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八章双蛟斗海7

    一个时辰前,南宫燕遭遇不明贼骑的劫掠,搏战中她不慎中箭,眼下那根弩矢断柄卡在肉中,随着她呼吸缓力,弩矢微微颤动,让她疼的汗水直流,即便当下甩开贼骑,可南宫燕也不敢妄自拔出自治,否则三棱箭刺扯破伤口,造成血喷,荒郊野地的她必然要殒命此处。

    “墨清回来没?”南宫燕缓了缓,开口低问,可是墨莉摇摇头:“他带着人把那些家伙引开了,分开前,他告诉我,务必保您平安,郡主,您别管他了,奴带着你赶紧走,咱们进了黎城,求官家保佑!”

    墨莉说话功夫,已经与几个府兵护卫拉起南宫燕,离开林子后,南宫燕一行顺着小道往西南方向的黎城进发,大约走了一刻功夫,迎面奔来十几骑官差,为首的差役抱拳敬声:“敢问前面可是南宫郡主?”

    听此,墨莉急回:“尔等何人?”

    “属下等奉黎城郡守之命,前来接应郡主!”说罢,这些官差拨马赶来,结果南宫燕瞬思须臾,觉察不对,当即叱声:“走,快走!”

    墨莉及府兵护卫不明何意,稍有呆愣,至于那官差们已经抽刀逼上,瞧此,府兵护卫顶身冲上,而墨莉已经被混乱的情势给激蒙,不知所措,也亏得南宫燕自小于勋贵阶层长大,虽然莽撞蛮横,可是真论心机,绝非常人可比。

    南宫燕强拉墨莉,二人拨马回逃,那官差急声:“快,抓住她们,决不能让她们逃了!”

    奈何南宫燕的坐骑乃东林进贡的良驹,比之官差马力强上一个档次,追赶没多远,便被南宫燕甩开,重新回到荒野林子,南宫燕气的叫骂,结果一不小心扯动箭伤,几乎把她疼昏死过去。

    身旁,墨莉心乱不止,南宫燕心燥叫骂:“呱燥什么?我不是还没死!”

    “郡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官差也要袭击我们?”

    “鬼知道为什么!”南宫燕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敢如此对待她,试想,她一个勋贵郡主,其家世在大夏军行中占着巨大的分量,若是生出意外,保不齐就是大夏军行的震动,只可惜她是女子,又是在这荒野贫瘠之地被袭击,除非回到中都,否则她绝对想不明白缘由。

    河中地界,朱高佑突袭败退沈城,让景俞天士气大振,借着大胜之机,景俞天命南宫保百里奔袭安城、西宁城,仅仅四日,就拿下这两座侧翼边界城池,如此让景禹寅大怒。

    “殿下,末将无能,被南宫保打了个措手不及,末将自愿领罪!”

    朱高佑跪身请罪,可是景禹寅非不明情理之人,对于庆亲王之子南宫保,他颇有了解,此人军略娴熟,骁勇善战,在军行后辈中也算独秀一支,只是景禹寅想不明白夏安帝的心思,南宫庆余被罚去看守皇陵,可其子却位进西征中军将领,若是打压军行勋贵,为齐王上位铺路,又何必来这一手?

    “殿下,老臣以为陛下是在为齐王谋助力!”杨茂出声,景禹寅道:“师傅请详细一谈!”

    杨茂命人取来中都势力划分图,景禹寅大眼看去,心下已经明白一二,杨茂道:“殿下,四大将帅王爷,秦懿、南宫庆余最为交好,且二人军行威望甚高,皇甫崧、赫连熙二人属道貌岸然之途,私底下心性不慎明了,陛下将秦懿、南宫庆余二人罚去看守皇陵,很大程度上是保全二人及麾下势力,一旦发生意外,二人将身立位,顶立齐王,绝对可以压制下中都风变!”

    “原来如此!”景禹寅点点头:“怪不得南宫保会随齐王出郑,原来他们南宫家已经立位齐王系下…”

    “殿下,老臣说句私心话!秦懿、南宫庆余皆是忠义之徒,其子南宫保、秦宇至也都同样,此都是大夏栋梁,若是硬拼对阵,南宫保必然会让殿下受挫,所以,老臣建议分而化之,离间南宫保和齐王,齐王心妒忌下,介时殿下就可反守为攻夺回安城、西宁城,继续与齐王对峙僵持!”

    话落,杨茂奉上一封无名书信,景禹寅看了,心下惊疑:“师傅,此书信何来?”

    “黎城!”

    “这…”

    “殿下,老夫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猜出,此书信来自燕王手段!”

    “又是那个作祟子!”景禹寅很是厌烦景禹恪:“中都时,他就处处掣肘本王,现在又想利用本王…”

    “殿下,非也,中都所为,乃阴谋诡计,现在却是阳谋之行,他景禹恪坐拥江淮四地,麾下兵马十余万,可是他没有出兵的由头,也不敢出兵,不然陛下天威降临,他抵挡不下,同样的,他也不希望殿下败,殿下若败,齐王收服河西,下一个目标就是他,所以他希望殿下能与齐王相持不下,待陛下西去,他便会蛟出深潭,争锋问鼎,而南宫保和谋臣孟喜乃齐王双剑之人,不断其一,殿下想要僵持,很难啊…”

    “该死的的混账!”

    景禹寅叫骂一声,但事况如此,他也只能顺行,末了景禹寅道:“此事依师傅所言吧,不过,切忌伤害南宫郡主…”

    宁云县,南宫保拿下西宁城后由此回中军,虽然他接连战败河西军先锋将魏大中等人收回安城、西宁城,只是情势之下,南宫保并没有寸毫轻松之意,他总觉的什么事要发生。至于中军齐王,也在孟喜的建议下,集合骁武皇、中都军、中军营猛攻沈城,朱高佑势弱,只能以高台弩阵,弓骑外扰,勉强抵挡下景俞天的攻势,至于秦王已经带兵撤退离开沈城,这般弱敌迹象让景俞天大喜。

    “先生,景禹寅竟然撤离沈城,这莫不是要败退拱手让出河中地界的迹象?”

    孟喜思忖形势,道:“殿下,此事不好说,之前月城常玉川兵败,不就是同样的情形?”

    此一言提醒了景俞天:“先生说的是,那杨茂、金静水都是老奸巨滑之人,本王不能小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