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六章暗行

    “你这贼种,死到临头还敢放肆,信不信虎爷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当尿壶…”

    “官家狗畜生,你狂个甚…有能耐放了俺…俺一定宰了你…”

    汉子扯着嗓子硬撑起身,奈何两个北安弟兄用刀鞘死死押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动弹不得。

    李虎气急,当即抽刀,打算结果这贼汉子,不成想林秀寻身奔来,他虎爪探臂,锁住李虎的臂弯,李虎一时呆愣不明:“秀哥,你这是?”

    林秀也不应言,他箭步来到汉子身前,细目看之,末了疑声:“你姓甚名谁?”

    质问下,汉子满是火灰的大脸呆然不动,他仔细盯着林秀的模样,半晌,才不可置信的颤声:“你…你是…林…林小兄弟…”

    此话入耳,林秀不顾汉子满脸火灰血迹,张手擦去,待汉子露出那张糙脸,林秀倒吸凉气,后退数步,一旁刘磐、李虎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抄刀压上:“贼种,你对我家将军作甚了?”

    饶是林秀叱声一吼:“都给我退下!”

    刘磐、李虎二人呆愣不知所措,直到稳下心神,林秀冲汉子道:“牛哥…怎地会是你?”

    听到这话,牛大恍然无措,他怒火满腔想要叫骂,可眼前的人却是两年前途径他家过夜的黎城学子,想着那一夜的畅谈,想着林秀的温尔文雅,牛大实在无法将眼前的将领与官家畜生相连在一起。一旁,刘磐猜出其中的隐情,与李虎低声一语,立刻与北安弟兄散开,给林秀和贼汉子牛大一个僻静地。

    “牛哥,你怎做了贼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俺…俺…俺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你…”牛大语无伦次,答非所问,林秀抽刀斩断牛大身上的麻绳:“你这么做,将把伯母放于何处?”

    提起自己的老娘,牛大神色消沉,半晌,才咬着牙根开口:“俺娘死了…”

    “什么?”

    “哼哼…”牛大哀声:“狗日的官家种…此生,俺牛大要么杀官家狗,要被官家狗杀…”

    “你疯了!”林秀斥声,挥手一拳把牛大打翻,牛大捂着脸瞪眼:“林小兄弟,你要么现在杀了我,要么放我走!”硬声下,林秀一时难出令,且这个时候林怀平带人赶来。

    “秀哥在哪?”林怀平急思,刘磐拦身:“等一会儿,将军正在…”

    “等什么等,出事了,狗杂种巡防卫,把咱们的弟兄打了!”

    林秀与牛大对峙须臾,无奈之下,林秀狠声:“牛哥,你现在是贼,我是官,你若走了,下次再见,我必杀你!”

    “杀就杀吧!”牛大撂下这话,转身离开。

    这边牛大刚走,林怀平急急奔来:“秀哥,蒋赣那狗杂种,进入平牛县后,借口驻营,纵容麾下把咱们的弟兄给打了…”

    平牛县北校场,蒋赣的巡查卫把偌大的校场给占了三分之二,黄齐、林怀平二人的先锋队仅仅在校场角落驻营。

    林秀带人赶回,看到此景,心下愠怒,他来到蒋赣的营帐,蒋赣道:“林将军,听闻昨夜你疾驰北县道,与贼人打了一场,战果如何?”

    “指挥使,为何欺压我部兵士?”

    “欺压?此何人的风言?”蒋赣不以为意:“你我奉命剿贼,如同臂膀,怎么会自起矛盾,那可是大忌!”

    “你这厮睁眼说瞎话,凌晨时分,我等救下县仓大火,安营北校场,你为何纵容麾下将士强占帐位…”黄齐怒斥,蒋赣面色骤变:“林秀,你这部将好大威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北安军的头…”

    “你…”黄齐噪声,林秀斥语:“住嘴!”

    林秀死盯蒋赣:“指挥使大人,事情如何,你心里清楚,本将劝你一句,别太过火了!”

    “你在要挟本指挥使?”蒋赣也语气冷硬,一时氛围威压迫人,可蒋赣心底仍有忌惮,末了他缓息:“去查查,昨夜驻营时,哪个都队在北安军旁边驻帐,把那个都伯给抓起,杖责三十!”

    “遵命!”蒋赣亲兵奉命离开,结果林秀抬臂拦下:“指挥使大人,约束好自己的人,才能顺利剿灭小牛山贼人,至于刑罚,待贼事消除后再说!”

    撂下这话,林秀带人离开,看着这些青俊汉子的背影,蒋赣目瞪咬牙:“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如此傲慢无礼…”

    这时,一巡查小校进来:“大人,斥候队发来消息,他们与邹满仓接上头了!”

    荒野林子里,逃出袭杀的邹满仓正靠在数根下歇息,经历昨夜一战,他损失三百多人,眼下还跟在身边的不过五百多,更让他气愤的是劫掠所得全都丢了。

    “大当家的,这伙官军不一般啊…咱们恐怕不是对手!”窦虎自言自语,邹满仓一脸不服:“不是对手?放你娘的屁,这口闷气,老子必须出!”

    “大当家的,一汉子要见你!”喽啰来报,邹满仓一惊:“谁?”

    不多时,喽啰带着一人走来,这人看了看左右,道:“邹满仓,袭击你的乃北安军,北安军什么能耐?你们可都清楚?”

    此话一出,窦虎等贼众顿时议论纷纷。

    “北安军,莫不是年前参加北疆搏战的骁武皇精锐?”

    “现在临城地界,除了那支北调下放的军行,还有别的么?”

    看着贼众心胆消散,邹满仓大怒:“格老子的杂碎,哪里来的畜生,在此胡言,宰了他!”

    汉子闻之也不害怕:“杀了我,你们必死无疑,不杀我,你们才有活路!”

    “慢着!”

    邹满仓止住抄刀的贼众,他不是蠢货,知道此人话里有话,稍加思索,邹满仓带着汉子来到僻静处。

    “你到底是谁?”

    “在下临城行军都营斥候小校葛飞,奉我家大人之命,给你送活路来了!”

    “你是官,我是贼,为何要信你!”

    葛飞笑笑:“不信,你能挡住北安军的骁骑?”

    邹满仓老脸憋红,却无话可说,葛飞从袖囊里掏出一叠银票:“小牛山除了你邹满仓,还有苗西峰、花铁犁两个贼寨,你回去后,用这些银钱做见面礼,联合他们二人,共同应对北安军!”