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二章屠贼

    “你想与本将合谋?”

    “正是,他行军都营的人暗通邹满仓,独杀苗西峰,我迫于压力只能暂应,可是之前计划佯装围攻行军都营,另派人诱引将军所部,结果他们却真行搏杀,使得我麾下弟兄损失惨重,现在我又被他们顶上前来做枪头,此般糟践,一旦开战,他们就会从后面压上,将我与将军一同击溃,这个坑,我实在不愿跳…”

    方化附耳低语:“之前咱们去行军都营也见到北营的搏战情况,较之花铁梨所说,基本吻合...”

    但林秀却没有立刻应声,他稍加思索,道:“你要活路?但活路之后做什么?你可曾层想过?或者说,你花铁梨独霸小牛山?成为一方贼霸!”

    “这…”被人看透心思,花铁梨一时语塞,但瞧林秀沉声唾骂:“本将自有办法决了你们所有人的根,一群死不悔改的种,无需怜悯…”

    “将军!”花铁梨再度叩首:“世道如此,我等无名无德,若要为口吃食,不做贼,又能做什么?但凡有条活路,谁都不愿干这勾当,或许将军不知,我花铁梨看似凶狠残暴,心多狡诈,可实属为了活命,再者,我的弟兄,劫掠客商从不伤人性命,眼下,邹满仓和官家作祟,一旦我兵败,自己死不足惜,可寨中还有千余老幼,那时…她们将何去何从…”

    “本将不允贼行,你休得多言!”林秀怒斥,其威压呵斥让花铁梨心惊,但林秀刚才只是在做攻心之路,稍有缓息,他才撂出一句话:“若要活路,脱离贼行,入北安军,我给你正道走…不然,那些罪过,你自己承担吧!”

    南向岗子丘下,苏文、黄齐带着百骑侯在此地,以作尖刀蜂刺,黄齐嚼着甜草根道:“苏兄弟,你家是大商行,放着好日子不做,为何来入军行,难道你不知这是刀尖贱血的路?”

    “黄大哥此言差矣!”苏文紧了紧腰带,将横刀摆正:“世道变迁,商贾难行,上有官家剥皮,下有贼人劫掠,若没有军行旗帜支撑,我们苏氏不出五年,必然破败!”

    二人言说中,哨骑来报:“黄校尉,贼人动了!”

    黄齐当即叱声:“告诉弟兄们,务必做好准备,一旦将领信号出,我等必须痛杀这些狗日的贼种!”

    东坡下,林秀率领刘磐、方化、毛云三人与二百骑平列开来,那邹满仓瞧着如此弱势的官家种,一脸傲然:“瞧瞧这些兵崽子,还没开打,就剩这么一点人,简直找死!”

    “大当家,会不会有诈?”一小头目疑声。

    “有诈?你真当这些官家狗那么硬气?全都是一样的货色!”邹满仓下令:“发号给花铁梨,让他进攻,待花寨贼人纠缠官家狗,再让牛大带人冲上,老子做收锅人…”

    ‘呜呜…呜呜…’

    岗子丘上,花铁梨听到这角声,重唾一口,他唤过二当家:“兄弟,此番活不活,就看你演的像不像了…”

    “大当家放心,为了咱们寨子里的人,老子豁出命去,只求你到时安置好俺的婆娘和娃子…”撂出这话,二当家带着三百余贼众弟兄向北安军冲去。

    看到一群群贼人从丘林里冲出围上,林秀抽刀擎天:“刘磐,告诉弟兄们,尽可能留些活口…”

    “将军,这怕是做不到,战场冲杀,不伤他们,咱们就得死,换言之,不杀了这些人,那邹满仓和蒋赣的手下岂会上咱们的套子?”

    听到刘磐这话,林秀叹了一息,瞬息后,他冷硬一呵:“冲击!”

    话落,二百余骑分列四队,均以小都伯为骑锋,缓缓纵马,待贼人冲至一百五十余步时,都伯挺枪高喝,前列的北安甲士纷纷挺起七尺长枪,以作尖锥,至于后列的则抄起骑弓,仰天抛射,随着砰砰的弓弦颤动,羽箭飞出,花寨二当家看到这里,虽知是死路一条,可是为了寨子的家人,他只能抽刀顶盾,怒声冲上。

    ‘噗噗噗’

    贼人迎着箭幕也就奔了十几步,羽箭落下,旋即就是箭锋入肉的沉闷,看着弟兄们一个接一个倒地,二当家憋气硬撑,前冲不止,坡上,邹满仓看到此景,笑着唾了一口:“都说花铁梨狡诈油滑,可是从眼下这搏战看去,他也就那点能耐,派自己的弟兄拿命探北安军的底…”

    “冲…一轮冲杀…”

    林秀高喝,刘磐、方化这些人迅速拨马转向,四队北安骑化作四柄尖刀,狠狠插进花寨贼群里,一些贼人躲闪不及,被坐骑撞飞,有些人则直接被马蹄踏死。

    “格老子的…杀…不准退…”

    一些贼人被北安骑的冲锋惊破胆子,想要掉头撤离,可二当家却咆哮挥刀,宰了这些家伙,但实力相差悬殊,区区三百贼人,在直面战场上,与北安军硬碰硬,完全就是天地差别。

    待一轮冲杀过后,三百贼人所剩无己,二当家也被刘磐枪锋打面,昏死于尸堆里,而四只骑队并不停歇,他们在林秀旗手的喝令中,快速盘转合并,进而再来第二次回踏,看到这里,花铁梨率四百余众冲出,向北安军的背向杀来。

    丘林中,牛大看着此景,眉头紧锁如川,一旁,小头目道:“牛哥,冲吧,大当家有令,花寨的人一出,咱们就从侧面参战!”

    “再等等!”牛大一时犹豫,看着远处的北安骑,盯着骑列前的那名将领,他心下矛盾至极,官家种是畜生,可林秀绝对不是,现在,他莫名其妙的要与林秀为敌,那股子转变让他根本无法按耐下心性。

    “牛哥,杀吧,不然就要误了大当家的计划…”在小头目多次催促下,牛大带着三百弟兄从侧面丘林中冲出,直击北安骑的侧翼。

    瞧此,林秀赶紧喝令旗手,旗手‘呜呜呜’急促示警,麾下甲士分散为两队冲击列,各以长枪捅杀围上来的贼人,分向冲锋掠杀,以免被贼人拖住,陷入泥潭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