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二章双蛟斗海

    一时间,林秀喃喃自语不断,直到陈姝灵从身后拦住他的肩头,才断去他心里的噪声。

    “秀哥,夜已深,为何不去歇息?”

    “燥心事甚多,睡不下!”

    林秀揉着两鬓,满脸焦躁神色:“若非南宫郡主到来,恐怕我还不知道帅师的遭际…”说到这里,林秀转身沉言:“夫人,我想去中都一趟,看望帅师他老人家!”

    “不可!”陈姝灵断然拒绝,兴许觉得自身语气太过刚硬,非良家夫人操守,陈姝灵缓和语气,解释道:“秀哥,中都乃潜龙之地,风起云涌,暗涛无边,你好不容易从那里抽身出来,若再陷身进去,你让妾身怎么办?让你手下这些数千人怎么办?”

    “可是我心不安!”

    “秀哥,人事蹉跎皆有老天掌控,你只能尽力而为,非可改变寸毫,要妾身说,你当下要事乃送走南宫郡主,她贸然来此,绝非像姚启圣大人所言,仅仅是耍乐散心!”

    黎明,柔阳照耀,只是沈城都督府威严肃杀,一队队河西甲士巡值警惕,让人不敢非分丝毫。

    府庭内,景禹寅上首居安,阶下,杨茂、金静水等一干从臣谋者跪坐在矮桌后,待先锋官旗手上告完中都讨伐军的境况,景禹寅暗笑不屑,在他的渲染下,许元龙、曹云金等将领也都哈哈大笑。

    瞧此,杨茂抚须开口:“殿下,景俞天亲率大军来袭,您不惊反笑,颇有不当,毕竟景俞天当年也文从武练,是个能耐人…”

    “杨大学士,景俞天有几分能耐,那是对其它人,可我们乃河西悍将,大夏骁勇之军,战场搏杀,攻城掠地,某等自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许元龙起身:“殿下,末将愿率两万甲士前去迎敌齐王!”

    “两万?老许,你老了了!”曹云金笑声:“殿下,末将只需一万飞骑,顶多十五日,就可擒得齐王!”

    一时间,河西诸将争相请命,可是景禹寅笑过面沉,半晌,他才对杨茂说:“师傅,你怎么看待皇长兄亲征本王?”

    “请殿下先恕老臣不尊之罪!”

    “本王准了!”

    杨茂清了清嗓音,道:“怕是陛下命不久矣啊!”

    此言一出,让厅内气氛骤然变冷,景禹寅面色阴沉,难看至极,但他并没有怪罪杨茂,而是回身坐下。

    “殿下,齐王之所以这般做,就是要借着陛下依在的皇储威慑,安定四方,若是再将您击溃落罪,除去您大夏第一悍将的威名,那对接下来的江淮安定有莫大助力,不然,一旦陛下西去,燕王江淮兵起,您又独立河西,他的大统之位也就到头了…”

    “照您所言,此次那本王迎战否?如何战?”

    “当然要战,但殿下要弱战,既不能战败给齐王,让其铩羽而归,也不能输战,被齐王搏命立威!”

    杨茂的话让一众将领不明,许元龙是个急性子,他大步奔到杨茂桌前,粗声道:“大学士,你这话什么意思?战场之上,无非胜败两个结果,既不让胜,又不让败,那咱们还打什么?”

    “胜,看似我们打败了齐王,实则让陛下龙威全无,若是陛下心有拱卫齐王之位,那么陛下必然不会坐视上观,而要战胜殿下,陛下肯定会下令四位将王爷前来,那时尔等有几成胜算?”

    “这…”许元龙这些人虽然狂妄,可是对于夏安帝麾下的四位老将秦懿、南宫庆宇、赫连熙、皇甫崧,还真不敢说什么大话,毕竟这些人是大夏军行勋贵之首,若是战搏对之,秦王胜与不胜,军行威望都遭到严厉打击,那样对以武出身的景禹寅,不亚于绝根之路。

    “殿下,事到如今,您就忍耐,弱战迎之,只要拖到陛下西去,介时,大夏的天就是您说了算…”

    杨茂说了这么多,景禹寅理出自己的思路,便起身下令,不多时,副将朱高佑、军师祭酒金静水率领三万河西军前去迎敌。

    河中地界,东南晋城郡,景俞天率中军驻扎在地,骁武皇宣威将军耿廖奉命驻扎晋城郡北面康镇,中都军忠武将军元子期奉命驻扎晋城郡西南的晋县,三处相互拱卫,互成犄角,完全阻断沈城河西甲士的出军路。

    “殿下,沈城乃河中门户,所以务必拿下此地!”幕僚长史孟喜细细谏言,身前,景俞天沉思不语。

    “眼下我们三向拱卫,齐头并进,好似铁通一般,可事无两面得,此铁桶虽然可以抵御河西军的暗中偷袭强攻,但自身攻势也会被拖延,所以,长久之战,此非良策,所以属下斗胆言一险招,不知殿下愿意听否?”

    “孟先生,你出身陛下金卫营,军略谋划首屈一指,本王洗耳恭听!”景俞天很是恭敬。

    孟喜笑笑:“殿下抬举孟某了。”

    孟喜执笔在河中地图上勾了一笔,景俞天细看,所勾之处乃河阳沟。

    “孟先生,此为何意?”

    “殿下请看,河阳沟在晋城郡西向八十里,十足的小地方,可是若从大局来看,河阳沟连河阳山,通沈城侧后方的沈平县,其路途只有四十里,若是能够派一奇兵埋伏此地,待河西军与殿下搏战正悍时,从河阳沟跃山道奇袭,绕过河西军,直逼沈城后门,此必然能够大胜之!”

    “孟先生,这太过凶险了,若是秦王也知道此地,那所部奇兵不就成为刀下羔羊了?”已经从东州军调至中都的孙道乾疑声,结果孟喜仅仅笑言不语。

    但景俞天急切要胜,故而思绪片刻之后,他道:“孟先生,此一战乃本王的脸面荣威,所以恳请先生竭力而为!”

    “殿下勿忧,某忠于陛下,陛下有令,某必然为殿下效死力!”

    晋城郡西向十里,朱高佑与金静水驻马在此,远远看去,中都军营帐绵延数里,其态势庞大而不可近。

    金静水道:“朱将军,胜不可胜,败不可败,此对某而言,真是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