声分开搏战众人,拨马上来:“俞至兄,别来无恙!”

    “仲毅兄,年旬不见,你越发雄姿威武了!”

    相互暖心,言语入耳,林秀面色略有尴尬,末了他才道:“年初北调,多谢俞至兄供给粮草军械,助弱弟渡过了筹军难关!”

    对于这话,张祁粗声大笑,他将马槊扔给周燕通,拨马两步,与林秀交错立身:“你小子,只要认得我这个大哥,区区粮草算什么?但凡不济之时,遣部下来黎城书信一封,几万石粮草,随你拉!”

    “多谢俞至兄慷慨!但…”林秀话锋一转,张祁面容僵硬不动,即便林秀未说,他已经猜到这个好友的心话。

    “俞至兄,中都潜龙,风云变化,皇子立位,大夏基业,这些…非我们可以沾身的…”

    “仲毅,你不要说了!”张祁心缓疲惫,不觉中力泄数分,瞧此,林秀挥手,退避周身将士,李虎害怕这些官家种作祟,想要守卫一旁,不成想那张祁也示意周燕通、张谦等人,而黄齐更是拉了他一把,旋即众人暂退三十步,诺大村口眨眼只剩下二人。

    “俞至兄,世人皆追逐权势风流,可又有多少人能够稳固善终?权欲之路,那是死途,你既然已经贵为黎城军行之首世家,在北疆俨然就是土皇帝,为何还要与那些权贵风流作祟?”

    林秀苦心劝慰,奈何人各有志,且张祁的家族已经陷入皇子风流,如何抽身?

    “仲毅,你不要说了,为兄走的路,早已天定,若是…若是你能与我携手,这北疆日后归你,而我位居朝都,介时咱们一内一外,做他个将臣侯!”

    “不可能!”林秀断言拒绝,此让张祁呆愣半晌,但若转念,他应该知道是这个结果,否则书院停学时,林秀为何要离开?

    眼看劝说无果,林秀缓了缓气,抱拳道:“俞至兄,南宫郡主乃庆王爷之女,其背后干系着勋贵一族,现河西战祸,已经民不聊生,数万的河中百姓逃往北疆,你我应该把心胸放在聚拢难民上,而不是为那些中都权势折腰作祟…所以,请将郡主交付在下,以保勋贵将系的安稳…”

    “仲毅…你…你着实…气煞为兄…”

    张祁面色通红,心火翻滚,可是身前一步之处,林秀泰然自若,恭敬卑下,这般心胸和才能是他希望的,但人非同路兽,如何猎云霄?

    僵持中,双方的手下各自聚阵以待,但凡一点异动,他们都会冲杀上去,救回自家的主子,这时,压抑不得释放的张祁猛然抽刀,挥向林秀,他多么希望林秀抵挡,那样二人的情分就似晚霞风云散,再无一点可恋。

    但结果让张祁失望了,数年学院生涯,朝夕相伴,交心交情之谊,岂是说断就断的?

    面对携风劈颈的刀锋,林秀淡笑诚心,全然无动,他不相信志向高远的张祁大哥会做屠夫之人,当刀锋几欲破空割裂林秀的喉劲时,张祁自己心底的抗拒硬生生停下臂膀,恍然之间,他有些后悔,后悔之前的中都行,后悔那个庞大奢华的梦,但一抹寒风袭来,让张祁苏醒。

    “俞至兄,为何住手了?砍下去,弱弟死了,北安军就是你的了…”林秀伤心暗语,字语比之刀锋,刺在张祁的心上。

    “仲毅,忠义道途,乃世风所厌,你可知日后的艰难?比之为兄的路还难!”张祁还想反劝,奈何林秀已经撂出底话。

    “俞至兄,郡主,我必须带走,但你我情义,仲毅谨记在心,故我绝不会对你拔刀,你若依旧阻拦,大可杀了我…”

    一声惊心,让张祁无法选择,人生难得一兄弟,奈何兄弟情义异路途,半晌,张祁目瞪充血,当血丝膨胀暴凸之刻,他怒喝一声:“周燕通,把郡主带出来,交给北安将!”

    听到叱令,周燕通虽然不解为何事变,但主子的命不可违,不多时,昏迷脏兮的南宫燕、墨莉二人被周燕通以马托身带出来,瞧此,黄齐、唐传文立刻接迎,李虎则喝令弟兄警惕左右,免得黎城官家种们出尔反尔。

    “仲毅兄,你这条路,走不通,日后,我等着你来求为兄!”

    张祁狠声撂言,带人离去,看着曾经同知好兄弟的背影,林秀高呼:“俞至兄,若你有一日深陷泥潭,兵败无路,北安军是你最后的生途!”两声呼呵,两向之意,揪起心底,不过是两名悍者的傲然。

    回去的路上,张祁冷面无声,张谦、周燕通等人也不敢多言,当他们回到黎东水华镇时,张祁忽然道:“去,立刻找两个容貌二旬左右、端庄秀丽的女子来!”

    张谦为难道:“小公爷,这偏僻小镇,哪有什么俏丽女子,要找也得回黎城!”

    “小爷让你做,你就做,再敢废话,小爷宰了你!”

    张祁火大,一鞭子抽在张谦脸上,张谦敢怒不敢言,只能带人去找,也亏得他运气好,一支戏队在水华镇歇脚,其中有几个花旦模样俊俏,张谦以钱加势,将其弄来,张祁又找来易容师,与之着装,才赶往黎北镇。

    深夜,林秀在上牛村驻营,经过随军郎中的医治,南宫燕伤势缓和,林秀提了几天的心才算放下,篝火前,墨莉畏缩上前,低问林秀墨清情况,林秀摇头不语,墨莉当即呜咽起来。李虎见之,心软安慰,结果却让墨莉大哭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