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七章密谋

    “放你娘的屁!”邹满仓大骂:“那两个狗杂种一直想吞并老子,老子才不去求他们…”

    “蠢货!”葛飞怒然变脸,晃手抽出匕首,箭步冲上,邹满仓不慎,直接被拿下:“老子这身手你都挡不下,林秀麾下的悍兵你们更挡不下,昨夜,若非你劫掠来的几十辆车驾货物拦路阻碍,那些骁骑早就你们杀光了,现在老子费力给你指活路,你竟然不走,真是找死的命…”

    葛飞的威逼斥责让邹满仓无力反抗,末了邹满仓看着散落在地的银票:“此事关乎三家在小牛山立杆子,就这么一点钱,老子断定他们不会同意!”

    “不同意就是死!”葛飞冷眼:“现在是我家大人看的起你,才给你放话,不然,你们早就被剿灭了!当然…我家大人不会这么刻薄,只要你照我们的话去做,日后保你在临城地界安稳,甚至会支持你成为小牛山最大的寨主…怎么样?干不干,给个痛快话!”

    邹满仓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想着昨夜的惨败,他狠声:“爷应了,可就算联合他们两个寨子,也不过两千余人,又没什么甲胄利刃,单凭那些村汉破刀,如何应对那些骑兵的冲击!”

    “只要能联合下其它两个寨子,剩下的有我们来安排!”

    葛飞离开后,窦虎等贼众围过来:“大当家,那家伙是什么人?”

    “不干你的事!”邹满仓眉头紧锁,看着周围的弟兄:“眼下咱们平白吃了北安军的亏,这个仇,不能忍!”

    “大当家,你这话意思…难不成要弟兄们跟那些正经官军作对?”窦虎有些怂蛋。

    闻此,邹满仓一把揪住他的脑袋唾骂:“你他娘的别摆出这张蠢脸,处处长他人威风,老子告诉你,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刀子捅进去也冒红血…他北安军不是神,一样会死…”

    “大当家,你说的对,你老别动怒,小的嘴拙…小的知错了…”

    窦虎一通求饶,邹满仓才把他摔倒一旁,看着眼前的弟兄,邹满仓斥声:“老子告诉你们,那些官军杀人不眨眼,你们入了山寨,已经没有回头路,若是不尽心拼命,你们全都得死,与其伸着脖子让人砍,不如和他们拼了,那样兴许有些活路!”

    “大当家说的对,咱们何必要怕…拼了他娘的…”

    随着群情激愤,邹满仓成功带动起麾下贼众的怒火,这让他很是满意:“现在,弟兄们立刻回山寨,严加防备,抵御北安军!”

    临水县,北安军营盘。在姚启圣与县府陈玉、安河等人支持下,经过三个月的紧急筹建,在临水县东河道湾,一做能够容纳万人的营盘总算建好,只是林秀剿匪带走五百余骑,偌大的营盘空荡至极,赵源奉命留守整治余下弟兄操训时,毛云急急奔来:“校尉,临西县的贼人来了…”

    闻此,赵源急急回帐,秀才、石彪五人果然在等着,看到赵源,秀才道:“我把赵三他们的尸首带回来了…”

    “在哪?”

    秀才转身出帐,在帐后的牛板车上,赵三几人的尸首以牛皮裹身,静静躺着。

    “林将军在哪?”

    “他们去平牛县剿匪了!”赵源缓下心情:“你放心,我会安置你等的出路!”

    “平牛县…”秀才疑声:“莫不是去剿灭邹满仓那些山贼?”

    “你怎地知道?”

    秀才笑笑:“我等虽是野狐岭马贼,可对贼行各方的名号倒是知道的清楚,那小牛山有三伙山贼,最大的是邹满仓,另外还有两个,苗西峰,花铁犁,尤其是花铁犁,为人阴险奸诈,林将军仅仅带五百骑前去剿匪,硬碰硬纵然不怕,可若是在小牛山那荒丘林野搏杀,怕是有危险!”

    赵源听之,顿时心惊,这情况他们事先可不知道,秀才瞧出赵源的忧心,道:“你若信得过我,就给我一些军备器刃,让我几人装扮一番,去见林将军!说不定,我们这些马贼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不多时,秀才等人纵马离营,可是赵源还不放心,身旁苏文道:“赵校尉,我建议你应该再派些人,毕竟临城那些兵不能相信!”

    “毛云,你即刻带二百骁骑前去驰援将军,记着,务必护的将军周全!”

    “我也去!”苏文请声:“我也需要借着此事打响临西苏氏的名声,得到林将军的认可!”

    平牛县,林秀集结麾下,正与李虎、林怀平、黄齐三人商议接下来的剿匪计划,蒋赣派人送了一纸令,他以姚启圣的郡城官家令,要北安军协助他们护在侧翼,进发小牛山。

    “这个狗杂种,让咱们当他的侧翼护卫,亏他想的出来…”李虎叫骂一句,可林秀思忖片刻,竟然同意了。

    “秀哥,你这是作甚…咱们还真得跟在他们屁股后头?”

    “邹满仓经历昨夜一战,必然胆怯,逃回山寨,我们骁骑冲杀平原地带,纵然他们有十倍数千人,也无需害怕,可是小牛山地势不明,情况不明,咱们贸然进去,恐遭埋伏,既然他愿意在前面探路,我何乐而不为?”

    晌午过,北安军与行军都营同时拔营向小牛山进发,由于林秀等人奉令于行军都营侧后押尾,故蒋赣私自派出一都队巡查卫,以单人双马下了小道,向小牛山奔去。

    邹满仓的寨子前,几口大锅高火架起,随着沸水滚烫,几头肥猪接连下锅,闻着那股肉香,一些贼人当即流下口水。

    邹满仓端起酒盏,冲身前两名汉子道:“苗大当家,花大当家,今日请你们来,实则有一事相谈…”

    “相谈?哼哼…”花铁犁冷笑:“邹当家,应该是相求吧!”

    “不错!”苗西峰也是一脸戏虐:“谁都知道你半月前下山冲了平牛县府,现在怕是临城官家找上门了吧…”

    邹满仓面色略微尴尬,只是葛飞的话让他心有惦记,邹满仓一口闷干酒碗,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这是官家某位大人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