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八章三败4

    “喂…你们要这是什么意思?快放我出去!”

    独帐内,军哨骑大声叫嚷,帐外,四个北安甲士根本不应他的声,军哨骑叫嚣半天,也没见回音,只能回身坐下,看着矮桌上的酒肉,他嘀嘀咕咕:“这些青毛崽子,到底想做什么?放又不放,走又不走,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将帐内,林秀听完庄非、韩墨、唐传文三人的推测言说,眉头紧锁堪比沉川,一旁,林怀平道:“将军,那军哨骑现关在督查营的独帐内,用不用我把他带来?你再细问一番?”

    “不必!”林秀拒绝,他起身来回踱了数步,道:“带我去见那名军哨骑!”

    独帐内,军哨骑正在大吃,猛地帐帘拉起,明光射来,军哨骑目刺难受,快闭眼眸,并抬手遮挡,待视线清楚后,林秀已在身前一步之距。

    “将…将军?”军哨骑疑声,似乎不相信眼前的青俊汉子就是堂堂的北安将,可在林秀黑目凝视下,那股子将者威压让他不敢造次。

    “哨骑汉子,这些吃食可好?”

    林秀轻言低问,军哨骑一时摸不到头绪,抹着嘴上的油腻连声道:“吃食甚好,甚好!将军,小的只是前来送令,既然您接了令,就该让小的回去了…”

    “那就好!”林秀笑笑根本不接这话:“东州军下令北安军,这个中的缘由,希望军哨骑稍微解释下?”末了林秀沉声威压,其中警醒之意让军哨骑不敢思忖作祟。

    “将军,小的只是送令,知道也不多,但只要要的知道,一定如实禀告…”

    “方才本将的长史参军禀告,说东州军欲进南东郡,更要我北安军前去协防,本将虽无大才,可对军行还是略有了解,眼下四野升平,即便有些宵小贼人作乱,也用不到东州军南进吧…”

    军哨骑闻之鼓了鼓底气,拱手硬声:“将军,此令乃东州都督及游骑将军携同所下,当时于将军告知小的,南东郡在北疆东南,与东州地界交汇,横穿黄河,若是东州军驻扎南东郡,将军也应该派人前往南东郡西向六十里的南安县拱卫交替,不然兵事一起,北疆受其牵连,这事可不好说!”

    对于这番军略言,庄非等人很是不满,只是几人碍于东州军势大,将到嘴的话忍下,末了,军哨骑道:“将军,令已带到,不知某可否离开?”

    “当然!”

    林秀撂下俩字,转身离去,出来后,庄非直接谏言:“将军,此绝对不可去!”

    “为何?”

    “将军,眼下北疆地界军防空虚,除了您的北安军,就只剩下源镇的辽源军残改军系,况且河西战火风言欲烈,江淮燕王势力蠢蠢欲动,这东州军就是黄河以北最大的军行,万一东州军借着驻防南东郡威压江淮的借口,将手伸到北疆的地界,你这北安军可就名存实亡了…”

    “庄非,此言甚过了吧…”林秀心惊:“陛下健在,齐王辅征,他东州军怎敢这么大胆?”

    “将军,世风早已变化,某在东州时,就曾听说过东州军都督卞安成的风言,此人心机深厚,虽然是都督,可为避嫌,让位让权,把事情交给于达料理,但暗地里,他依旧是东州军的土皇帝,除此之外,传言还说卞安成与齐王、秦王、燕王都有牵连,十足的墙头草,三位皇子中,唯有秦王不与勾结,您想,假如天下变,他数万东州军齐出,拱卫某一皇子,岂不是立皇功将,而您就是他脚边的铁蒺藜,让他厌恶,所以他才会借以权势,下调令让你与他南下协防…”

    听到这些,林秀面色阴沉,似有一股愠气憋在心中,半晌,他道:“本将,只忠于陛下,忠于大夏的百姓,至于其它的权贵风流,让它见鬼去吧…”燥骂一句,林秀转身离去,留下庄非若有所思。

    月城,内城角楼上,姜道陵看着外城城墙上的河中战旗,简直恨得牙根生疼。

    “将军如此气愤,于后不利!”

    金静水不知何时来到身旁,自言低语,听着他的话,姜道陵心里窝火,根本不应,金静水笑笑:“将军,敌人已经修整一天了,瞧着态势,估计最多半刻,他们就会再度进攻,介时你抵挡一个时辰,让后撤向内城,若敌人紧追,您就从北门撤退离开!”

    “撤…撤…老子撤你个狗杂种!”

    猛然一声叫骂让金静水面色骤变,不待姜道陵吼出第二句,金静水身后的两名风翎卫已经箭步冲上,眨眼间,风翎卫刀出寒迫身,姜道陵自问搏杀之技不弱,可是在风翎卫的突袭中,他竟然无所抵挡。待他再度稳神,风翎卫的刀锋已经前后夹击,压在脖颈胸膛上。

    “将军,请注意你的态度,祭酒先生奉殿下的军令而来,对祭酒不尊,就是对陛下不尊!”一名风翎卫沉声,饶是姜道陵有怒不得泄。

    “老子跟随殿下搏战二十年,何曾做过怯弱种?当年老子随殿下以两千骁骑冲杀北蛮黄金家族的王庭,身中羽箭十二根,可曾叫过一声疼?老子没有!现在,你们却让老子连连撤退?把河西的东进门户月城交给河中杂种…你们这是对老子的羞辱,老子宁可去死!”

    一通叫骂,让风翎卫无言,扪心自问,河西军骁勇,只进不退,只战不降,这是当年殿下的军令,可是现在…

    沉寂中,金静水缓息,他挥手退下风翎卫,姜道陵起身,看着身前的文弱秀才,目瞪如牛,恨不得一口嚼碎金静水。

    也就这时,外城郭上号角呜鸣,跟着就是一队队河中甲士扛着云梯冲来,金静水瞧此,道:“我在北城门等你!”

    外城郭的城楼垛上,傅仝心畅不已:“这月城是河西地界的门户,内外双层城防,拿下他,就算是遏制了河西东进中都的咽喉,介时纵然秦王有千军万马,也难以动我们分毫,只可惜他派了个废物守城,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