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四章双蛟斗海13

    话落,唐传文带人离开,张祁招手唤过张和,暗声道:“派人盯着他们!”

    张和点头,带人跟了上去,让后张祁命张谦入村接人,只要南宫燕到手,他便可以讨价于燕王、蜀王的家奴,介时在河西战事和皇子风流中为自家谋取最大的利益。

    张谦来到村中,他抽出长弓,搭上响啲箭空放三下,那刺耳的声音覆盖整个上牛村,里正家,牛眼健仆和八字胡正在琢磨如何逃出去,冷不丁的听到这声,牛眼健仆当即乐声:“老天不断爷的路,张大少派人来了!”

    说话功夫,八字胡翻墙去探情况,不多时八字胡迎着张谦等官骑来到里正门前。

    “就是这?”

    “没错!”八字胡急急敲门,待门开,牛眼健仆和车夫已经扛着两个麻袋出来,张谦皱眉:“怎么两个人?”

    “爷,有两个女的,我们分不清谁是谁,就全给拿下,其中一人还受伤颇重,让张大少的家仆给救治一二!”

    听此,张谦心下一揪,他箭步上前,接过麻袋,打开大眼瞧瞧,道:“快,交付张小公爷!”

    上牛村东面小路,唐传文带人缓慢走着,当上牛村方向传来示号的响啲箭,唐传文当即转身:“果然有鬼,立刻回去!一都队二都队左右包抄,斥候队分散村西、北两面监视,务必把那官家大少给我堵下来!”

    此令一处,这百十骑北安弟兄立即拨马回奔,而远远跟踪监视的张和见之大惊,立刻派人回报张祁,可是唐传文的马快,张和被发现,转逃不及,被一队北安骑撞上。

    “拿下他!”

    瞧见官家大少的奴仆,唐传文不作任何犹豫下命捕缚,村口前,张祁看到张谦马上的人,心下一稳:“快,带他们回北黎镇!”

    “小公爷?为何不回黎城?方才那些北安军似乎就是在查找这些人,就算被追上,他们也不敢去黎城要人!”

    “黎城?你脑子被驴踢了?”张祁斥责:“立刻回北黎镇,同时飞骑传令张保带人迎接,我不准再出现一丝差错!”

    只是这边还未动身,村口外,一骑奔回:“小公爷,不好了,北安军的人又折返回来了!”

    闻此,张祁咬牙暗怒:“这些阴魂不散的家伙,张谦,立刻从村西小道走,其余人分散堵截,记着,他们不动刀,你们也不准动!”

    “长史,斥候发现上牛村西道有一支骑队快速离去!”回奔中,斥候号角传声,队正回禀唐传文。

    “派人截住他们!”唐传文急声,队正得令,带着二十余骑离开大队,绕行追去,至于唐传文本队,则直扑村中。

    “长史大人去而复返,是不是有什么事?若在下可以帮忙一二,长史大人但说无妨!”

    张祁笑脸恭敬,奈何唐传文根本不应他的请:“张大少,你可知道你再做什么?”

    “在下不知,请长史提点!”

    “私截郡主,乃是要脑袋的罪过…”唐传文义正凌然,让张祁变了脸色:“姓唐的,本少恭敬北安军,全是看在我那好友兄弟的面子上,你是什么玩意儿,敢在此与我叫嚣!”

    话落,张祁身后的官骑、家将们纷纷上前,瞧那态势,就要开打,可是唐传文在等回讯,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不敢硬顶黎城军行官家,不然后果罪大,怕是要影响林秀。

    “怎么?没有话说?那本少就要走了!”

    张祁粗声,身后百骑傲然凛冽,丝毫不把一众北安骑放在眼里,只是他未走几步,张谦竟然从原路本回来,穿过村道,来到张祁骑列后,这让张祁惊讶:“你…”

    “小公爷,那些北安骑着实凶猛,一言不说直接冲杀,幸亏末将有些准备,不然就被他们给办了…”

    “废物!郡主呢?郡主呢?”

    一时激动,张祁险些乱了分寸,差点将张谦从马上抽下去,饶是张谦稳身:“小公爷,你放心,她们暂时无碍,末将已经将他们带回村落藏匿起来,只是其中一人伤势不妙,需要极快救治!”

    听到这,张祁心躁,恨不得一刀砍了张谦这个蠢货,但看着张谦身带血迹的模样,他也能猜出那些北安骑的凶悍。

    就这个空档,唐传文已经暗令部下彻底围住张祁所部,同时追奔张谦的小队北安骑回报,他们在西村口小道上搏杀官骑顷刻,双方各有损伤,张谦害怕伤着麻袋里的人,便调拨马头回退村口,至此,唐传文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断定张祁就是私截郡主的人。

    “张大少,你我直言说吧,你为何要这么做?”

    面对质问,张祁抬鞭怒斥:“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军中狗崽子,给本少滚开,否则,我黎城铁骑踏平你的狗窝!”

    此一言就似水星入油锅,顷刻炸沸了在场的北安弟兄。

    “你这官种,狂妄什么?”

    “敢侮辱我们,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长史大人,与他们费什么话,宰了他们,救回郡主!”

    躁乱不堪中,唐传文面色铁青,可他依旧忍着火气,毕竟军军相冲,后果责任太大,一个不稳当就是要命,但事已至此,张祁已经撂脸,唐传文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即便威压,这个黎城军行大少爷也注定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思忖中,张祁马鞭一挥,张谦这些人便拨马冲来,即便没有动刀,可是马速齐出,若被撞上,也是要命的,混乱中,一小队正被张氏家将抽冷子砍下马,瞧此,其它将士不顾唐传文的令,抽刀挺枪杀去。

    看着眼前的混乱,张祁暗令身旁的亲信周燕通去接护郡主,悄悄离开,自己则拖延时间,只要唐传文找不到人,介时罪责全都可以推到他的身上,但是张祁小看了唐传文的能耐,自他听到墨清的话,就对黎城官家起疑心,一路追来,不管张祁和张谦这些人如何诡辩搅扰,唐传文早就派出两小队的斥候骑分散在上牛村周围,因此,无论他们如何偷跑,都躲不开唐传文的耳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