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二章双蛟斗海11

    “店家,快来些吃食,肉包热汤大笼大碗上,赶紧的!”

    张氏家仆粗声叫唤,那汤饼店老汉小跑上前,弓腰招待,让后唤过自家半大娃子,从简易土灶台上取来两大笼肉包。

    闻着肉香,张氏家仆食指大动,但他记着车上的南宫燕二人,便命一健仆拿过碟子,取了两个肉包送往车驾,只是不待他张口吞咽填腹,一阵马鸣传来。

    张氏家仆抬头看去,十几名身着甲胄的官骑奔来,这些人风尘仆仆,像是疾驰赶路许久,十几名官骑来的店棚前,那为首的队正甩出一贯小钱:“老汉,快来些吃食,另与我们包走一些!”

    “官爷稍等,这就来,这就来!”

    老汉捡起钱子塞进褡裢,便给这些官骑上吃头,看到这里,店外棚下的张氏家仆皱起眉头,从穿着估测,这些官骑是北安军甲士。

    “北安军不是在临城地界,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疑声自语中,这张氏家仆也没了吃饭的心思,不过片刻,他便起身付账,旋即,一行十多个健仆向外走去。

    店棚牌子前,十几个北安弟兄奉林秀的令四野疾驰追查郡主下落,当他们拿过肉包吞吃时,看到一群健仆吃食不过两口就起身离去,这让队正多心张看一眼,再瞧瞧那些人的着装行头,队正感觉不太对劲,须臾后,队正扔下肉包,跃马过身,拦住张氏家仆:“爷们,你这慌慌张张的…包子热汤都没有吃完,就这么撂了,岂不是浪费粮食?”

    “嘿嘿,官爷说笑,俺们急着赶路…已经饱了!”

    张氏家仆胡乱应声,只是队正眼尖心明,觉得这汉子在刻意躲闪他们,言说中,当巧不巧的,一声女嚎从破马车里传出,虽然很快被压下,可队正已经听到,旋即,队正冷声:“尔等慢着!”

    一呵之下,十几个北安骑纷纷冲过来,将张氏家仆给围住。

    “官爷,怎么了?有事好说!”

    “方才那声音…车上什么人?”队正目眺直问,饶是张氏家仆嘿嘿笑道:“没什么人,是俺自家婆娘,因为犯了失心疯,时常惊叫扰人,俺才把她锁在车上…”

    可人言谎话心乱相,张氏家仆底气不足,队正定下心意,必须查看,于是乎,他命两个弟兄前去搜看车驾,结果家仆急了:“官爷,不要仗着自己的官军,就可蛮横无礼!实话告诉你,俺们是黎城张氏的人,这车里是俺们小公爷的花旦,使了千贯大钱弄回来的,若是被你们惊扰,这罪责尔等可担的起?”

    原以为可以凭借黎城张氏的威望压下这些官青汉子,谁知悍将带悍兵,悍兵刚无惧,面对威胁,队正根本不打他的摆:“黎城张氏又如何?我等北安军,生来死去只服北安将,其它人等,全都给老子靠边站,起开,我们要查看!”

    话锋欲烈,张氏家仆见事要出差错,赶紧暗中示意车驾旁的健仆脱身,那健仆会意,冷不丁的抽刀,攻向走近察车的北安弟兄。

    二人大惊后退,健仆呵声,车夫当即摔鞭抽马,驾车离去。

    看到这里,队正怒声:“格老子的混账,必然有鬼,快,追上那车驾!”

    吼叫中,张氏家仆的健儿们一改面色,闪身拦路,与这些北安军斗在一起,只是张氏家仆心知军行根深,故而短暂虚招拖延,便放声退步,一众健仆也放下刀刃投降。

    “你这杂碎,竟然作阴!”即便拿下家仆健儿等人,队正依旧气的面目通红,恨不得一刀砍了这家仆。饶是家仆根本不怕,只要南宫郡主安然交付张祁大少,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介时不管军行、还是官家追查,黎城张氏自然可以摆平。

    临襄道东面,正在搜寻南宫燕的张祁闻之家仆传来的消息,即刻带人去接驾。

    “说,车里到底何人?”队正抽打质问,几番下来,家仆笑面不应,挨打不还手,着实把队正给弄得气愤无奈,且前去追赶车驾的弟兄也回来了。

    “头,丢了!”

    “什么?”队正怒声:“你们四个人,四匹马,连辆破马车都追不上?”

    “不是,那车驾钻进前面的上牛村,一拐村道就不见了,待我们找到马车,可车上已经无人,现在他们几个守在出口,我回来求援!”

    这名北安弟兄话落,后面唐传文率人赶来,队正赶紧前去禀告:“长史大人,方才我们撞上这些人,他们神色不定,吞吐不言,我们搜查时,却被他们逃了车驾!”

    “这些是什么人?”

    “黎城官家,张氏!”

    闻此,唐传文面色几经转变,旋即怒斥队长:“车驾逃脱?你们是腿是做什么用的?难道不会追!”

    “追了,车驾钻进前面的上牛村,人藏进村里,我们人手不足,一时寻不到!”

    估量出事态严重,唐传文不再废话,他一面命令兵回告林秀,一面带人赶往上牛村,路过十几个健仆时,唐传文狠声:“看好他们,但凡要逃者,杀无赦!”

    上牛村,远远看去,四通八向的村子不过二百余户人,可是那七转八拐的破村道却像蜘蛛网,张氏健仆驾车进来后,转眼没了踪迹,就算把围了,没有半个时辰,也搜不出什么结果,且唐传文已经心疑黎城张氏就是作祟郡主的人,毕竟墨清死前说着黎城官家的话。

    “长史大人,十二个路口全都派人把守了,接下来怎么办?”

    “搜,挨家挨户的搜,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唐传文下完命令,身后两个都队百余弟兄立刻冲进上牛村,一些村人不明情况,吓的关门闭户,在村中巷道拐角处,里正一家子被捆在墙角,院方顶,一八字胡健仆躬身探头,寻摸着外面的情况,末了,他冲院里的牛眼健仆道:“官军搜进来了!”

    “该死的杂碎们,追的这么紧!”牛眼健仆怒骂一声,八字胡顺梯子下来:“事到如今,咱们怕是跑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