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八章火并

    花铁犁与苗西峰相视一眼,心下警惕:“姓邹的,你什么时候投靠官家了…”

    “我说怎么来此就看到两口大锅,现在你是在煮肥猪,稍后是不是打算把我俩也扔进去煮了?”

    二人接连奚落,可邹满仓仅仅哈哈一笑,他闷了一大碗酒,抹着嘴巴道:“就你们这身板,煮了也刮不下二两肉,扯犊子的事老子不干…”

    “那你这是何意?”花铁梨依旧小心万分,生怕掉进邹满仓这个糙贼的套子里。

    “老子说了,这是官家的意思,不知你们听没听说,那北安军下调北疆不入临城官家系,这事虽然明着无甚,可是那些官家老爷有几个愿意?加之北安军现在前来咱们小牛山剿匪,介时咱们三家谁都跑不了,要是咱们三家**翻灭掉,北安军声威可是四野传名,那时官家就更没有威信可言,所以咱们没了不符合官家的利益,两位老兄,老子说到这里,你们可明白?”

    “哼,你说的轻巧!”花铁犁从鼻子憋出一声,末了他拿起矮桌上的银票,细细数算。

    “官家那些狗东西想要立自己的威,就拿三万两做见面礼,平分三家,不过万两,他把我们当做叫花子了?”

    “花当家说的不错,往日我等下山劫掠一趟商货贩子,也有万两收入,现在要老子带着弟兄和那些悍兵拼命?风险十足,才给他娘的一点?邹满仓,你莫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敢应下官家这话?”

    眼看谈崩,花铁梨、苗西峰准备离去,邹满仓起身大喝:“你二人别不识抬举!”

    “怎地?你想要动手?试试?”

    苗西峰扯呼一吼,除了随身跟来的几十个贼众,在邹寨前的林丘里,赫然出现许多苗寨的贼旗。眼看双方就要火并,花铁梨拦下二人。

    “苗当家,邹当家,你们这么搞我老花可高兴地很,你们打,使劲打,全都死球了,这小牛山就是老子的了,介时老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了山大王,那日子才痛快!”

    一言相激,二人顿时熄火,邹满仓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两位当家,话我已带到,做不做,你们自己看着办,在这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北安军实力强劲,麾下皆是骑兵,就你们两个寨子,凑到顶天也凑不出像样的百骑,硬碰硬,咱们谁都不是个,一旦我邹满仓被灭,接下来必然是你们…”

    还别说,这话让花铁梨暗自思忖,就在他盘算合与不合时,邹满仓的寨子里走出一队人马,这些人虽然贼状打扮,可花铁梨一眼就看出他们并非贼人,故心下怀疑中,花铁梨后退避开。

    葛飞笑面走来,抱拳道:“三位当家的,商谈的如何?”

    “你这小贼?老子们说话,哪有你呱燥的份儿!”苗西峰窝火唾骂,只是邹满仓知道这个官家小校的身手,乐得看苗西峰遭罪。

    “若在下猜的不错,你就是小牛山西山头的苗大当家…”

    葛飞抱拳,可是苗西峰根本不甩葛飞,甚至还糟践邹满仓:“姓邹的,你看看你麾下杂毛,连点规矩都没有…”

    “苗西峰,我可没说他是我的弟兄…”

    闻此,苗西峰稍愣,也就这个失神空挡,葛飞已经箭步冲上,与之前邹满仓被缚不同,此番葛飞是动了杀心,但瞧他臂出力发,匕首携光划过苗西峰的吼颈,也就电光火石间,苗西峰嘴巴张了张,旋即喷出一口鲜血,葛飞笑面冷目,匕首加力,左手揪首,随着血线喷出,葛飞直接把苗西峰的脑袋给割下来。

    见此,花铁梨顿时大惊后撤,那苗西峰的随从贼众见之怒然,纷纷抽刀杀来,只是葛飞带来的十几个弟兄也已从衣麟下掏出臂弩,对着这些贼人连射上去。

    ‘噗噗噗’的弩矢入肉,利器之下,这些贼众纷纷丧命倒地,远处,苗西峰带来以作后手的贼众顿时要打来,可是邹满仓已经叱令麾下弟兄迎上去。

    但见葛飞凌厉果断,他掂起苗西峰的脑袋,大步走上前去,怒声:“苗西峰已死,尔等速速归顺,不然…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放你娘的屁,杀了我们大当家,还敢口出狂言,弟兄们,宰了这些畜生,给大当家报仇…”

    苗寨二当家呼喝叫嚣,带着人冲上,结果葛飞扔下脑袋,迅速从腰间抽出臂弩,对着叫嚣狂妄的二当家就是一记平射,眨眼之后,这二当家也翻身亡命。

    至此,苗寨的两个当家接连归西,余下贼众无人带领,当即心惊无措,邹满仓瞧此,借机高呼:“西寨弟兄,都是同道人,既然你们大当家已经亡命,就不要再做无畏抗拒,归顺我邹满仓,老子包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再者言一句,这臂弩我寨可有上百把,你们就是一窝蜂冲上,也没命活…”

    威胁中,花铁梨扫眼看去,果不其然,邹满仓寨子里跑出的百余贼兵竟然人手一把臂弩,如此利器必然是官家给的,想到这个层面,花铁梨叱声自己的麾下安稳,让后来至葛飞面前

    “不知大人…”

    “花当家,在下临城行军都营小校,奉我家大人之命前来,花当家,考虑的怎么样了?”

    看着葛飞血面笑容,花铁梨稳了稳心性:“对抗北安军可以,只是我寨弟兄器刃甲胄破烂…”

    “此事好说,稍后在下也与你百件利器,另外,这苗西峰已死,他的寨子和弟兄,你就与邹满仓平分招纳…”

    得到这话,身后邹满仓稍愣,而花铁梨思忖瞬息,即刻出言:“既然如此,在下必然与邹当家同仇敌忾,迎击北安军!”

    小牛山山南,蒋赣带着巡查卫慢慢悠悠的行进,到达南牛坡后,蒋赣竟然下令扎营,如此让后面的林秀不得不停下。

    “秀哥,这个蒋赣到底搞什么鬼?他行进缓慢不说了,还随意在这荒野山林扎营,万一贼兵来个偷袭,怕是他小命不保…”刘磐疑声啰嗦,奈何林秀只顾着察看羊皮地形图,根本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